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一郎说道:“并非,我们只是有些相似罢了。”

    “奥”了一声又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俩。然后对着逍遥一郎说道:“难不成那日受伤的人是你。”逍遥一郎道:“是我。对了,我叫逍遥一郎。你好。”鹿慧道:“我鹿慧,梅花鹿的鹿,聪慧的慧,你好,逍遥公子。”

    逍遥一郎对着鹿慧微笑着,而且恭恭敬敬说道:“刚才听到你的所说,我就明白了,原来那日救我的人还有你。谢谢你鹿慧姑娘,救命之恩,没齿难忘。”鹿慧嬉笑道:“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雷行走到鹿慧面前说道:“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啊,逍遥大哥,我怎么没听你提过呢。”逍遥一郎道:|“这是突发情况。”鹿慧道:“算是吧。”

    这时,鹿会空在镖队远处叫道:“慧儿,完了没有,该启程了。”鹿慧掉头回道:“快了。”转头道:“我该走了,各位,告辞。”雷行道:“希望下次再见。”鹿慧对着雷行笑了一下道:“但愿如此吧。”说着离开了。

    鹿会空说道:“那些是什么人?那么多人。”鹿慧道:“我也不晓得,总之,老老少少的,看起来他们的武功很是厉害。”鹿会空对女儿的分析有了怀疑,难道他们就是六门约的人?

    于是骑着他那高头大马,背背青铜宝剑,一摇一晃,十分神气的走到大家面前,挨个仔细的瞧去。看了一会功夫,对六门约的人的外貌仔细瞄对后,确定,果然就是六门约的人,于是下马见礼说道:“久闻六门约的大名,今日得见各位真是幸会幸会。”

    其余他人也是对鹿会空见礼。

    鹿会空来到无己老人面前道:“无己老人,见到你真是高兴。”无己老人道:“素闻宏大镖局的鹿镖头,乃文武双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瞧,高头大马,无不立马呀。”鹿会空道:“过奖过奖了,那都是江湖朋友看得起给的。对了,我看你们几乎都在此,敢问,是何事?”

    无己老人对于鹿会空的了解算是清楚的,所以没有一丝隐瞒说道:“近日,江湖中一些帮派可以说乌云密布,我们去将它们整理一下。”鹿会空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上官一说道:“鹿镖头,看来你生意兴旺,不知这一镖运往何处?”鹿会空道:“实不相瞒,上官掌门,是运往京城的。”

    提到这趟镖,鹿会空就会心中莫名的突突跳,因为他怕有人知晓这趟镖的真实情况,于是说道:“各位,我就不耽误大家的行程了,我这就告辞。”

    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见到鹿会空急匆匆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似得,于是白衣郎君来到镖队跟前看了看它们押运的三只箱子,顺便在人不注意之时,轻轻的敲了几下那些押运的箱子其中的一个。箱子的声音告诉他,里面装的都是大量的金银财宝。有心再往前走些以便都查探一番,但是鹿会空已经死死地盯着他看。有了这种情况,白衣郎君只好放弃了想法,顺便离开了。

    鹿会空向六门约的人挥挥手,示意要走了。

    看着离去的镖队,无己老人说道:“我们也该离开了。”

    路途中,无己老人问白衣郎君说道:“你刚才得知什么情况?有没有发现?”

    其实白衣郎君的举动不会逃过任何人的眼睛,尤其是白衣郎君,他的任何举动都在大家的眼球里,因为,他是他们心中未来的希望。

    白衣郎君肯定道:“他们押运的是金银财宝,整整一箱。至于其它的箱子,我无暇顾及。”

    得知是金银财宝时,无己老人一伙有所疑问。

    是谁能有如此的财力?

    大家都是相互猜疑,但都是无厘头,只好作罢。

    几天的路程就到了武夷山。武夷山山峰叠影,地势十分复杂。偶有松树挺立,花草成堆,还有小溪常伴,算是绿水青山,的确是个好地方。

    来到武夷山,没有什么特别的建筑物,只是在原有的洞窟进行了改造,所以,聚义厅也就淡然无存了,只是在一间很是平常的大屋子里面开始讨论下一步工作。

    无己老人将图绘放在一张石桌上面,说道:“各位,就让我们具体的讨论一下。来,谁先发言。”

    清苦大师道:“以我分析,首先,我们先按路线找到其地点,到时,什么事情都会得到解答。”上官一走几步思量一下说道:“言之有理。清苦大师,请继续。”清苦大师道:“其实,我们不要把它想的太复杂就好,以免误导。就拿这些小人来说,无疑是一本武功秘籍,可是,这些小人又都站立的位置特别有寓意。”说着指着其中一个小人说道:“看,他的位置在哪里?”

    众人看了好长时间就是不解清苦大师其中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