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清晨时分,华玲玉和王绣红早早就起床了,因为她们所住的地方是一个山洞。她们来到逍遥一郎面前,看着熟睡的逍遥一郎三人的情况,一看便知,他们的伤势得到稳定的恢复。

    这个时候,华宇醒来见到两位前辈在研究他们的伤势,于是对他们这样的举动感到感动。说道:“两位前辈早。”

    华玲玉见到华宇的醒来赶忙伸出一指在嘴边吹嘘,示意不要大声,以免打搅其别人的休息。可是,随着华宇的一声问候其他人就从睡梦中醒来。见到两位前辈早早在自己身边,都知道两位前辈是关心自己的伤势而来,心存感激。于是不由得起身谢礼。

    起身之时感觉轻松自如像往常一样,有了这样的知觉,他们三人知道自己的伤势得以恢复而且正如两位前辈所说,他们已经和往常一样恢复了常态。

    这样的结果无不令人欢喜。

    逍遥一郎说道:“两位前辈辛苦了。”

    华玲玉说道:“看到你们恢复了原态,我们再是辛苦,也是值得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离不开绣红大姐的奇药。”

    王绣红道:“奇药一说,我还是比较赞同的,但是没有玲玉你的及时出手,我的奇药再是神奇,也无济于事,所以,最大的功劳还是离不开你的。”

    见到两位前辈的相互推诿,雷行说道:“两位前辈的相救是功不可没的,所以少了哪位,我们都会粉身碎骨一命呜呼的,至此,两位不必客气。”

    逍遥一郎道:“是呀。”

    王绣红还是对逍遥一郎的一举一动都很关注,因为她觉得有什么事还是牵动着她,就是一时说不上来,是什么事让她如此有了这样的感觉。

    逍遥一郎也对王绣红的举动有些留意,可是不知这是为了啥,才让她有这样情况,一时,心里打了一个问号。虽然觉得对这位王前辈有些亲切,但是,这是出自一种心地感激之情。

    华玲玉说道:“大家别愣着了,我们进去吃早餐吧。”

    来到山洞,早餐早已摆好。只见一块见方一平方米的石桌摆在山洞中央,石桌面子被人雕刻的花纹十分好看,因为是一张五子图。石桌周围还有几个摆好的石凳,石凳面子也是被人雕刻了花纹,那线条及其精细,因此显得雕刻艺人的功夫极为高深。

    他们三人对于这样的石桌石凳不由得有些惊讶中带着佩服。

    看到大家对石桌石凳的好奇,华玲玉解释说道:“大家不必对此物好奇,这是一位高人留给我的,好了,我们不要研究它了,还是吃早餐吧。”

    早餐有三个菜,分别是凉拌黄瓜,醋溜粉丝还有大唐榨菜。猜的中央放好了一盘外表精美的馍馍足有十几个。大家坐回石凳却是久久不动筷子,好像在等说明命令似的。

    华玲玉见状说道:“大家快吃,馍馍凉了就不好吃了。”

    在吃了一口菜后,大家都觉得这样美味的菜肴真是人间少有,奇特的味道让他们爱不释手,一个劲地夸赞。

    华玲玉听到大家给予的称赞,心里美滋滋的,说道:“谢谢你们,好吃就多吃点。”

    王绣红说道:“你们这是到哪去?为何来此。”

    逍遥一郎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后,说道:“此人一定与红宵有什么关系,要不然不会在半路拦截我们,而且要致我们死地。”

    王绣红说道:“这就对了。”

    华玲玉问道:“此话怎讲?”

    王绣红说道:“其实我一直在暗中调查一件事,此事要是和红宵联系到一起,那么,我的设想就顺理成章了。”

    华宇不明白问道:“前辈能否告知我们,看把我们着急的。”

    王绣红说道:“此事牵扯面广,所以,在没有确凿的事实面前,我还是将此事当成一项秘密任务吧,因此,此事还不到公诸于世之时,抱歉各位,恕我不能如实相告。”

    这样的回答,大家觉得理所当然,能理解,就没有追问的想法了。

    一顿早餐就这样在美好的气氛中结束了。

    王绣红拿出一些药丸给予了逍遥一郎一伙说道:“三天吃一颗连吃三次就好。好了各位,我想我是要离开了。”

    华玲玉问道:“敢问绣红大姐,你准备去哪?还是留在原处?”

    王绣红说道:“没有定义,不过,我会有空就过来看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