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华玲玉还是没有回来,他们三人开始有些着急,但是,他们的着急也是无可奈何,因为他们不能动弹,只有默默的等待华前辈的到来。

    雷行说道:“逍遥大哥,华前辈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逍遥一郎说道:“别急,急也没有用,耐心等待,或许华前辈有其他的事情耽搁了。”

    约莫在半晚时风,华前辈的声音出现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而且还有一人随行。一会功夫,两个人出现在逍遥一郎他们面前。

    除外华玲玉,一个手举招牌的妇人来到他们面前,看看他们躺着的身姿,又看看气色,接下来来到逍遥一郎跟前,然后放下招牌,接着抓起逍遥一郎的胳膊把把脉后说道:“此人之举非常恶毒,几乎将他们粉身碎骨,幸好有你的帮助才幸免于难。玲玉,你真是功不可没。”从招牌上他们三人得知此人就是毒圣,但是没有人说得上她叫什么,因为,她也是刚开始出面江湖,所以一些江湖武学高手也是闻所未闻愁的不见一面,今日得见毒圣,他们三人都是格外惊喜。

    逍遥一郎说道:“早有耳闻毒圣前辈在江湖行医助世,今日得见前辈真是三生有幸。在下逍遥一郎见过毒圣前辈。”说着想起身行礼,被毒圣拦道:“逍遥公子不被多礼,好好养伤就是。”说着从衣袖里面拿出一瓶药说:“这些药丸起名接骨丹,它的功效就是对你们的伤势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虽然它的气味有些特别,不过,良药难入口嘛。”接着,将药丸分散给了他们三人。

    药丸的气味就是特别,难以入咽,不过下口入肚后,一股暖流随即贯穿全身,一会功夫,他们的骨骼开始发疼发痒起来。

    看到难受的姿态,华玲玉说道:“绣红大姐,你看他们身躯在抽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绣红道:“莫急玲玉,这是药的反应,有这样的反应,说明是他们的骨骼正在连接,说明我的药效对他们而言算是恰到好处,因此是好的征兆。”

    华玲玉点点头,只好看着他们三人任何的不适,但是自己无从下手帮助他们一把。

    一刻钟后,他们三人的症状消失了,开始平静了下来,而且疼痛即刻消失。这样的结果,都是大家想要的。

    逍遥一郎道:“多谢毒圣前辈出手相救,令我没齿难忘。”

    雷行和华宇也是先后谢恩。

    毒圣看到他们能抬起胳膊了,说明她的药效的确厉害管用,因为从她研制此药开始就没有他人服用过。今日得到华玲玉相邀,说是遇到了几位被人搓骨伤筋的年轻人,于是就拿起了她刚刚研制好的特效药赶来了。没想到效果是真的神奇,比她预想的要好上百倍,想到此处,她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算是心血没有白费。

    见到王绣红兴奋的举动,华玲玉问道:“绣红大姐,你这是高兴之余吗?如果是这样,那我也为你喝彩。”

    王绣红说道:“是呀,真是让人惊喜万分,心动不已,没想到这药如此神奇,连我都不敢相信。”

    待她们说话时的功夫,逍遥一郎觉得腿脚能动了所以就想起来,他试着伸了伸腿觉得没有十分疼痛,于是说道:“雷兄弟,你们帮我一把,看我能不能站起来。”

    听到逍遥一郎要站起来。雷行也是按耐不住自己,即刻也想站起来,于是两人相依为命相伴的慢慢的站了起来。虽然腿脚像刚出生的婴儿一般不稳,但还是忍痛站了几分钟之后,他们觉得腿脚没有长时间支撑的气力于是又回到了原位,老实的静静呆坐。

    华玲玉和王绣红都对他们的行动表示赞赏,华玲玉说道:“你们现在还是不要多活动,过了今夜你们就可以像平时一样活泼。”

    王绣红道:“不错,我的药里面含了珍贵的药才蜈蚣蝎,所以你们现在感觉就像往常一样身体轻松是不是?”

    华宇抢言道:“是呀前辈,我感觉全身舒坦,舒服极了,但是我有些不明白,这个蜈蚣蝎是什么东西?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还请前辈简介一下。”

    王绣红道:“这个蜈蚣蝎,是蜈蚣类的一种,在地面上极其少见,可以说是十分珍贵且含有剧毒,但是用于药类,可以说是一种对断骨伤筋有奇效的奇药,医学称之神药。不瞒你们说,此药我研究了十余年,终于在几个月前将它研制成功,我的首例病人就是各位了。”

    大家对毒圣的药效给予肯定,因为自己的身体得到了好转并且恢复了原样。所以无论毒圣前辈用什么草药他们也是不在害怕。

    逍遥一郎说道:“毒圣前辈的药丸就是药到病除,真是神医现世,我相信,有了毒圣前辈的在世,天下奇毒俺能不解,真是令我赞叹不已。”

    王绣红刚要开口说话,就让雷行阻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