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曲折折的路,小心翼翼的总算是下山了,山下有一户人家,院内特别的热闹,像是在娶亲。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随着唢呐的欢快曲子,一对新人正走入婚姻的殿堂准备成亲。

    不想,一队足有十几个人的队伍蛮横无理、横冲直撞的进了大院,将一对新人撕扯开了。

    顿时院内鸡飞狗跳、人仰马翻的现场让人眼花缭乱。

    他们三人自然不知是什么情况,原本很好的心情就这样被打搅了,疾步的飞驰而来在大院门口,拦住一中年男人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中年男人神情紧张道:“造孽啊,花猪头又来抢亲了。”说后,一溜烟跑了。

    华宇道:“在山洞里面转了一天一夜,肚子早已抗议,正好遇到人家大摆筵席,心里美滋滋的,谁想遇到这伙家伙,真是扫兴,气煞我也,非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才能解气。哼。”

    说着向大院走去。

    逍遥一郎和雷行则是尾后,因为,急着出走的人已是人来人往,根本无法进入。

    华宇则施展轻功而上围墙,打量着院落里面的情况。

    待大院里面的客人害怕的纷纷走完时,院子里面留着不多的人,但是他们有三波人。一波是主人,一波就是所谓的花猪头,而另一波则是在院落里面桌子旁边坐着的人,看样子在等待开宴席,他们脸色依然喜庆,没有丝毫一点,由于花猪头的到来而大发雷霆,只是安详的坐着。

    他们的相貌,华宇在院落墙上就认出了,他们就是欢乐七身,于是跨步来到他们面前。

    叫道:“哥几个,你们都在啊?太好了。”

    欢乐七身掉头一看原来是华宇兄弟。

    赵随意起身说道:“华宇兄弟,你这是从何而来?”华宇高兴的跑到七身跟前说道:“我们是从滁州而来,见到几位大哥真是高兴。大哥们你们好,小弟有礼了。”说着双手抱拳见礼。

    七身对华宇的到来感到意外,因为这里地处山区,很少有江湖人士来此。

    颜果卿道:“华宇兄弟,路经此处,可是专程来看我们的?呵呵,玩笑了。”华宇道:“果卿大哥,别提了,说来话长呀。对了,你们怎么在这呀?莫不是来吃酒席的。”颜真卿道:“可不是嘛,没想到被这些家伙给扫了兴,真是的。”华宇道:“看来这家主人是几位哥哥的亲朋好友了。”

    “嗨,嗨,叫你们呢,在哪叽里咕噜的说什么呢?见了我们花猪爷也不说声好,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一徒嚣张的叫着。

    颜真卿在华宇面前指着说话的小徒道:“瞧见没有,就连这只狗也是嚣张跋扈的,华宇兄弟,看来今天这顿饭,我们是无法吃的消停,你看怎么办?”

    华宇看了一眼那厮说道:“有本事前来说话。”

    那厮果真没有胆怯径直的来到华宇面前不足三米处停步,由于华宇的语气也是盛气凌人,所以,那厮掂量了华宇一番说道:“看你这样,一定是外乡的。这样吧,看在你是初来乍到的份上,今天就与你不再计较,不过,只要你给我们花猪爷磕三个响头,我们即刻既往不咎,怎么样?小子。”

    华宇对于这种狗仗人势的家伙胜是生气,还不等那厮等待回音之时,剑鞘已经飞弹而出直直的打在那厮胸口,随即倒地口吐鲜血,一只手还在指着华宇。

    花猪头见自己的管家被人打了,而且还很严重,支支吾吾道:“你是什么人?”

    华宇收回剑鞘抱在怀里得意的说道:“你说呢?”

    花猪头的问话,华宇没有给予回答,气急败坏道:“你们愣着干嘛,还不把他给我抽筋剥皮了。”话落,二十几个家伙一拥而上。

    对于毫无攻击力的家仆,华宇没有置于他们死地而是各个撂倒在地呜哇乱叫,因为他的目标是花猪头,于是向他驶去。花猪头见自己手下一败涂地后,心中已经胆怯了,赶紧的将自己手中的新娘子拉紧,一只手里还拿着刀子说道:“你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

    新郎官急了,赶忙跪地说道:“花猪爷,你就手下留情吧,放了我娘子,我给你磕头了。”

    花猪头见眼前的新郎官给自己下跪,顿时怒火冲天,一脚踹在新郎头上叫道:“去你妈的,老子没空跟你玩。”

    要是在平常,这样的举动,花猪头自然是高兴的乐滋滋的,但是现在这种场面可以说是生死攸关之局,哪由得别人搅局,于是气愤的将新郎踹飞。就在花猪头踹飞新郎之举时,华宇正愁没法下手,正好,时机到来,他瞅准时机,将剑鞘扔了过去,正好打在了花猪头的眼睛部位,随即,剑鞘到时,他也已经到场,右手迅速的扒开花猪头那只拿刀的手,来一个外翻,就地将花猪头拿下。

    新郎见新娘已经脱离危险,立即抱住新娘往里屋走去。

    花猪头轻而易举的被制服,在场的大家都鼓掌叫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