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凤早已做好准备,所以不把六门约的人放在眼里,因此,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信心十足的说道:“我不管达摩大乘金刚经原本是属于哪门哪派,我只知道,我们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所以,今日你们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大家对绿凤那自信心十足的话语中体味到,这丫头定是做好了一切准备,势必要得到达摩大乘金刚经。于是,众人都有了防备。

    心想,即使她有三头六臂,我们联手就是众志成城,何愁不能护卫达摩大乘金刚经。

    绿凤看着眼前的人,故意提高声音厉声叫道:“给不给?”

    还不等众人有所反应,绿凤已经将早已准备好的迷药用功抛出,顿时,整个前室让白色的迷药弥漫着。

    此药抛出,任凭大家武功再是厉害,也是防不胜防,真是措手不及。在感觉到是迷药之时,他们已经开始失去一切知觉,接着,一个个倒地入睡了。

    笑面虎摇着扇子说道:“总管,要不要将他们咔嚓了,省的日后麻烦。”

    绿凤道:“我们要的是达摩大乘金刚经,不是人命。放心,只要无人给他们水喝,他们一样无救。好了,拿着金刚经我们即刻离开,待他们醒来时,你们最好到了逍遥宫。”

    三天后,青华来到武夷山,只见青风说道:“就你一人在,师父呢?”青风道:“听他们说,去寻找什么武功秘籍了,这都几天了,还没有消息,急死人了。对了师兄,你这算是那阵风把你吹来了。”

    青华听到师父们已经去找武功秘籍有些慌了,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早已设计好的陷阱,所以,马不停蹄,日夜兼并的来到武夷山,就是将这个秘密告诉师父,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目前,最主要的,就是得知师父们是否安全。急问:“他们走的路线你可知晓?”

    青风挠挠脑袋说道:“好像是从侧面进的山,应该沿着水溪沟走的。”

    “你确定?”

    “我确定。怎么,师父有危险?”青风听青华的语气急糙,察觉到事态严峻,于是也担心起师父的安危。“那我们一同走吧。”

    随着前面人走过留下的足迹,他们很快来到山洞面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眼前的一幕让他们傻眼了。

    第一步,就是得知众人是否还活着,于是青华和青风各自拉起一人的胳膊号了脉,发现他们都活着,只是那脉搏显得虚弱。

    这是怎么回事?他俩无从得知。只好将每一个人一一扶坐。

    找到无己老人后,青风青华不知如何是好。看症状,应该不是中毒,那会是什么东西导致他们昏迷?两人想了好久,就是无法从何下手。

    青风道:“都这么几天了,师父躺在这应该口渴了,要不,先给他们喝点水,我们再作打算。”

    青风的主意,青华赞成,于是两人都出去找水。外面没有水源,只是那水流过留下的小溪沟。

    青风说道:“师兄,要不我回去取水。”青华看了一圈说道:“也好,我记得这里不远处应该有个小湖的,几年不来,怎么不见了。”青风道:“是呀,这几年几乎不怎么下雨,所以,湖干了。”青华叹口气说道:“看来取水只能回了。”青风道:“我一人即可,师兄你在这好生看护师父们,我去去就回。”

    就在他们行动的时候,一个声音嘶哑道:“别回去了,尽干些徒劳无功的事情毫无意义可言。”

    他俩随着声音来源寻去,只见一个黑衣蒙面之人立在他们面前。打量之后,觉得此人打扮精干,看来定是武林一等一的高手,于是他们有了防备。青风说道:“你是谁?”蒙面人道:“我是谁你们不必知晓,有一点你们知晓即可。”青风不明白问道:“什么?”蒙面人语气高调说道:“看来你还不明白我说的意思,那就是去死。”声落,速度很快似无形来到他两面前,将那一双手狠狠的抓向青风和青华的脖颈而来。如果此招得逞,他俩必会脖颈碎骨即可死亡。就在蒙面人阴谋得逞之时,两把短剑直击他的双肩而来,无奈,就地向后几翻,轻而易举的躲过了双剑来袭。

    来人见蒙面人躲过双剑,于是收回了双剑说道:“武林堂堂一代至尊,没想到尽干些暗算之事,和你说话,我都想吐。”蒙面人怒言道:“你是谁,敢坏我事,找死。”声落,已经来到解围之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