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行说道:“毒圣前辈堪称神医在世那是一点不为过,我由衷的敬佩毒圣前辈。”

    王绣红对自己的成果当然是当仁不让,值得骄傲,对于大家的称赞也是当之无愧,但是她是个内向之人,别人对她的夸赞之时,所以觉得是理所当然,被称赞之时又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一生解毒无数,唯有此药,是我骄傲的,因此,你们所言我欣然接受。”

    听到毒圣前辈的话语,大家心动不已,因为毒圣前辈对于他们之言给了肯定。这样的肯定,是多么的高尚、无暇。

    逍遥一郎看着毒圣前辈,见她也就四十过头,一身赤脚医生打扮,显得和华玲玉一样清纯无邪,莫名的一种亲切悠然而生。每个人都得有名有姓,于是问道:“敢问毒圣前辈,能否告知你的尊姓大名。”

    王绣红看看逍遥一郎,觉得有些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见过,对于逍遥一郎的问题毫无保留说道:“免贵姓王名绣红,请问你是?”

    逍遥一郎有礼说道:“本人逍遥一郎,今日闻听前辈大名,真是如雷贯耳,今日得王前辈和华前辈相救,今后还请王前辈华前辈指教一二才是。”

    王绣红道:“指教不敢当,要说指点一二,还是有可能的。不知你是哪位高人的门徒?请说明一下,可否?”

    逍遥一郎说道:“当然可以,我是武夷山无己老人的大弟子,还请王前辈多多指点。”

    王绣红对于武夷山的无己老人那是再熟悉不过了,说道:“原来是名门正派之徒,怪不得这么会说话。你师父可好?”

    逍遥一郎道:“我师父挺好的,多谢王前辈问及师父。”

    王绣红又看看雷行和华宇说道:“见你们打扮一看便知是天上一派天山客的徒弟了?”

    听到王绣红知晓他们的底细,不由得更加敬佩。雷行见礼说道:“前辈果真厉害,不愧是江湖一号人物,佩服佩服。”

    王绣红道:“客气了。”

    在他们谈话时,华玲玉在想,是什么人这么狠毒将他们挫骨扬灰置于死地?忽然想起一人的手法与此相同,说道:“我想到了一点线索。”

    王绣红说道:“说来听听?”

    华玲玉言辞凿凿说道:“此人之手法应该是独孤剑所为,可是老贼在一年前已经死去,那么,有没有可能,是不是他的徒弟所为?”疑问。

    王绣红向前走了一步说道:“玲玉你的设想我赞成,我觉得两者成正比例。”

    逍遥一郎说道:“前辈们的分析都有道理,我听天山客提及过此事,他们议论认定,有可能独孤剑的死是个谜。”

    逍遥一郎的消息,让两位前辈感到惊疑,即刻心中有了一种想法,那就是这个贼头没有死去,而是一种障眼法。那么,他这么的阴险,一定藏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王绣红说道:“如果说,老贼并非已故,那么这样解释的解释就理所应当也是顺理成章的,死去完全就是一个阴谋。”

    大家对王绣红的议论没有什么意见,所以都说可能如此,但不能给予肯定。

    华玲玉问道:“你们能不能将此人的外貌特征说一下,或许能有点线索。”

    华宇好久没有开口说话,因为要说的都让他们说了,自己只好听着各位的精彩言论。听到华玲玉的问题他首当其冲说道:“此人蒙面所以看不到脸面,单从身材判断,应该在五十左右岁,还操着一点沙哑的声音,其它特征,我想我们是再无信息了。”

    逍遥一郎和雷行觉得华宇的诉说可以说再精细不过了,所以就没有补充一说了。

    华玲玉想到独孤剑在山崖处与八大高手联手杀害自己的事历历在目,当时,他还年轻,话语自然是不带沙哑的症状,可是细想之后,独孤剑话语落时就是带有一点沙哑。想此说道:“我想起来了,独孤剑话语中就是带有一丝沙哑,如此分析,那么,此人就是独孤剑无疑。”

    听到这样的肯定,大家都对华玲玉这样的分析给予确定。

    雷行说道:“如此说来,这个独孤剑的确是个阴谋家,阴狠毒辣。”

    逍遥一郎说道:“何止这些,此人阴狠狡诈,不知多少无辜死于他的魔瓜之下,可以说无恶不作,简直就是伤天害理之徒。”

    华宇说道:“如今已经得到证实这个家伙是假死了,那么,我们就应该联合起来对付恶魔才是,否则,江湖危矣。”

    王绣红说道:“此人善于计谋,所以,我们还不能到逍遥宫挖墓验尸,有了确凿的证据之后,逍遥宫就会无话可说,那时,我们就有了主动权。”

    华玲玉说道:“绣红的言语,我们自然是清楚,但是老贼狡猾成性,我看我们就算到了逍遥宫,也不会有一定结果的,反而变得被动起来。要是那样的局面,担心难以收场。”

    王绣红说道:“玲玉的担心是对的,所以我们要格外的小心才是。罢了,今夜为时已晚,我们还是早些休息吧,有什么疑问,明日再续如何?”

    众人只好休息以待明日的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