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一郎想到,是不是我们的发挥没到极限,所以水晶石纹丝不动。(书=-屋*0小-}说-+网)想此说道:“可能是功力没到位的缘故吧,我们再来一次。”

    三人将功力提升到极限后,果然,水晶石慢慢随着他们的内力而起。水晶石就如一堆黄金好重,他们的内力几乎无法支撑下去,要想移走重大的水晶石,得用上他们吃奶的劲,即是如此,沉重的水晶石在他们面前显得也是难以对付。即刻,有了放弃的意愿。但是,如果就此放下,那就等于半途而废,要想再次拿起它,看来比登天还难。

    就在他们犹豫之时,从对面飞来两条长棍,直逼他们的胸口而来。见势不妙,于是举起水晶石想借此挡住飞来的长棍。没想到长棍无坚不摧,在水晶石上面戳了两个洞,无阻而过。由于长棍受到阻挠,因此改变了方向,在棍子出头之时,它的方向有所改变于是射向雷行和华宇的头部。情急之下,无奈低头,躲在水晶石侧下。只听的嗖嗖的两声响,棍子擦肩而过。

    华宇叹口气说道:“哎呀,好险。”

    不由得脸上渗出汗珠,还不等喘一口气,就听的后面咣的一声响,转头一看,原来是一根长枪直插自己的腰间而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心中疑问。

    仔细揣摩,原来刚才的棍子飞过去之后,正好插在了墙上的另一个洞口,刚好把另一个机光瞬间打开了。

    长枪枪头尖利锋锐,枪头还有一簇黑毛装饰。

    看到这种情况,自然是危险将至。华宇叫道:“我的妈呀。”

    想丢开水晶石躲过此枪,但是现实不允许他这样做,只有求助其它两位,于是焦急的看着雷行和逍遥一郎。

    其实他俩也为这一情况着急,但是没有时间让他们细想,于是只有走开这一招才能逢凶化吉。可是沉重的水晶石无疑是巨大的麻烦,因为想要离开就只能放弃它。如果再一次的有这样的想法,那就代表着移开水晶石的任务失败。

    想到这一层,逍遥一郎说道:“成也一把败也一把,我们冲。”

    雷行和华宇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于是不顾一切使足力气向目标冲去。

    这样的行动,好像觉得水晶石没有那么可怕,并不是无计可施。现在,抬着水晶石极速的离开,就如棉花糖一般轻盈。他们三步并作两步,跑的比飞的还快,所以,水晶石已经运到目的地,也就是墙角。

    这个时候的长棍,顶到另一道墙上砰砰而折,掉在地上。

    三人这个时候才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下可以歇歇了。可是此时,就在他们移走水晶石的下面,有一个小洞,洞内慢慢的向外面钻出一条一条的毒蛇,正在向四处扩散。

    见到这样奇异的事情发生,他们都是奇怪万分,更是无计可施,不知从何下手。

    见一条条全身发绿的毒蛇,一会功夫就把整个房间布满了,只有留有他们的一块空间,因为他们在房间的一角。这样的局势,可把他们为难的吐血。

    成千上万的毒蛇吐着芯子向他们攻击而来,密密麻麻的将房间,房顶围得密不透风。

    他们三人长这么大,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所以,心理上有些欠缺。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完完全全被毒蛇围住了,可以说无法逃生,面对他们的一条路只有死路一条。看着眼前除了发绿的一种蛇还有一种就是纯纯的红色一种。两种蛇类的位置也是分开的,五五分成,各站一边。所以,他们的位置就好似谁发现了猎物,谁就有份分享,因此各占一半。

    面对无数条畜生,只有拔剑出鞘来应对,但是,毒蛇门好像明白他们的举动,在没有他们动手之时,已经开始疯狂的攻击他们。

    被一条条毒蛇咬的滋味并不是好受,但是他们别无它法,只有忍受畜生门的攻击。虽然毒蛇在一次一次的攻击,可是他们并没有被毒气攻心的迹象,反而觉得全身发麻一阵,疼痛一阵,就这样,他们没有反抗毒蛇们的撕咬,而是在考虑,如此之毒的毒蛇,咬了自己反而自己相安无事。

    雷行说道:“逍遥大哥,我们好像没有什么事,是不是这些家伙根本就没有剧毒存在。”逍遥一郎说道:“毒,一定是有的,只是为什么,毒,就被解了。”说着,他想到了现场有两种蛇。“可能是因为,它们的缘故吧。”说着指着红色的蛇类。

    提到有两种蛇的问题,雷行和华宇即刻明白了,原来它们的剧毒天生是相生相克的。

    华宇说道:“原来世界上稀奇古怪的事情真是无奇不有。”

    说着,他挥动手中剑说道:“畜生们,你们的死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