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果卿来到逍遥一郎跟前说道:“逍遥公子,见你沉着冷静,定是心有志向,不妨说说。”逍遥一郎道:“颜大哥多虑了。”颜果卿道:“既然这样,来,我们再喝几杯。”说着端起酒杯递给了逍遥一郎。

    逍遥一郎平时不喝酒,这次也是被逼无奈,所以喝了几杯后,已经脸色展红,要是再喝,定会醉倒。但是与颜大哥初次见面,所以不能失了礼节,于是拔起酒杯来个舍命陪君子。说道:“今日得见颜大哥,高兴,喝。”说着与颜果卿碰了一下酒杯。

    待酒入肚,颜果卿说道:“见你们武学好手,我们几个真是羡慕不已。逍遥公子,你知道我们与雷行和华宇见面是怎么样的吗?”

    逍遥一郎哪里晓得这件事呢,在这相遇,也是初次见面,于是摇摇头表示不知。

    “那我告诉你,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呀。”

    “是吗?为什么?”

    “其实,我们一直在寻找武功厉害的江湖人士做朋友,于是,左右寻奇,都没有合意的,最终,让我们遇到雷行和华宇了,就这样,我们相识了。今日见到你,我第一眼就感觉到逍遥公子定是一个武学好手,所以,我有个想法。”

    “颜大哥过奖了。什么想法,不妨请说。”

    “就是想请逍遥公子与我们为伍。”

    逍遥一郎想了一时,觉得雷行和华宇既然是他们的朋友,看来也不是一伙为非作歹之徒。行走江湖,必然少不了朋友的帮忙,俗话说,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走,于是说道“承蒙颜大哥看得起逍遥一郎,逍遥一郎怎能不识抬举呢,我愿意,我当然愿意了。”

    说着端起一杯酒:“颜大哥,来,干。”

    颜果卿听到逍遥一郎答应了入伍很是高兴,于是双手举杯“咱们干。”

    大家为了逍遥一郎的加入也是高兴,不由得多喝了几杯。

    颜果卿问道:“逍遥公子,你们这是去往哪里?”逍遥一郎道:“我们本是从天山下来一路到了滁州寻人,不想被奸人所害,幸好有高人相救才脱以危险、、、、、、”

    待逍遥一郎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后,大家都为他们庆幸。

    颜果卿道:“原来是这样,看来此人定是不让你们活了,才那么的处心积虑。那么接下来有何打算?”

    逍遥一郎道:“还没有细细思量。对了。”说着将图纸拿了出来“这就是那张图。”然后给了颜果卿。

    看到绸缎图绘,颜果卿说道:“按这张图显示,除了是一本武功秘籍之外,还隐藏着一个大秘密。”华宇问道:“是吗?我就说嘛,在密室,绘图上怎么会有出去的路线示意。要这么说,这张图绘示意是指什么呢?”

    坴一豪道:“有两种可能,一,是完全的武学秘籍,二,除了武学秘籍另外还有宝藏之类的。”车利忠道:“如果这样,岂不更好。如今奸臣当道,民不聊生,如果有了资本,岂不是可喜可贺之事。”赵随意道:“切不可胡言乱语,担心招来杀头之祸。”王置道:“怕个球,如今这世道,就得有人出来整整了,不然,皇帝老儿才不知百姓在水深火热中挣扎。”颜真卿道:“好了,不要再牢骚了,我们只是单单想到这一点,难道就这么简单吗?不会吧。”

    大家即刻沉浸在思绪之中,希望有好的解释拆开谜底。

    雷行道:“与其在这里猜来猜去,不如我们就按图绘的路线去寻一番何不乐哉!”颜果卿道:“这倒是个好主意。只是图绘是你们所得,我们参加或许不妥。”雷行道:“颜大哥,见者有份。既然逍遥大哥能把它拿出来,这就说明我们已经是一伙了,又何必计较这个呢?”逍遥一郎道:“雷行说得及时,我们都是一伙的,何分彼此,就这样定了。”

    大家都没有意见,于是决定随着图绘去寻武功秘籍。

    白衣郎君一行六人,从中山寨离开已经向武夷山挺进,路途中,遇到了逍遥一郎一伙。

    逍遥一郎老远就认出了自己的师父,立刻拔步来到无己老人面前跪地拜礼道:“师父安好,你们这是去往哪里?”无己老人道:“我们要回武夷山,起来说话。你们这是?”逍遥一郎道:“说来话长。”

    于是将他们一路遇到的事情一一告知。

    无己老人撸着胡须说道:“见你们所述情况,这个声音嘶哑的人我们在砂教也听到过,不过,这个人武功平平,毫无功夫,而你们差些命丧他手,这么说来,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人。”思绪一时又道:“如果在砂教那人功夫不好,怎么会隔山传音呢?难不成,他们是两个人?”

    大家对无己老人的问题都是很关心。

    是呀,如果会隔山传音之人,怎武功平平。

    清苦大师说道:“当日的情形,我们都知道,传音乃是武林中流传的荡山传音,如果武功一般,岂能发出这般内功深厚的功夫,分明是二人不假。”

    柳一天道:“这么说来,这个砂教非等闲之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