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人见此情况说道:“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不是集市上所购买的,而是我特意从百十里的地方采来的,你们能吃到它,算是你们的造化。(书=-屋*0小-}说-+网)它叫水龙果,功效奇特,专治断骨伤筋的,吃吧。”

    大家对妇人的言语感到激动,一时不知说些什么,但是他们此刻不能讲一句话,只是眼中流出了感恩的泪水。吃过水龙果,大家顿觉身体内有一股热流贯穿全身,那被贼人错骨分筋的伤痛也得到了缓解。一个时辰后,妇人将他们一一扶起靠在了一个凸起的土堆旁。土堆不是直立,所以他们靠在上面后觉得不是舒服。

    妇人将逍遥一郎扶好,将他那没有支柱的身躯一个部位一个部位的挨个按摩,就听的咯噔咯噔的声音后,又将藏在袖口里面的金丝迅速托袖而出来到手中,缠绕手指上,很巧妙的在手中灵活应用,一时,金丝线将断裂的骨头接连,很快,逍遥一郎的各个断了的骨头得到连接,一时后,逍遥一郎感觉开始恢复他的内功,所以觉得全身开始精力充沛。

    妇人又将雷行和华宇的断骨一一接好后说道:“没想到你们被什么人伤的如此厉害,幸好你们内力充足,才得以延续,不然早已命毙。”

    听到妇人的述说,逍遥一郎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在他们掉下来之时,感觉被什么东西接住了,所以才没有在掉下山崖后摔得粉碎。说道:“要不是前辈出手相救,我们再是内力深厚也都会被摔得尸骨无存,所以前辈千万不可提及是我们的内力充足才得以安全,不然,我们会无地自容的。”

    说出这番话时,逍遥一郎才觉得他已经可以能说话了,对于这一惊喜,他们三人无不高兴,因为,这说明,他们的身体各个器官开始恢复。

    雷行说道:“多谢前辈搭救,你的恩情我们必定没齿难忘。”华宇说道:“前辈相救之恩,日后必当重报。”

    听到三人的语言后,妇人不由得叹一口气说道:“看到你们,我就心疼不已,因为你们和我失踪的孩儿年龄相差无几,看到你们,我就想起了他。”

    妇人的话极其伤痛悲哀,那种撕心裂肺思子之痛,他们三人可以理解,都为妇人的遭遇感到同情。

    逍遥一郎听后妇人之言,急不可待的想知道他的儿子是怎么失踪的,因为自己也是被师父检回来的。于是心切问道:“前辈,听你之言,看来令郎自幼就失踪了,能说说经过吗?我迫切想知道。”

    妇人看看逍遥一郎着急的样子,问道:“难道你有同样的遭遇?”

    逍遥一郎解释说道:“是的,不过我是六岁那年,义母不辞而别,突然间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任凭我走遍江湖就是不知道她的影踪,今日听得前辈说你的儿子失踪了,所以我好奇就想知道原因,还请前辈如实相告。”

    妇人犹豫一时说道:“虽然你的遭遇我很同情,但是说起我那失踪的儿可以说与你半点关系都扯不上,因为我的儿遭遇时才不到两岁,还请这位公子你不要多想,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你我失去的亲情一定会相认的。”

    逍遥一郎听后妇人的诉说,好似有些失望,但是事情最终会得到圆满的答案。想此说道:“前辈之言胜是,是逍遥一郎心急了。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妇人说道:“我这个名字多少年没人问起了,你们不知也罢。”

    雷行见妇人不肯说出自己的姓名,也许是另有原因,但是总不能没名没姓的称呼吧,说道:“前辈,既然你不愿意透露姓名,那好,我们对你也得有个尊称吧。”

    妇人对于这个问题想了好久,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说道:“也许我辩不过你们,也罢。我叫华玲玉,就称呼我华师傅吧,”

    “华玲玉,好名字,真是人如其名一样的美丽。”雷行赞扬说道:“华前辈,你说是不是啊。”

    华玲玉笑笑说道:“真是个鬼精灵,我服了你了。对了,你们需要静养数日才能平安无事,现在的状态,是靠我的金丝绣丝将你们的骨骼连接,所以,尽可能的不要想动,否则会前功尽弃的。”

    对于华玲玉的交代,他们三人只能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

    华玲玉看着老实静坐的他们说道:“这个地方极其隐秘不宜让人发现,所以我要离开一会,你们要记住千万不要乱动。”说着离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