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慧从小习武,自然是孰能生巧,于是对来犯之敌毫不畏惧,于是三拳两腿就把两个家伙给撩翻了,但是让她们没想到的是,对方相后又来了五个,各个手举长棍,龇牙咧嘴冲向鹿慧她们。

    对付两三个还是可以的,要是再加几个那就危险了,果然,没过几招,鹿慧她们就被活活困住了。

    矮个说道:“怎么样,小娘子,现在后悔了吧。”

    小翠担心这些地痞对鹿慧不利,于是说道:“小姐,要不给他们银子吧。”

    地痞流氓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地得意忘形。矮个道:“给些银两就想打发,我告诉你们,没门。”小翠道:“你们不是要银两嘛,你们还想干嘛?”“还想干嘛?”矮个色眯眯说道:“难道你不知?哈哈哈,哥几个,我们一起上,今夜她们就是我们的良宵美景。上。”话落,一群乌合之众蜂拥而上。

    眼见一群人将鹿慧就要擒拿,这个时候过来两个非常俊俏的男生,她们就是公孙雯和雨露。

    鹿慧所遇之事,公孙雯她们看的一清二楚,见鹿慧有危险,于是不顾个人安危赶来解围。实话说,公孙雯的武功还不如鹿慧好,但是,她们不能坐视不理,否则,日后想起此事,良心定会受自己谴责的,所以迅速的起身来此。在来时,公孙雯将桌面上的筷子抓了一把,足有五六只。再离地痞流氓两三米处,将筷子迅速的扔了过去。就听得地痞流氓哎呀呀乱叫后,五六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原来,公孙雯将筷子扔向了地痞流氓的肩头,各个被插穿了肉停在肉里。流氓们疼的撕心裂肺,但是他们想知道是什么人暗算了他们,于是抬头看去,原来是一对文质彬彬的清秀公子坏了自己的好事。由于公孙雯功力有限,所以,筷子只是伤了他们的肌肉,而没有伤到筋骨,所以,流氓们爬了起来勃然大怒。

    “好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尽然暗箭伤人,活得不耐烦了。”

    地痞流氓们一起冲向公孙雯而来,但是鹿慧接机有了反攻的机会,于是和公孙雯联手对付流氓。果然,两人联手其利断金,三下五除二,地痞流氓被打的满地找牙,浑身发抖。

    公孙雯拉起矮个说道:“你现在要不要银两了?”矮个哆嗦说道:“不要了。”

    公孙雯又说:“以后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

    “滚。有多远滚多远。”

    流氓们狼狈至极,仓皇的逃走了。

    鹿慧双手抱拳说道:“多谢小哥侠义出手,不然,今日本姑娘可就危险了。”

    公孙雯好想笑,但是强忍说道:“不必言谢,所谓路见不平当拔刀相助,因此,这是应该的。”

    “看来公-

    子把救人之事是这样理解的,难怪这么豪爽,好,就凭这份坦荡,我请你喝几杯,请。”鹿慧此刻又露出男儿气息来。

    公孙雯自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喝过一次酒,今日得见对方是女孩邀请,所以不客气的坐了下来说道:“我不会饮酒,不好意思啊,姑娘。”

    其实鹿慧也没有喝过酒,趁着高兴,所以,想喝几杯说道:“我们今日就以茶代酒。”说着将茶碗摆放在公孙雯面前,然后倒好了茶,接着端起茶碗说:“今儿高兴,咱们喝。”

    喝了一口茶,清凉可口。公孙雯说:“没想到,杭州也有这么好喝的茶,这是什么茶?”

    鹿慧越看公孙雯越觉得这位公子怎么带着一股娘娘腔的味道,从容貌,从身型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公子。听到公孙雯的问话,这才转移了疑问“奥,这是云南的普洱茶。”

    公孙雯听父亲提及过,但是没有喝过,没想到今日在这里品尝到了,真是好喝。

    鹿慧放下茶碗说:“你们是本地人?”公孙雯说:“不是,路过。对了,你们这是去哪?”鹿慧说道:“我随爹爹的镖队准备去京城,但是半路我就改注意了,这不,来杭州好好玩几天,没想到摊上这担子事了,幸亏有你们。来,再喝一碗。”

    两人喝了几碗茶后,觉得很舒服,虽然七八月的杭州的气温十分闷热,但是有了舒心可口的几碗茶,她们觉得很是凉爽。

    鹿慧说道:“你们也是来杭州游玩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