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己老人看着闪闪亮的乌金剑说道:“此剑威力无比,我们都是亲眼见识过的,但是,我有些不明白,就是到现在我都没有了解它的真正厉害之处,所以,我想请大家一起来讨论,希望能找到它的关键。”说着将剑交给了清苦大师“一一传承,看谁能解开其中的秘密。”

    乌金剑在大家手中翻来覆去怎么看都是一件普普通通的剑,并无特别之处,所以无从说起什么。就在传到白衣郎君手中之时,白衣郎君突感有一股莫名的热流慢慢燃起全身,这是怎么回事?白衣郎君不知,也许大家都会是这样的感觉吧,所以就没有在意。他是最后一个接触乌金剑的人,所以,将剑完璧归赵与无己老人。

    无己老人拿着乌金剑道:“诸位,你们看过乌金剑有何感想,或有其它的感觉,都请说说吧。”

    大家摇摇头并没有什么奇异之处,只有白衣郎君感觉到此剑有不一样的感觉,但是白衣郎君任然觉得大家或许都有此感,就没有开口,只是看着大家,希望能有一人说出和自己相吻合的情况,但是,他的希望很快破灭了。因为无己老人提议,以握此剑,使之试知。

    意思是如果有人拥有此剑后,将其发挥到最高境界,那么,谁就可以驾驭它,并是它的主人。

    这种说明众人皆知。

    无己老人道:“我们就开始试剑吧。”

    无己老人听王水恒说过,此剑非常有灵性,可是,自己拿着它就是没有什么感觉,因此,就有了这么一出,请大家试剑,找寻它的真正主人,于是走到了山洞外面的平台之处。

    用剑的没有几个,自然,无己老人是不再试剑了,因为他已经琢磨了一月有余了。逍遥一郎,雷行和华宇,还有青风青华,另外再加欢乐七身,他们都将乌金剑把使过,但是没有任何奇特之处,就连该有的剑气也是消失待见,最后,轮到白衣郎君来试剑了。

    抓住剑柄后,那股奇异的感觉立刻出现,热流传遍全身。随着他的舞动,剑出现了一道紫气飞横,随着剑指方向,只听一声巨响,石子乱飞,即刻劈开一道二十余步长的裂口来,显在大家面前。

    白衣郎君对乌金剑的厉害感到惊叹“果然不错,此乃灵剑。”

    众人对白衣郎君试剑后的效果也是惊叹,各个赞不绝口。

    上官一脸带微笑很满意的说道:“看来此剑非你莫属。”逍遥一郎双手抱拳道:“恭喜白公子,荣得乌金剑。”大家纷纷表示祝贺。

    白衣郎君对大家的祝福欣然接受,因为,无己老人说得清楚,谁要是能将它的潜在力量激发出来,那么,乌金剑就归谁掌管,绝无二言。所以,白衣郎君觉得无比自豪。

    无己老人道:“接下来,我们就得讨要达摩大乘金刚经,所以,我们的责任重大呀!”子云子道:“如果这次再上逍遥宫,我想,等待我们的将是一场生死教练。”上官一道:“我倒是觉得,事情不会到了那一步。”子云子不赞同上官一的话说道:“此话怎讲?”上官一道:“独孤剑得到金刚经,我觉得他也就是感觉好奇而已,或许并没有什么大的企图,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要过于紧张,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子云子道:“此贼阴险狡诈,如果没有唯利是图的阴谋,怎可大费周章的计划这一切呢?所以,我还是不赞同你的观点。”

    无己老人听完他两的辩论觉得子云子的理解颇有说服力。说道:“上官掌门,也许你的思维还没有对向危险,所以,你把什么事情都会想的那么过于简单化,岂不知,危险已经向我们靠拢,你与子云子掌门的辩论,我支持子云子的见解,不知你再有何想法?”

    上官一对自己的辩论,当然是站在自己的位置考虑,所以,有了刚才的那一番话,此刻,他觉得也许是过于仁慈的缘故吧,这样的解释,岂不是善恶不分,想此,他觉得错了,说道:“听了你们的理解,我幡然醒悟,所以,我支持你们。”

    无己老人道:“现在,乌金剑已有得主,我们是应该和逍遥宫好好算算总账的时候了。”

    大家各个双手赞同,于是他们决定即刻出发赶往逍遥宫。

    逍遥宫路途遥远,赶过去也得一月有余,于此同时,公孙雯也已经到了少林寺,她们依然是女扮男装。有了少林寺守门弟子的领路她们进了大雄宝殿,施一礼见过了方丈大师。

    方丈大师阿弥陀佛一声后问道:“两位施主来少林寺不知是为何事?”公孙雯说道:“不瞒方丈大师,我们是来找一人的。”方丈奥一声说道:“原来如此,不知是何人?是俗家弟子还是已经梯度的僧人。”

    公孙雯听后方丈之言,忽然明白了一点,就是在少林寺找人,不是俗家弟子就是僧人了,此刻觉得自己这样问真是笨死了,摇摇手说道:“不不不,方丈大师,你有些误会了,我们要找的人并非出家,他压根就不是少林寺人。”

    “对对对,他不是少林寺僧人,也不是俗家弟子。”雨露快言说。

    方丈有些明白了说道:“看来你们是找过路之人的。”

    公孙雯点点头说道:“是的,方丈大师。”

    “不知是何人?”

    “他叫白衣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