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想了一时,大概的意思他们似乎懂了,就是此处一定是一个密室。

    雷行说道:“如果是密室,这里面一定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机关。”

    华宇说道:“现在还不能下结论,走到里面,相信会有解释的。”

    由于此联没有上批,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有人已经来过。看看现场的环境,逍遥一郎几乎可以肯定,人百分百来过,要不,这几扇门怎么开着而且畅通无阻。有了这样的迹象,可以确定,走进去的人一定都在里面,而且全部死了。环境是这样,那么,这个山洞有可能是一座王公贵簇之墓,要不,哪来的这么多人冒死前来命丢于此呢。又一想,不对呀,要是古墓,何苦这样劳师动众室建于此,一个好似水窖之地?那么,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建筑物?

    这些疑问让逍遥一郎一时揣摩不透。

    华宇见逍遥一郎看着这里的场景发呆,问道:“逍遥大哥,你在想什么,莫不是留恋此处吧?”

    逍遥一郎被华宇打搅思索后,说道:“我怎么觉得再往里面走,会很危险。”

    雷行说道:“逍遥大哥,没事的,我们可不能杞人忧天呀。”

    逍遥一郎虽然感觉到此处带有危险,但是雷行的话语让他再没有继续下去,因为再继续,自己果真是杞人忧天了。于是随着他们前行了。

    里面完全黑了,就连三尺之地的距离也是没有一点视觉的影响。走了几步觉得脚下有骨骼踩碎的声音,噼里啪啦咯噔响。

    雷行弯腰用手摸去,感觉是骨头。

    “原来是一堆骨头。”

    这个时候,华宇想起自己在下天山之时,带了打火石。说道:“瞧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说着从衣袖里面取出两块石头和一根小木棍,接着相互打擦,一会,火花溅起掉在小木棍上面,小木棍原有燃油,所以遇到火花即刻燃起。

    眼前的景象让他们目瞪口呆。

    骨头特别多,都是人的尸骨,无疑是三十多具尸骨堆成,四分五裂,看姿势是东倒西歪的。奇怪的是,他们没有了头骨。

    疑问:难不成,他们的头骨被什么东西给吃了?不由得联想到水岸边的那头怪兽。但是那只怪兽根本就不是一个食肉动物呀。

    想到这个问题,逍遥一郎又仔细的看看尸骨上有没有留有什么痕迹,于是拿起尸骨一一检查。果然,尸骨上存留着微小的武器。在留有微小武器的地方,没有发现有毒痕迹斑点。

    拿起细小的武器,才发现这些东西是白色银针。银针有三寸长,后面还带着蓝色纱绸作为方向的把握。

    见到银针的出现,他们都明白了,原来这些人死于银针,也就是中了暗器。

    什么人这么厉害?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气呵成将他们毫无抵抗的置于死地,从伤口查看,都是一招毙命。看后场景,不由让人倒吸一口冷气。

    随着打探周围的环境,正面又出现了一道门,门依然没有门板存在。

    门有一对联,

    上联,五湖四海识英雄,

    下联,东西南北谁之主。

    横批,笑傲江湖

    雷行问道:“逍遥大哥,这是什么意思呀,神神道道的。”华宇说道:“如果不神秘,哪有我们的机会。”逍遥一郎说道:“此处凶险,我们还需小心。再往前走走看,有什么情况。”

    走了十来步,又出现了一道门。

    华宇说道:“这个山洞胜是奇怪,门老多了。”

    雷行看看门,门两边依然有对联,但是路被堵死了。

    雷行念道:“如若有缘风雨齐全,假若无缘情死人亡。横批,愿得一赌。

    从对联上分析,此人可能是为情而焦虑,可是又没有确切的说法。因此,他们的疑问只能到此。

    前前后后,走过的门就有五道,而且各有不同,但是又想不出它们存在的含义。

    单看此门,有五组石块组成,每一块石块中央都留有一个洞,洞的大小只有一只手能塞进去,示意洞内必有机关存在。这样的情况,无疑是一次赌博行为。

    想到赌博,逍遥一郎就想起横批,因为横批就是愿得一赌。再看看这副对联,让他不由想到,是不是这副对联和这机关有关联?

    再看看尸骨,看来他们都是已经触摸过这个机关了,但是都没能成功,要不然,哪来这么多尸骨,而且,此门完好无损。看来此之人应该不下三十多人,一人一次实验,也会将此门打开呀,可是,就是失败了。

    如果这样理解,门是被打开了,然而过不了此关?还是这扇门原本就是在不断的移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