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只是逍遥一郎对她的影响完全不知。所以,她觉得应该找到逍遥一郎解释清楚,可是又一想,不可行,人家已经认定那个女孩了。怎么办?她一脸惆怅。

    公孙雯见鹿慧不语了,这不是她的风格说:“怎么了?有心事?说来听听。”

    鹿慧看看公孙雯没有说话,只是叹口气。

    “说嘛,说不定我能帮你。”

    “你帮不了我的,姐姐。”鹿慧无精打采。“罢了,不说这事了,姐姐,接下来你是不是去找白公子?”

    公孙雯点点头说:“是的,你呢妹妹?”

    鹿慧愁眉苦脸毫无目的,想了一会功夫说:“姐姐,不如我也随你去,也好路上有个伴。”

    公孙雯高兴的说:“好啊,明日我们就起程。”

    义泉在山洞呆了好几天,没有野兔和野鸡充饥,饿的他头晕眼花,不过好在他的伤势得以控制,用不了几天,相信伤势就会完全回复。走出山洞,外面的阳光十分刺眼,照的他无法睁眼。现在出了山洞,应该是十分安全的,但是有个很难抉择的问题让他难以选择,就是现在已经失去中山寨,接下来该去何处?如果现在上中山寨,定会被千刀万剐,因为自己的伤势毕竟没有回复,除了这一条路,还有另一条路就是去长胜教找公孙常胜,但是又觉得不妥,因为,要是此人翻脸无情,那我岂不是自投罗网,要去,也得悄悄潜入才是,于是大胆做了这个决定上长胜教。

    来到长胜教已经是黑夜,于是悄无声息的越过围墙来带一个灯光透明的房间窗口,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因为,实在是太饿了。捅破窗纸,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房间很大,里外套房。房间中央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放着好些水果,有苹果,香蕉,橘子,等等。见到这些水果,让他不得不进去享用,否则,他会活活被饿死。走到桌子旁,迫不及待的拿起一个橘子,狼吞虎咽般吃了下去,也不管有没有果仁。连吃几个,觉得肚子不是那么饿了,这个时候才听到里屋有人洗澡的水声哗哗响。这时,才感觉到自己很危险,好在周围没有一个丫鬟,否则,这般的动静不可能不会被发现的。出于好奇想知道是什么人在洗澡,于是悄悄的来到门边露出他那贼眉鼠眼,只见一个妇人泡在木桶里面哼哼叽叽唱着小曲。借着蜡烛的光亮,把个妇人的外表看的清清楚楚。

    长长的乌黑头发把脊背盖的露不出一丝皮肤,洁白的胳膊来回舞动像是在使劲的搓掉身上多余的污渍。

    她是谁?义泉想了好久。难道她是公孙雯?不是,绝对不是,因为按房间的摆设怎么的也不会是公孙雯,有可能是公孙常胜的第二房妻妾娇娘。

    闻听公孙常胜有一房妾美艳动人,不曾想,今日在此见面了,罢了,天下女人都一个样,不看也罢。想此,他调转了头准备好好大吃一顿。没走几步,就听得娇娘起身要出水,那水声吸引着义泉不得不回头一睹风采。

    细长美腿,肌肤美白,点点滴滴都透露着女人特有的风味。太美了,真是绝世西施。义泉一眼看过去就再没有收回来,因为,他开始流口水了。

    娇娘丝毫没有察觉外人的进入,她披上澡衣,穿上澡鞋,准备到梳妆台梳理。两只眼睛已经发直了,不顾饥饿和伤痛,一下扑过去抱住了娇娘,紧接着点了娇娘的哑穴,让其不再叫唤。接着,将她放到床上,细细欣赏她那特有的韵味。真是太美了,三下五除二,扒了自己的衣服,像狼一样扑了上去,这才解了娇娘的哑穴问道:“你还叫吗?”

    娇娘对突如其来脏兮兮的陌生人十分害怕,但是此时此刻害怕已经没有意义了,他已经占有了她。他那股冲劲让娇娘喜欢,所以原本大叫救命,可是就让这股劲道让她闭嘴了,于是,紧紧的搂抱陌生人,享受她那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个陌生男人这般威猛,让她无话可说,从未有过的感觉今日统统找回来了,不由得,深深地抱紧了义泉,害怕他跑了似得。

    义泉见这是个骚娘们,又对自己如此信任感到高兴,因为,要想在此立足或许离不开她的帮忙,因此,对她百般夸奖。

    折腾完后的义泉趴在娇娘身上一动不动,此时才感觉胸口一阵一阵的疼痛。娇娘被义泉压得喘不过气了,一下将他推下说道:“你这精神我喜欢,所以,我不告诉别人。”

    义泉趴在床上说:“你好风骚,可惜你不是公孙雯。”娇娘生气说:“臭男人,占了老娘的便宜,还想着那个小贱人,哼。”

    说着将衣服穿好来到梳妆台打扮一番,看着镜子,这才注意到陌生人的身上有好些伤痕,觉得此人应该也是练家子。说道:“你是什么人?何门何派。”

    义泉没有回答娇娘的问题而是问她你是公孙常胜的什么人。娇娘叹口气说:“你把我折腾了这么久,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