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特别的浓烈,是那种呛鼻的气味。众人第一知觉告诉自己,此气味含有剧毒。于是大家都憋住气将水晶棺材的盖子稳稳的放在了指定位置。

    无己老人挥挥手,示意即刻离开。

    就在他们打开盖子之时,水晶棺材里面发出了声音,接着,毒雾蔓延,两侧的墙壁也开始有了变化。

    大家转身向外走,刚走了几步,两侧的墙壁开始有了动静,接着两道墙上端各出现了一排小眼,足有二十多个,接着,从里面射出了利箭,箭头尖锐,牢固,锋利,在没有射到目标之时,射到对面墙上便直接进入了墙内。众人一边躲闪利箭,一边憋气向外走。面对双层夹击,众人只能冒死危险走过,否则全部死于后室内。

    他们人多,这样走过,确实危险重重,于是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他们分成了两队,同时突围,这样,危险相对来说就降低了,因为,一边人对应一边的利箭,这样,箭就不会相互交叉来回穿梭了。果然,他们的办法是有效的,而且安然无恙的走过了利箭区域。就在他们出门时,门随着墙的动静突然消失了。

    这怎么是好?众人有些着急,只有白衣郎君和六门约的人不慌不忙看着周围,希望能找寻到它的机关所在,看了半天,就是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其他人内力不是强劲,所以憋气的时间不会长,因此显得情绪比较波动。

    白衣郎君有玛子的子功内功心法练之,所以,憋气这一点对他来说就是豆芽菜,毫无畏惧。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时,听得前室有人打墙凿洞的动静。听到这种情况,大家无不高兴,因为,只要有人打通此墙,他们就可以出去。但是,外面的动静不是特别大,因此,他们有些失望了,觉得外面的人不可能打开此墙。

    就在大家几乎绝望时,他们面前的墙在震动,看来墙就被打通了。还不等大家躲闪开,一个三尺大的洞随即出现在大家面前。随着墙被打开,从外面流入了空气,有了空气,就有希望,所以大家亟不可待的享受空气的救命资源。

    颜果卿一伙实在是再也憋不住气了,于是大口的吸了几口。这个时候,他们已经顾不得危险了,先吸口气,解解身体压力。

    空气是安全的,随着空气的进入,白色烟雾的毒随即化去,算是即刻解去了后室内的烟雾之毒。原来这股毒雾见风使舵,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时候,随着洞的打开,伸进一个脑袋,这个脑袋下的相貌让大家十分熟悉,他就是逍遥宫八大高手之一的尹馨刀客。

    由于墙的厚度足有三尺,此而尹馨刀客是趴着的。见到后室内的人,他有意识的向大家打了招呼。

    对于尹馨刀客的突然出现,众人疑惑不解。按他的出现推算,看来逍遥宫是有备而来,于是六门约的人提高了警惕。

    白衣郎君对于尹馨刀客的到来是很意外的,因为这次行动几乎是绝密的,怎么会有逍遥宫的人突然介入?难道在什么细节中出现了纰漏?还是在一开始就已经让对方知晓?一系列的疑问白衣郎君无从考察,只有一步一步探知。

    逍遥一郎见白衣郎君的神情后,问道:“白公子,在考虑什么?”白衣郎君缓过神来奥了一声说道:“逍遥宫的人怎么在此?”

    对于这个问题,逍遥一郎也是一头雾水,不知从何下手,才能找到问题的根源。不过他相信,如果有头绪,他会从头说起。左想右想,终于有了答案。自从上了天山之前,绝不会有人算计,自从下了天山之后,不由得想起夜探红宵之事,又遇到那嘶哑声音的老汉后,一劫接着一劫像是有人精心安排,想到这一点,逍遥一郎终于明白了,这就是有人特意设计的一套完整计划,原来他们被人老老实实地利用了。

    说道:“白公子,听你这么一说,倒是让我想起我们一路的遭遇经过,想想那一刻,就像有人在背后操控。”

    白衣郎君明白逍遥一郎的话,说道:“看来这一切都是有人事先就知道这个秘密,苦于危险,于是拿你们当问路石,看来此人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厉害角色,这也就说明,此人阴险狡诈,而且脑瓜好使,是一个绝顶聪明之辈,我们要小心了。”

    逍遥一郎点点头说:“不管他是什么人,也许待会就会真相大白。”

    尹馨刀客趴在洞口向大家打招呼道:“各位好。”

    看来尹馨刀客完全不知后室的情况,打完招呼后,就缩回了身体出去了。众人见尹馨刀客的举动,觉得此人不会有大的阴谋诡计,于是一个个联手,将大洞打的像门一样后夺门而出。

    来到前室,只有逍遥宫的八大高手,各个威风凛凛,气势不凡的看着众人,那眼神告诉众人,他们好像是抢了他们的东西似的。

    白衣郎君见到这些家伙,早已生气说道:“怎么在哪都能见到你们,真是一群跟屁虫,甩都甩不掉。”

    笑面虎说道:“小子,说话注意点,担心惹祸上身。”

    无己老人不耐烦的说道:“你们突然来临,不知是为何事?”

    八大高手没有回答无己老人的话,只是一个劲的狠劲注视着大家。大家也从对方的眼目中几乎晓得对方的企图,要找寻他们想要的东西,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而且来势汹汹,那么,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