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慧说道:“你们也是来杭州游玩的?”

    公孙雯表情有些失落说道:“不是,是找人到这的。”鹿慧有些好奇问道:“是这样啊,能告诉我吗?”

    公孙雯想告诉鹿慧,但不知如何开口,想了想,觉得应该告诉她自己是女扮男装,这样,有什么话就可以说了。说道:“当然可以了,不过,我还有一事要告诉你。”

    鹿慧心里其实早有料想,她们绝对是一对女儿身,原本刚想问及此事,没想到她们会主动说出。“请说。”

    “其实我们是女扮男装,不是什么公子哥。”

    “呵呵,我早就知道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鹿慧。”

    “你好鹿慧,我公孙雯。”

    鹿慧直截了当说道:“你说你是找人,不知找什么人?”公孙雯想着白衣郎君的样子说道:“他叫白衣郎君,很帅很帅的。”

    鹿慧见公孙雯思君的样子感到羡慕,因为,白衣郎君的确很英俊,而且很潇洒,只是有一个与他很是相像的逍遥一郎,提到逍遥一郎,鹿慧不由得想到,公孙雯是不是知道逍遥一郎和白衣郎君很相像。想此说道:“不错,白衣郎君的确很帅,但是有个问题不知你知不知道?”

    公孙雯当然对此事一无所知,以为白衣郎君出什么事了,因为,听鹿慧之言,她见过白衣郎君,又听她这样问自己,所以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问:“什么问题?很严重吗?”

    鹿慧见公孙雯那紧张样说道:“不严重,瞧你紧张样。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待鹿慧把见过白衣郎君和逍遥一郎的事情说了一遍后,公孙雯那紧张劲即刻消失了。

    “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相像之人,稀奇。对了,听你之言,你好像认识逍遥一郎?”

    鹿慧唉声叹气说道:“可惜人家不认识我。”接着又将救逍遥一郎的事情讲述了一遍“你说,我冤不冤。”

    公孙雯微笑说道:“这不能怪逍遥一郎,怪只怪当时你已经走了,她没见到你。”鹿慧叫道:“好命苦啊,怎么受伤的总是自己。”公孙雯知道鹿慧在开玩笑说:“好了,说正事。”

    “什么事?”

    “就是你最后一次见白衣郎君在什么地方。”

    鹿慧想想说:“他们好像赶往武夷山,对,就是武夷山,没错。”

    “武夷山?武夷山在哪?”公孙雯一时不知问道:“鹿慧,你知道吗?”

    鹿慧想了半天也没有一个答案,于是提议问问店老板,打了个手势,店老板从柜台跑了过来说你们有何事?鹿慧问了武夷山怎么走,但是店老板也一无所知,最后,公孙雯说到房间细细聊,于是来到了房间。

    房间里面很清洁,中间放一张桌子,桌子上面只有一个茶壶和一个茶碗。雨露忙叫小二送来了三个茶碗。

    鹿慧坐在凳子上,说:“我今年十七了,属虎的。你呢?”公孙雯说:“我比你大一岁,属牛的。今后你就是我妹妹了。”鹿慧撅起嘴巴说道:“不会吧,我怎么这么倒霉呀,呜???”呜呜了一阵说:“不如我们结为金兰怎么样?”

    “结为金兰?”公孙雯从来没有这样的打算,突然听到鹿慧这样说让她有些惊讶,于是看着鹿慧没有说出一句话。

    鹿慧看到公孙雯的表情,好像很吃惊,说:“怎么,你不愿意?”

    公孙雯忙摇摇头说:“不是的,我只是觉得太过突然。”

    “原来是这样啊。”说着起身跪在了地上。公孙雯也一样跪在了地上。

    “我鹿慧,今日愿与公孙雯结为金兰。”

    “我公孙雯,今日愿与鹿慧结为金兰。”

    两人起身后,鹿慧说道:“姐姐在上,受妹一拜。”公孙雯拦阻鹿慧说道:“不必如此,太过生分了。”

    雨露小翠说道:“|恭喜你们了。”

    鹿慧说道:“现在我们已经是姐妹了,应该无话不说,所以,姐姐有事绝对不能瞒小妹。”公孙雯点点头说道:“那是当然了。”

    “那好,就说说你心目中的白衣郎君吧。”

    公孙雯想了想说道:“好吧。他在我心中可以说举足轻重,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与他接触时,发现他人品好,是个助人为乐的那一种。有侠义心肠,对人忠贞不二。他一身素白显得清纯,英俊,潇洒,一把宝剑配身更是显得英雄气概长存,在我眼中,他是那么的完美,所以,我非他不嫁。就是因为如此,我才出门找寻他的。”

    鹿慧明白公孙雯的心思说道:“看来你对白衣郎君用情致深,既如此,我就祝愿你早日找到他,我支持,加油。”

    公孙雯害羞的一笑说道:“我接受你的祝愿。”

    鹿慧是个敢爱敢恨女孩,只是逍遥一郎对她的影响完全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