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风想想说道:“好像有过,不过,他们声音很小,不是很清晰,所以,我的记忆模糊。”掉头对着青华说道:“三师兄,你可记得清楚?”

    众人的目光都向青华射去,希望他能有一丝希望。

    青华想了一想,把事情的经过倒序了一遍,将模糊不清的细节将此拼凑后,撸了一边说道:“恩人说,一代武林至尊,尽干些苟且之事,对方说,你的琉钺剑法变得更加厉害了,还说什么下次见到恩人会将恩人碎尸万段什么的。”

    “一代至尊?琉钺剑法?”白衣郎君嘴里默默念叨。说道:“各位前辈,一代至尊是指何人?这个琉钺剑法之主又是何人?”

    无己老人道:“一代至尊?如果没猜错,应该就是独孤剑。”

    “独孤剑?”

    众人其实不是那么惊奇,因为在他们的脑海里已经形成独孤剑依然在世的信息,只是对这件事而言,大家有些哗然,难道,为了得到达摩大乘金刚经,甘愿将一切秘密公开,看来,这本达摩大乘金刚经对其是多么的重要。

    清苦大师道:“要说起琉钺剑法,我们大家都是熟悉,难道,失踪了近十五年的飞客大侠决定重出江湖了?真是一大幸事。”

    听到飞客大侠这个名字,白衣郎君特别的关注,说道:“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遇到这位飞客大侠。”

    青风说道:“有缘自会相见的。”

    无己老人对青华说道:“羽化,你在外面打探吃人魔王的事情考察的怎样了?”

    青华道:“回师父的话,几年的侦查,终于在冷玉崖有了痕迹,只是苦于无法下底,所以至今也是怀疑状态。”

    青华的诉说让青风想起在冷玉崖遇到的那条蟒蛇,于是情不自禁的将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无己老人想到那条蟒蛇具有灵性特征,这个消息让他有了疑惑。难道,山下是蛇谷?不,没有这么简单。那么,会是什么峡谷令蟒蛇有了如此的灵性,能躲避攻击。他,不得其解。

    说道:“诸位,你们对冷玉崖的事情有何看法?不妨一说。”

    白衣郎君对青风的诉说后,似曾觉得小时候义父给他偶尔说过,关于灵蛇受人控制的一些事,但是记不太清楚,总之自己觉得定是有人在幕后指使。

    说道:“如此有灵性,我们何不理解为妖岂不得当?”

    众人听到白衣郎君的直言不讳,理解一时,觉得也就是这么个理。说来说去,他们觉得白衣郎君已经把事情分析透了,那就是崖底必有人存在。

    无己老人嗯了一声说道:“此言在理,实话说,再有灵性的蟒蛇,它不会懂得武攻套路,因此,白衣郎君的点评是有道理的,的确,崖底却有人在。但是,我们还得证实之后才能确定。”

    青风看着大家在此议论,应该口干舌草,再加几日的饥饿,一定是体虚,说道:“各位,你们在此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我觉你们体虚交迫,所以我的建议是,你们应该立刻回到武夷山休整,调理一下身体是当前的重中之重,不知各位有何建议?”

    无己老人道:“也是,瞧我,怎么只顾着议论事情却是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好了各位,我们即刻离开。”

    来到武夷山,青风将早已准备好的菜炒好,又给大家做了上等的拉面,待吃过饭后,无己老人终于想到大家是自己邀请来的,也就理所应当的让青风取回了大家盼望已久的乌金剑。

    青风拿着乌金剑交给了无己老人,无己老人看着乌金剑说道:“诸位,不好意思,我差些忘了正事。诸位,这就是另一把乌金剑。”

    众人看着乌金剑,与绿凤手中的乌金剑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这个时候,无己老人又请出王水恒说道:“此人就是王水恒,当时,我的徒儿血拼恶魔,全景他是一清二楚,王水恒,你就将事情的经过说给他们听吧。”

    待事情的讲述完毕,说道:“此剑就是杀死恶魔的那把乌金剑,张生交代让我回他家去取另一把剑时,只见人生杂乱,所以,我就没有找到另一把乌金剑,没想到被两个番外喇嘛抢了去,真是惭愧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