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围之人也是黑衣蒙面打扮,看来,这个人一直尾随着声音嘶哑之人。见到对方的攻来,他好不慌张,那双剑在他的手里游刃有余,招招变化无穷且杀机四伏。所以,对方再是厉害,也只能先是应付状态,几十招后,他终于明白这是什么剑法,原来是琉钺剑法。

    说道:“没想到,几日不见你的琉钺剑法厉害了不少。”

    “拜你所赐,这些年东躲西藏就是为了这一日。”

    “既然如此,我不会让你心愿得逞,今日,就给你这个面子,下次,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话落,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个时候,青风和青华算是躲过致命一劫,见到恩人,即刻双手合十见礼。

    青华说道:“多谢恩人相救,青华有礼了。”说着跪谢救命之恩。

    青风也是跪地说道:“前辈,我是青风,多谢救命之恩。”

    蒙面人扶起他俩说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快快起来。”

    青华说道:“敢问恩人尊姓大名?”

    蒙面人道:“这个嘛就免了,我相信,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好了,我也该离开了,你们快去救他们吧。”

    还不等介绍自己是何门何派,蒙面人已经离开了,那速度,就像流星一划而过。

    时间不等人,他两即刻分工,一个取水,一个照顾其他人,一个时辰后,青风终于将水取了回来。取水的东西是用羊皮做的,像个没气的篮球扁圆形。他们把水拿到无己老人面前,扶正身体,然后慢慢的将水喂下去。

    青风说道:“这下好了,师父要是醒来,他老人家也不会觉得渴。”青华放下无己老人将其躺好说道:“我们把水给他们喝口吧,说不定他们也渴。”

    就在他们准备行动时,无己老人慢慢的睁开了双眼,见是青风和青华说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青风与青华已经起身向别的人喂水喝,听到师父的问话,青风说道:“我们也是刚来。”

    回答完师父的话,青风觉得不对劲,师父昏迷怎能说话,难道师父醒过了来?于是两人即刻掉头看向自己的师父。这个时候,无己老人已经坐了起来,只是感觉头很疼。

    “师父真的醒了。”青风和青华扑到无己老人面前高兴的说:“师父,你没事吧?这是怎么回事?”

    无己老人叹口气说道:“被人偷袭了。”说着看了大家一眼说:“他们怎么没有醒过来?”青风说道:“或许是没有喝到水吧。”

    “与水有关吗?”无己老人疑问。

    青风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给你喝了水,你就醒了,所以,我觉得他们也是一样,缺水。”

    无己老人明白的点点头说道:“与水有关,那就是说,我们中了对方的迷药了。哎,羞愧。”说着手挥挥“把水给他们喝吧。”

    他两将水一一喂过后,大家在一刻时分都醒了,和无己老人的症状一模一样。

    清醒后的大家,各个羞愧难当,都觉得这是一次重大的耻辱,发誓要找到绿凤狠狠教训一番才能解气。

    大家这时候才注意到青华的出现。

    上官一问道:“无己老人,这个年轻人是谁?”无己老人道:“他是我的三弟子青华。”

    青华忙施礼见过大家。

    子云子说道:“要是没有青华和青风,我看我们都会遭此劫难了。”

    无己老人几年没见青华,今日得见也没有细问经过,觉得有些蹊跷,一定有事,不然,不会来此。说道:“青华,今日来此,是为了何事?”

    青华道:“实不相瞒,师父,我在前一个月就得知,你们之举完全是一个全套,所以,我赶回来就是告知您的,结果,还是迟了一步。”

    清苦大师道:“依你说来,你晓得这个消息的全过程?”

    青华说道:“是的。”

    那是一个月前,我在开州住店。中午十分,过来了八个人,看他们的打扮,我猜一定是逍遥宫的八大高手,对于他们的出现,我是好奇怪,凑巧,他们就住我的隔壁,于是我就隔耳聆听,虽然声音不是很清晰,但是,隐约还是能听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