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绿凤脸遮面纱,手握乌金剑逍遥自在大步的走了进来。(书屋 shu05.com)她瞄视了大家一眼说道:“各位,别来无恙。”

    清苦大师见是逍遥宫的绿凤总管,心中那份复杂的心态依然出现,心中疑虑到,不知面前这个小丫头,是不是与自己的娘子未雨荷真有一丝关联?原因是,自从他见到绿凤那时起,心中这个疑问一直没有打消过,他不相信,世上会有与自己娘子几乎相像的女子存在,难道,是自己思念娘子造成的阴影,还是这丫头本身就与未雨荷有关系?他一时进入到思索中,呆呆的看着绿凤的一举一动。

    上官一没好气的问道:“绿凤总管,你来此是何意?你的到来你不觉得已经侵犯了别人的权力吗?我希望,你能给与我们一个合适的理由。”

    绿凤轻描淡写的回道:“我倒不认为你所说的那样,相反,我倒是觉得见者有份这个词相当合适我们现在的局面,不知大家赞不赞同我的观点?”

    八大高手哄然大笑,觉得他们的总管言之有理,因此给予了最高的鼓励。

    子云子对绿凤的言词形语自然是生气不语,因为,自己犯不着和一个小丫头片子争论一番,只是调转了自己的方向面向颜果卿他们。

    对于绿凤此番话,颜果卿一伙可是不依不饶。

    颜果卿说道:“看你年纪不大,但这样做事,是不是有些过头了?”颜真卿干脆骂道:“那来的妖女,尽在此胡说八道。”王置说道:“别跟她废话了,就让我们在拳头上见真理。“说着,已经扑向了绿凤。

    他的出手,怎能跃到绿凤面前,就在他出手行动之机,笑面虎的一只暗标已经迅速的飞逝而来,要是击中,王置当场就会毙命,因为,此暗标直至王置的脑门。

    看到笑面虎摆动手中铁扇,白衣郎君早已明白他的企图,于是挥动剑鞘,迅速的将飞来的暗标挡了下来,然后将暗标挡在他那剑鞘之上绕了好几圈,猛地又将暗标射向笑面虎。笑面虎的眼睛贼溜溜转,理所当然的注意着暗标的动向,因此,白衣郎君的举动他也是心中有数,有意识的待暗标飞至自己一尺时,突然挥动铁扇,轻而易举的将暗标拿下,然后快速的让暗标归位。

    笑面虎阴险的笑道:“好功夫。”

    白衣郎君道:“彼此彼此,不过,这样的作为,让大家可都不喜欢呀。”

    笑面虎道:“谁叫他修养太差,我这样做,只不过提醒他一下,以后记得对人礼貌点,否则,会有吃不完的哑巴亏。”

    白衣郎君道:“说起修养俗含,这样的话你说不合适,因为,我怕脏了修养这个词。”

    笑面虎气的咬牙切齿,本想羞恶对方,没想到自己被对方设计了,真是怒气冲天没处撒。

    说道:“小子,算你是根葱。”

    绿凤早已烦恼,要不是有宫主有信,自己绝不会干这输理的事情。

    拦阻笑面虎的行为说道:“好了,到此为止。”掉头又说:“各位,我来此的目的想必大家都已知晓,不妨咱们就开门见山。说吧,要多少银两才肯交出东西,别忘了,如果没有我们,恐怕,你们现在已经都是尸体了。”

    大家对绿凤的话语大为不解,难道他们是为了一样东西而来?但是,他们进了山洞到现在,什么也没有发现,绿凤所说是指何物?

    清苦大师看着绿凤,真想叫一声孩子,但是,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根本没有任何依据。想此,他的那份热情淡了下来。

    逍遥一郎面对绿凤,从哪看都觉得似曾相识,可是,身材相像之女孩全天下都是,因此,那份火热的心情也是荡然无存。有了相识的感觉,所以,有些话也就不好再讲出。

    无己老人说道:“你所说,我们一概不知,因你们的到来,阴差阳错的救了我们,就这一点,所以,还是请你们速速离开。”

    绿凤道:“既然来了,岂能轻易离开。”稍停后声音提高说:“我再说一遍,交还是不交?”

    上官一怒道:“妖女,交什么交,我们什么都没有,让我们交什么?”

    尹馨刀客道:“要是我们今日见不到东西,那么,今日就是你们这些人明年的忌日。”

    能说出这番话,定是有备而来,看来对方早已设计好了让他们往里钻。

    子云子说道:“你们说这番话,看来你们知晓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请问,是什么?”

    绿凤犹豫一时说:“告诉你们也无妨。实话说,这座枯墓是慕容德之弟慕容亦所建,如果没猜错,这里面并非有大量的金银财宝。”

    子云子不耐烦说道:“直奔主题。”

    绿凤叫一声好说道:“其实,这里面,据说,有一本失踪了几百年的一本武功秘籍,它就是达摩大乘金刚经。”说着看向清苦大师说道:“如果我没说错,这本达摩大乘金刚经全国少林寺都没有它,有的也只是其名罢了,是不是,清苦大师。”

    清苦大师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后说道:“施主说的不错。”

    大家现在都晓得逍遥宫的人来此的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