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拉起木棍之时,显然有些吃力,然后,四道墙慢慢向后撤,待墙回到原位时,他们想到,这下可好,机关已破,是时候离开了。就在他们准备下的时候,水晶石底部突然开了一个大洞,接着,水晶石已经掉了下去。在水晶石上面的他们,毫无防备,因此随着水晶石掉了下去。在他们掉下之时,也就是水晶石底部开的那道墙,随即迅速的回位,这样,他们就漫无目的的随着黑漆漆视觉一直往下沉。

    在掉落的空间,逍遥一郎的剑鞘好像碰到空中有绳索存在,有了这个消息,无疑是根救命的稻草,无论无何都不能丢弃这唯一生还的机会。叫道:“注意你们周围,好像空中有绳索存在,抓住它们。”

    他们用剑鞘伸的远些,尽可能感应到绳索的位置。

    果然,雷行找到了一根绳索说道:“我找到了。”

    逍遥一郎说道:“好,抓住它,华宇,快,抓住它。”

    华宇说道:“那你呢?”

    “你先上,我随后。”

    雷行抓住绳索说道:“我好了,我要停止了,华宇,你抓紧了。”

    “好。”

    待华宇准备就绪后说道:“逍遥大哥,我也好了,你快来。”

    逍遥一郎说道:“好。”

    就在逍遥一郎逮住绳索停止不前之时,不到两秒钟,就听得一声巨响,水晶石落到地上发出了可怕的声音。听声音,水晶石应该摔得粉碎,就此推算,他们掉下来的距离不少于百米。

    逍遥一郎能晓得自己已经离地面不远了,所以想放开绳索。但是苦于下面是未开发局域,因此不能贸然行动。

    雷行听到巨大的声音,知道是水晶石落地摔碎之声,心系华宇和逍遥一郎的安慰问道:“华宇,逍遥大哥,你们可好?”

    逍遥一郎和华宇都回应了雷行的问话。

    逍遥一郎说道:“华宇,你的打火石可在?”

    华宇的左手拉着绳索,只好用右手艰难的摸摸衣袖,发现火石还在,说道:“在呢。只是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将它们打着。”

    逍遥一郎说道:“你离我不远,你慢慢下来,将火石给我。”

    华宇慢慢下来,也用了一刻钟时间,想来他们之间的距离应该不算近。待华宇将打火石传给了逍遥一郎后,逍遥一郎立刻来了一个倒挂金钩,双手掌握打火石,嘴里叼着小木棍,擦擦擦,火石相碰发出的火花飞到了小木棍上面,随即,小木棍砰然点燃。

    随着小木棍的燃起,地下的情况立刻反应在他们眼里。

    此处凸凹不平,应该是没有处理过的地方,但是此处盛大,几乎有几亩地大小。地方虽是大,但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场地,他们放心的下来了。

    华宇道:“好神奇的地方。”

    三人向周围环视一圈后,就是没有发现什么可疑情况,仔细聆听,有模糊的水流声。

    雷行道:“听,水流就在我们周围,我们去找找,或许有新的发现。”

    于是他们开始寻找水流的动向。

    走了几十步后,有一道门,门是敞开的,门边什么都没有,而且干干净净的。这个时候,水流声就显得越是大,他们明白,就快到了水边。出了门不到几步,突然间,一道门腾空而出,那原有的路消失了。

    对于突如其来的现象,三人毫无畏惧,相反有了挖掘秘密的信心。

    走进房间,房间不大,只有几十个平方。周围有一排排灯柱,足有十个,但是没有灯芯存在。接着小木棍的亮光,发现西墙角放有一个木箱。木箱成长方形,长约有三尺,宽约有一尺多,其别什么都没有了。

    房间的摆设如此清雅,不由想起上面房间的摆设。两者相比较,应该是没什么区别。

    联想到,是不是机关重重。

    想到这一点,三人加强了警戒心。如果真有机关存在,说明此次不易防备,也是在劫难逃。

    来到箱子跟前,小心翼翼打量着独特的箱子,看有没有神秘可在。观察了好久,没有发现任何瑕疵,真是完美无缺。一时不知如何下手。

    雷行道:“逍遥大哥,这东西碰又碰不得,要不,我来拉开盖子。”华宇道:“不行的,很危险。”雷行道:“危险也得一试,总不能就这样呆着。”华宇道:“要是机关怎么办?千万不可麻痹大意。”雷行道:“我会小心的。”

    说着慢慢的用右手将箱子盖子从侧面打开了。就在盖子完全开时,嗖嗖嗖的几声而过,几只箭急速驶过。

    “妈呀,好险,幸亏早有防备。”

    飞出的箭扎在墙上面,十分牢固没有掉了下来,这才放心往箱子里面看去。

    箱子里面并没有什么,这是怎么一回事?大家奇怪。

    华宇用手在箱子底部摸了摸,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