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个月前,我在开州住店。中午时分,过来了八个人,看他们的打扮,我猜一定是逍遥宫的八大高手,对于他们的出现,我是好奇怪,凑巧,他们就住我的隔壁,于是我就隔耳聆听,虽然声音不是很清晰,但是,隐约还是能听到。

    “师傅这次的计划可谓完美无缺。”

    “那是当然,咱师傅定的计谋没有失败的。”

    “就是不知道,那些家伙是否按我们预想的路线走。”

    “放心吧,一切尽在掌握中。”

    “要是如此,哼哼,这次定叫他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口气我已经忍了好久了。”

    “不错,六门约的那般老家伙占着他们人多势众,欺负我们,这次,定叫他们知道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就让我们期待那三个家伙能按我们设想的步步走入他们送终的地方吧。哈哈哈”

    “这么说来,最主要的是那三个家伙,看来,我们的步步跟紧,否则一切前功尽弃,到时,金刚经没找到,还搭上这么些日子的功夫。”

    “知道这个消息后,我就赶来了,可是,你们还是没能躲过奸人的算计。对了,那本什么金刚经你们找到没有?或者已经让他们抢走了。”他停顿了一下说:“看你们情况,他们的计划得逞了。”

    听到青华的诉说,逍遥一郎无地自容。原本想找自己的救命恩人,却是引来一场血雨腥风,真是非常惭愧。

    雷行和华宇也是默不作声,因为他们无话可说。

    这不禁是危险的游戏一场,还是一个很大的阴谋,但是不知为什么,对方只是用了迷药,而不是赶尽杀绝。这一点白衣郎君无法解释。说道:“各位,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如果按青华的诉说,我们现在就不会站到这了,而是一具具尸体。”

    这个问题大家都很好奇,想来想去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们只想得到达摩大乘金刚经,而不是杀人越货。

    上官一经过一番分析说道:“是不是他们只要金刚经,所以,才没对我们下手。”

    子云子道:“非也。”停顿一下,好像犹豫了“其实也说不上什么理由,但是我就是觉得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既然是设计好的圈套,怎能大好的机会错过呢?”

    各种分析,各种辩论,大家一时议论纷纷。

    白衣郎君好像想起鹿慧遇到他时说的那番话,于是,看向了逍遥一郎,觉得这次手下留情,应该与逍遥一郎那次相救有关。说道:“一郎兄弟,你离开天山,目的就是为了找到你的救命恩人,依我看,你的救命恩人你已经找到了。”

    逍遥一郎细细思量白衣郎君的话,觉得他说的也不无道理。确实,自己见到绿凤的身材后,就好似相识一般,总觉得那般熟悉。只是她始终蒙着脸,所以,自己无从证实。假如日后,如果证实是绿凤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到时,该怎么办呢?如今,她已经与众位势不两立,日后,怎么与她提及此事呢?此时,他左右为难的思绪着。

    白衣郎君明白逍遥一郎的心思说道:“你不必为难,因为有了你的这一层关系,再加绿凤姑娘本性善良,所以,我们今日才躲过了这一劫,你应该为你们相遇而高兴。”

    逍遥一郎还是很犹豫,一时不知该如何抉择,只好眼神投入到了自己的师父身上。

    无己老人撸着胡须说道:“你别看我,这是你的事情,还是你自己做主为好。”

    无己老人这番话暗示着他不会介意他与绿凤的这层关系。

    逍遥一郎似乎知道该怎么做了。

    清苦大师原本就对绿凤期望很大,又听白衣郎君的分析,觉得绿凤着实心地善良,所以他坚信,这样的理由充足合理,应该大力支持。说道:“两位年青人的言论,老衲觉得可以通过,不知大家有何意见?”

    无己老人思量后也是觉得合情合理,说道:“有理,我支持。”

    上官一道:“既然他们是有意放人,那我们是不是就此放弃追讨达摩大乘金刚经?”子云子道:“此话差矣,这是两码事,不能相提并论。”

    上官一道:“也是,那我们择日就去逍遥宫要回达摩大乘金刚经。”

    众人一致通过,决定三进逍遥宫。

    青风见到白衣郎君问道:“白公子,好些日子都没见到你了,还真想你。”白衣郎君微笑道:“我也是。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我们来此的?”青风道:“在你们来此的时候,我在山顶瞧了你们一眼,不然,我还找不到你们在此。奥,对了,我们就在洞口还遇到了一个蒙面黑衣人,差些命丧他手,幸得有高人出手,否则,,,,,”“蒙面黑衣人?”白衣郎君道:“他的身材如何形容。”

    待青风将蒙面黑衣人的外部特征描述后说道:“最为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那人说话的声音是嘶哑的。”

    声音嘶哑?这个问题逍遥一郎最为铭感,因此想起了在红宵遇到的那个黑衣蒙面人。说道:“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个老家伙在安排,可惜,我们没有早些拆穿他的阴谋。”

    白衣郎君也对这个声音嘶哑铭感,因为就是这个人救了她一命,此时此刻,他就想知道这个声音嘶哑的黑衣蒙面人到底是何许人也?没有此人,他不会逃过义泉的魔爪,没有他,自己就不会阴差阳错的遇到玛子的葬身之处,也就不会学得玛子的绝学武功-----子功。想到这一点,不由得有些感激这个声音嘶哑的人,但是想到他的另一面,看来这个人城府特深,而且阴险狡诈,甚至作恶多端,综合一点,就是,此人善于计谋。看来日后多加小心了。

    说道:“青风,救你之人有没有与此人对过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