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看了好长时间就是不解清苦大师其中的意思。

    白衣郎君问道:“大师,我们怎么对这图绘上的小人尽然一无所知,难道,它有什么玄机?”

    清苦大师点了下头嗯了一声说道:“说实话吧,我要不是方丈师兄给我解释怎么解图绘之术,今天,我们都会成为睁眼瞎。”

    “那您能不能给我们说说这其中的秘密?”白衣郎君关切的问道。

    清苦大师说:“其实这很是简单,他利用了黄帝经中的易数,所以,大家第一眼看去,就会觉得此图绘就是一张武功秘籍图绘,其实不然,它有着精深的秘密所藏。”

    白衣郎君似懂非懂说道:“看来我们都被他的外表所蒙蔽了。”

    “不然。这张图绘真真假假,而且虚虚实实,所以,我们第一眼所看到的也属正常,就如同把它认定为一张武功秘籍就是。可是,就凭把它认为一张武功秘籍之时,我们可以说又是一头雾水,因为,就算到了所在地,我们也是一筹莫展,因为,它会迷惑我们,它会将把我们带到一个更加深奥的地界,到时,恐怕我们一个也别想活着出来。所以,我们必须在这里把它分析的条条是道,不然,会很麻烦的。”

    清苦大师的一番话,几乎让每一个人都是目瞪口呆,因为里面的内容藏得太深奥了,看来一时半会也不能全部将它一一领会。

    无己老人颇有感悟说道:“看来清苦大师的简介,想必大家也是深刻了解了。这样,我们每人必须将它分析出一个完整的理由出来,到时,看看我们大家最终的讨论是什么。好了,大家继续。”

    这个时候,亲风端着茶水走到大家面前,一一将茶碗分给个人后说道:“各位,请喝完茶歇歇,说不定喝了我的好茶之后,就会灵光一现,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白衣郎君道:“好,借你吉言。”

    大家也是纷纷用茶,以解渴意。说实话,他们一路奔波早已劳顿,不说累,就是想休息一会,这个时候都不能提,因为这个时间段极为重要。

    喝了茶水,大家那股疲劳的状态一扫而尽,都对茶水赞不绝口,称之秒茶。

    每个人都喝口茶后,觉得精神倍爽,于是对图绘的理解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随着路线找寻与分析,大家初步有了一条大致的路线在心中。待他们讨论后,发现他们要走的路线就在山脚下,于是决定即刻行动。

    山脚下除了上山的一条路之外,就没有其它的路了。

    众人站在上山的道路面前难以抉择,不知从何而入。

    清苦大师说道:“无己老人,这是你的地盘,你该晓得这路线的入头吧。”

    无己老人仔细的端详着面前每一处地点,就是从中找出一些端倪,但是怎么找,也没有他想要的那种感觉。

    说道:“奇怪了,怎么看都是没有一点头绪。”

    众人一时沉静在焦灼的状态中。

    白衣郎君望着广大的山脉,发现远处有一对山头遥遥相望,而且姿态一模一样。

    说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那两座山头。”说着指着远处的山头。

    大家相互注意后,都觉得和图绘上描绘的环境基本差不多。

    子云子道:“的确如此,那我们还等什么,走吧。”

    但是,眼前没有路,而是陡峭的山壁,大家几乎是绝望了。

    无己老人满脸笑容很有信心说道:“大家不必失望,随我来。”说着转身向左边走去,也就是打算绕到面前这座山的后面。

    大家明白无己老人的意思,所以都跟了过去。

    山后脚下,有一道小溪沟清晰可见,虽然没有溪水的流动,但是它可以指引大家走到那两座山的跟前。

    顺着弯弯曲曲的水溪路,果然到达了遥遥相望的山脚下。

    上官一说道:“既然第一步我们成功了,接下来就是第二步了,看,哪里果然有个山洞的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