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见到逍遥一郎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说道:“你就是逍遥一郎?”

    逍遥一郎对白衣郎君的相貌也是关注,因为两人在各个方面都很相像。白衣郎君的问候使逍遥一郎一惊,因为他俩从未蒙面过,可是人家晓得自己的姓名,奇怪的问道:“你是哪位,你怎知道我的姓名?”

    白衣郎君道:“真像,几乎与我别无差距。“惊讶一时才晓得逍遥一郎的问话,道:”奥,瞧我,我叫白衣郎君。我和你师父在一起,怎能不知你的大名呢。”

    逍遥一郎想想也是,这么说来,一定是由于他的相貌与我相差无几,才引起大家注意,因此他出于好奇,来个打破砂锅问到底。所以,晓得我的名字这个问题,应该是师父告诉他的。

    这样的解释似乎很有道理,想到这一点,说道:“幸会,白公子。”

    白衣郎君道:“我们真像哥俩。”逍遥一郎道:“是吗?要是那样就好了。”

    颜果卿道:“没想到你两大致就如一个模子刻出的,真像。不过,细看,还是有差别的,你们仔细瞧,除了眼睛像以外,其他部位还是有差别的嘛。”

    无己老人道:“我早说过,他们的区别大,你们就是不信。”稍停一下“好了,这个问题就到这吧。”说着看着颜果卿说道:“你们几位是?”

    颜果卿道:“见到赫赫有名的六门约江湖大师,是我们哥几个的荣幸。我叫颜果卿。”说着双手抱拳施礼。

    雷行和华宇齐声道:“我们是天山一派天山客的徒弟,雷行,华宇。见过各位大师。”

    上官一道:“闻听你师父提及过你们,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们了。”说着上下打量着雷行和华宇“嗯,不错,乃后生可畏。”

    待颜真卿,赵随意,坴一豪,车利忠,汤斌越,王置几人先后自我介绍后,

    逍遥一郎拿出绸缎图绘说道:“师父,这就是那张图。”说着给了无己老人。

    无己老人看后图绘又让众人看罢,说道:“各位,你们有何解释。”

    子云子说道:“此图描绘复杂,含有几种意思,除了是一本武功秘籍外,应该还藏有一个关于宝藏的秘密。”上官一道:“不错,你们看,这条路线应该是走向武夷山的方向。”

    大家扯着不大的地图认真的分析着。

    逍遥一郎道:“起先我也是这么认为,可是,我在武夷山呆了十几年了,没有发现什么奇迹,所以,我的态度一直很是不确定,没想到,遇到师父和你们,真是高兴,总算没底的心算是有着落了。”

    无己老人撸着胡子说道:“既然是天命所归,那我们就即刻行路吧。”

    就在他们准备启程时,一对押镖的车队经过。镖队人数众多,足有五十人,其中车队边缘有两个女子,看样子是主仆关系。

    雷行老远就认出了是鹿慧,于是兴致冲冲的冲到鹿慧面前笑嘻嘻说道:“鹿慧,没想到你和镖队一起出来,见到你真高兴。”

    鹿慧见是雷行说道:“怎么是你,你在这干嘛呢?”雷行道:“我们路过,没想到与你们相遇,真是缘分。”

    鹿慧对雷行的言语没有在意,而是看着其他人,一眼认出了被她所救的逍遥一郎,说道:“对不起,我有个熟人在哪。”说着来到了白衣郎君面前说道:“你好,我叫鹿慧,看来你的伤回复的不错嘛。”

    白衣郎君对鹿慧的问候,感到莫名其妙,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说道:“请问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怎么不记得。”

    是呀,他不记得也是情有可原,因为自己当时是女扮男装,何况当时他已经晕了。但是鹿慧就是不甘心,于是说起当时那一刻。

    鹿慧的诉说,让白衣郎君想起了,那是在泸州的事情。但是,被他所救之人并非自己。

    说道:“鹿姑娘,其实我记得此事,但是被你所救之人并非是我。”

    鹿慧虽然没能仔细一瞧被救之人,但是她清晰可记逍遥一郎的容貌,怎能错呢?绝对不会。

    说道:“你再想想。”

    白衣郎君认真的说道:“我可以确定,那日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一起救了一个人,还住上了大客店。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不错,当时的经过就是如此,可是,那人的模样百分百就是如同,难道另有其人?想此,说道:“要是这么说,或许是我搞错了,对不起呀。”

    这时,在一旁的逍遥一郎走了过来,因为他在一旁依稀听到鹿慧的诉说,想到当时,应该和自己受伤时的场景一模一样,但是,救我之人另有其人呀,并非是她。但是,她怎么会知晓呢?难不成,她与哪位姑娘熟悉?想到这一点,他走了过来。

    问道:“泸州之事你记得这般清清楚楚,请问姑娘,还有一位姑娘你可曾熟知?”

    听到逍遥一郎的问话,鹿慧掉转了身体,见到逍遥一郎的容貌让鹿慧不由得惊讶。于是不由自主的看看白衣郎君,又看看逍遥一郎,问道:“你们、、、你们是孪生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