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一对老夫妻来到华宇面前,恭恭敬敬施了一礼。男的说道:“多谢少侠出手相救,小老儿有礼了。”华宇赶忙阻止老者的行动说道:“大伯不必言谢,这是应该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职责。”

    逍遥一郎和雷行也是早早来到,只是看着华宇如何处理此事。待事情解决完了,雷行才注意到,面前就是他们相识的欢乐七身。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各位大哥了。”兴致冲冲的说道

    颜果卿笑道:“我就说嘛,两个人怎么少了一个。兄弟,别来无恙。”雷行道:“大哥也是。”

    颜果卿看了逍遥一郎一会说道:“兄弟,这位是?”雷行这才回神道:“奥,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是逍遥一郎,逍遥大哥,我的好兄弟。”

    颜果卿见逍遥一郎谈吐不凡,看来也是一届高手,说道:“既然是雷行兄弟的朋友,自然也是我们的朋友。逍遥公子你好,我叫颜果卿,幸会。”说着双手抱拳施礼。逍遥一郎也是同样回礼。接着,其余六人纷纷自我介绍,相互见礼。

    华宇一伙也来到大家一起,无不开心。

    华宇问道:“颜大哥你们在此,是特意过来的?”颜果卿道:“是的,奉家父之命来藏加兄弟的大喜,不曾想遇到这档子事,真是晦气。”

    老者跑到颜果卿面前仔细看了一遍问道:“你就是余力的大儿子颜果卿?”

    颜果卿见到老者行一礼说道:“是的,三叔。”老者骂道:“兔崽子,刚才为何不出手,你看多危险。”颜果卿嬉笑道:“这不是没事嘛,叔,别生气,来,坐。”说着将老者让到椅子跟前坐下说道:“其实,我一直在等待时机。”老者道:“早就听你父说,你有一帮酒肉朋友,所以我就不怕有外人敢来闹事,不想,还是让这个家伙给扫搅了。”颜果卿道:“叔,你放心,今天一切损失都会补回来的。这样吧,我们先将新人拜堂成亲,然后再处理这些事好不好?不要耽误了他们的好时辰。”老者点点头道:“好吧,就这样办。”

    于是唢呐吹起,锣鼓喧天。那些走的亲朋好友听到声音又打了个返回,一时之间,整个院落热闹非凡。

    结婚仪式终于结束了,赵随意拉着花猪头到颜果卿面前说道:“大哥,这家伙如何处理?”颜真卿接言道:“干了这种伤天害理之事,难不成还让他活着?”

    汤斌越说道:“应该丢在山沟里喂狼才是。”王置说道:“让他就这样死了,岂不太便宜他了,最起码也得先丢下一只胳膊和一条腿,然后再掉在树上晒上三天三夜,最后,再一刀一刀慢慢的刮了喂狗就是,何苦费那力气干嘛。”

    听到这样渗人的话,花猪头已经快崩溃了,哀求道:“只要你们不杀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求求你们了。”

    华宇对各位的言语觉得太过残忍,于是想说几句,但是被雷行拦阻道:“嘘,别说话。”

    颜果卿道:“既然这么说,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花猪头点头哈腰的听着颜果卿究竟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如果是金钱方面的,自己毫无疑问答应,只要能活命就好。“请说。”

    “我的条件很简单。今日你大闹婚礼,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你说,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分明是赔偿类的,这就好办。说道:“今天造成的损失我一力承当可好?”

    “嗯,不错。”颜果卿满意的嗯了一声。

    周围的兄弟也跟着浑然大笑起来。

    “还有一条,今后不得再欺负这家,我实话告诉你吧,这是我三叔家。听明白了吗?”颜果卿认真的说道:“你记住了。”

    花猪头点头道:“记住了,我保证,今后见到他们一定绕着走,绝不欺凌。”

    “这些还不够,今后我要是再听到有人家媳妇被抢之事,我决不饶你。”颜果卿严肃的说。

    “知道了,大侠,今后再也不敢了。”花猪头已是十分害怕,因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厉害的主。

    颜果卿道:“知道就好,今天是个大喜之日,我也不想有血腥。快滚,有多远就滚多远。”|

    花猪头磕了几个头,忙起身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在座的大家顿时欢声笑语,真是大快人心。

    老者说道:“这下好了,终于平息了此次事件。接下来就让我们入席吧。”

    于是一副欢天喜地的景象展露了。

    逍遥一郎他们三人和欢乐七身正好十人一桌酒席。

    华宇端起一杯酒说道:“各位大哥,今日巧遇真好,这杯酒华宇敬你们。”说着先干为敬。然后又倒了一杯说道:“逍遥大哥,雷行,我们来一杯。”

    雷行也照此一一敬酒,与欢乐七身喝的痛快。

    酒席一个时辰后在美满的气氛中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