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露急言道:“不是说少林寺要召开武林大会嘛,因此,他就奔着少林寺而来,怎么可能不知呢?方丈大师,是不是你忘记了?”

    雨露的一番话,方丈听明白了,说道:“两位施主,你们的来意我算是明白了,但是要你们失望了。”

    “白衣郎君?”方丈不曾知晓,因为他根本就不知有此人来过少林寺说道:“两位施主所说之人,老衲不知呀。”

    公孙雯和雨露都很失望,公孙雯问道:“大师,此话怎讲?”

    方丈将事情的原本说了一遍后说道:“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了吧。”

    方丈大师的诉说,公孙雯晓得了,说道:“多谢方丈大师讲解,我们这就告辞。”

    方丈又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后,紧闭双眼静静打坐。

    走出少林寺她们就要赶往天上一派,不知不觉路经杭州。杭州天气阴雾漫天,像是就要细雨连天。雨露看了天气一会说道:“小姐,看来就要下雨了,要不招家客栈住一晚。”公孙雯也注意了天气,说道:“也好。”于是来到了一家名为雨过天晴的客栈住了下来此刻正值中午时分,到了吃饭点,他两就来到了楼下。他们住的房间在三楼,一楼是大酒店。里面的人挺多的,几乎座位是爆满的。看了一周,终于在最边缘发现了一座坐了下来。要了简单的饭菜,慢慢品尝着饭菜特有的味道。

    雨露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饭店说道:“乖乖,这饭店好大。”公孙雯也是头次见也有些感慨说:“是呀,毕竟是杭州最有名的酒店,看这装潢别有风味,果然名不虚传。”

    而这个时候,鹿慧与丫鬟小翠也在此处用饭。饭还没有上,看来也是刚到。小翠看了周围一圈,发现有三个男人死死盯着她们看,眼睛直勾勾的,一动不动,一看就是穷凶极恶之徒。

    小翠忙低头说:“小姐,那边有三个人注视着我们。”鹿慧没有害怕小翠的担心,而是大胆的看了一眼那三个男人,看打扮定是当地的地痞流氓,没什么好怕的。“不用多心。”

    这时,他们点好的饭菜已好,随着店小二的吆喝,热腾腾的饭菜已经摆在了她们面前。

    鹿慧说:“快吃,我们还赶路呢。”小翠着急的动了鹿慧一下说道:“小姐,他们过来了。”

    鹿慧抬头一瞧,原来走过来一个矮胖发黑的家伙,但是鹿慧没有对流氓的到来而担心,而是坦然自若,从容不迫。

    矮个子来到她两面前嬉皮笑脸说道:“两位姑娘从哪来呀,怎么这么面生。”

    鹿慧没有理会,继续吃着饭。

    矮个子见鹿慧没有吭气,说道:“你们长得这么漂亮水灵,可别遇上坏人把你们给强暴了,那时,就一切都晚了。”

    鹿慧刚要开口说话,矮个子又道:“今日遇到我们算是你们的幸事。奥,对了,我姓朱,专干保镖这一行,所以,我见你们人生地不熟的,应该少不了我们的保护。”说着挥挥手,示意另外两个人过来。

    刚才矮个子之言让鹿慧觉得恶心发怒道:“你们给我滚开。”

    矮个子没有生气而是和颜悦色说道:“不要生气嘛,和气生财岂不很好。.”说着,他们三人都做了下来。

    面对坐着的三个汉字,鹿慧明白了他们的来意,应该是非奸即盗,想此,鹿慧果断的起身与小翠即刻离开,但是被拦阻了。

    “我吃这碗饭多时,还没有遇到不给子的主,怎么,太不把我们放眼里了吧。”

    鹿慧一向娇生惯养,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自从遇到逍遥一郎后,她变得有些女孩子之气了,火爆脾气开始大大减少,人也变得温柔了许多。今日遇到这些猫狗,原本一走了之,谁知活生生被挡住了去路,即刻,那温柔娴熟的一面此刻荡然无存了,火爆脾气顿时火冒三丈。

    骂道:“好些个不要脸的家伙,你们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呵呵呵”矮个子笑道:“我没有听错吧?告诉你们,我们刚才已经保护你们多时,所以,走,可以,但,留下保护费。”

    鹿慧怒气丛生骂道:“泼皮无赖。”

    矮个又说:“大家都是睁着眼睛的,看的清清楚楚,如果你不同意,我们怎么在你身边呆这么长时间,我提醒你,别干那些提起裤子就不认账的事情,我告诉你,你今天给银子,咱们相安无事,如果不给,后果是很严重的,想好了。”

    鹿慧那容这些流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气的一拳打在矮个的嘴上,接着有一个耳光,打的流氓不知东南西北,晕头晃脑,随即倒下凳子滚在了地板上哎呀呀乱叫。“好痛呀,这娘们太泼辣了,大哥,快出手帮忙啊。”

    两个泼皮二话没说,气势汹汹挥拳向鹿慧打过来,好似要吃了似得,面目非常凶狠。

    鹿慧从小习武,自然是孰能生巧,于是对来犯之敌毫不畏惧,于是三拳两腿就把两个家伙给撩翻了,但是让她们没想到的是,对方相后又来了五个,各个手举长棍,龇牙咧嘴冲向鹿慧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