华宇和雷行说道:“多谢师父指教,弟子铭记在心。”

    秦玉地看到这一幕,即刻又想起别人给他的妙赞,那就是天山客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操心之人。

    “既然大家都有了决定,那么就让他们即可离去吧。”

    天山客叹口气说道:“连你也嫌我啰嗦是吧?”

    秦玉地道:“瞧你说的。”

    天山客笑笑说道:“我当然不是唠叨了,而是他们江湖阅历浅薄,怕他们吃亏嘛,好了,我就不再说什么了,什么时候启程你们自己定夺。”

    逍遥一郎道:“要是两位兄弟的伤势得到康复,那我们当然是越快越好即刻就起程。”

    雷行道:“白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们已经没有大碍了,一定不是你的累赘的。”

    听到这样肯定的语气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说道:“既然你们这样肯定,我们就即刻起程如何?”

    雷行和华宇都表示即刻出发。

    离开天山,他们一路急行,没有几天的路程便到了滁州。因为有消息显示,逍遥一郎所描绘的姑娘素描有人说在滁州见过。

    滁州人杰地灵,所以买卖之人都聚集到此处。除了京城西安,应该说这里的商人可以说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了。

    一派繁荣景象让他们感受到无比的兴奋之余,不由得想吃吃这个,想看看那个,真是一副童年的景象。逍遥一郎见到雷行和华宇的动作,不由得发笑,因为这样热闹的场面他是见多了,所以不觉得稀奇。虽然他们一路走过京城,可是没有到闹区去过,所以,他两的作为算是理所应当,不足为奇。

    这个时候,一对红衣女子迎面走来,足有十七八个,各个手持长剑。她们面蒙红色纱巾,红衣打扮看起来无不威风凛凛,那阵势可以说不可侵犯。看到这样的局势,雷行和华宇不由得就想起在秘密树林里面发生的事了。

    雷行道:“我的妈呀,这些红衣女子可真多。”

    逍遥一郎对雷行的话语不是太明白,因为只是在天山听到他们提起过这些红衣女子的事情,所以现在再一次听到雷行的提及,不由得想搞个明白清楚。

    “这些红衣女子你们见过?”

    雷行道:“是的,不过我就是有些奇怪,为什么世间总有些不想见的人和事,就是躲闪不及呢?”

    听到雷行这番话,逍遥一郎似乎晓得了,他们一定是遇到过这些红衣女子,而且还发生了好多事情,离奇的也是在自己面前死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的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让他匪夷所思。

    问道:“难道,你被她们修理过?”

    雷行叹口气道:“不错,要不是有人暗中相助,我们早已尸骨无存了。”

    这样的回答,令逍遥一郎十分满意,道:“原来如此。难道就没想过要报仇?”华宇道:“冤有头债有主,可惜不是今日这伙人。”逍遥一郎道:“既然这样,那我们还是离她们远些,免得多生事端。”雷行道:“那般人也是如此的打扮,不妨跟随她们探个究竟如何?”

    逍遥一郎想了一时说道:“也好。”

    红衣女子们队伍整齐有素的向前行驶而去,逍遥一郎一伙三人隐蔽的尾随其后,只见红衣女子来到滁州城外,在一个河水旁边停留了下来,看她们的形式应该是在等什么人的出现。过了一刻钟时间,从河的下流走来两个人。见到走来的两个人,雷行和华宇不约而同的说道:“原来是她们。”

    逍遥一郎见到他们两人的表现问道:“你们好像对她们很熟悉。”雷行道:“当然了,就是她们将武林八大高手的尸骨遗留到树林里面的,左边那个是红英,右边那个是红相。”华宇道:“不对呀,她们不是都死了吗?怎么?”

    对于这个问题,大家都是非常关注。

    逍遥一郎道:“你们确定死了?”华宇道:“千真万确。”

    想想华宇的肯定,逍遥一郎倒是有了一个答案,那就是这些家伙利用一种药物可以让自己假死因此逃过一劫。

    “照你们所说,这些家伙应该是一些及其狡诈阴险之辈,所以,你们刚刚涉足江湖有这一次阅历也是好的,就请吸取这次经验就是,以免下次,也好有前车之鉴。”

    雷行和华宇都表示接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