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没有回答娇娘的问题而是问她你是公孙常胜的什么人。娇娘叹口气说:“你把我折腾了这么久,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可笑。”

    原来这个女人真是公孙常胜的小妾娇娘,说道:“你这样做,就不怕公孙常胜打死你。”娇娘手拿口红纸由嘴唇上下动弹,即刻,那嘴唇显得很鲜艳。说道:“别提那个死鬼了,一点用都没有,整天为了他那不知死活的小贱种不理我,给他待顶绿帽子算是便宜他了,我才不怕他杀了我,因为,世上只有我对他最好。”

    义泉叹口气,觉着这样的一个女人,真是无药可救,不过话说回来,他越是这样就对自己越有利。

    娇娘又问刚才那个问题还没有回答她,义泉考虑一下觉得有必要告诉她说:“我是中山寨的义泉。”

    听到中山寨的义泉,娇娘不由得有些紧张,因为听公孙常胜说过,义泉是个及其阴险之人而且手段残酷,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但是他那高大威武的身体几乎征服了她,所以,不想听公孙常胜的一面之词。

    即刻面色娇柔说:“原来是义寨主,久仰久仰,不知你深夜来此有什么事?”

    义泉不便将中山寨之事透露出去,但是,得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事情将会穿帮。说道:“我今日来此,并无大事,而是为了一件小事而来,所以,趁着夜黑,偷偷地看看公孙常胜怎样完成我们的合约,对了,还请你保密,你知我知,否则,后果会很严重。”娇娘对义泉的话百信不疑,于是要挟义泉说道“可以,不过你也的答应我过几日就得来陪我,否则,我定会告诉公孙常胜,到时,他知道你在监视他,他一定会很生气,以他的脾气,定会撕了你们的合同,那时,你们之间的合约定会泡汤的。”义泉巴不得常住不走,没想到这个家伙为了自己的私欲可以天不怕地不怕,真是引狼入室,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真是和了自己的心愿,说道:“既然你这样不喜欢我离开,好吧,我就在这里常住一段时间,你看如何?”

    娇娘听到这样的消息她是万般惊喜求之不得,这样,她就可以和他每分每秒长相厮守在一起。但是,此处不能与他在此快活逍遥,得找个无人打搅的地方才是,想了想,想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极其适合他俩鬼混,想此拉上义泉说跟我来个地方。顺便端上了水果盘。

    出了门往左走不到五十米有一间五十多平米的房间出现在义泉面前,打开房间门走了进去,来到靠墙一墙角处按下了一个绿色红木桩,木桩不大也就两根手指粗,接着,一道小门从后墙一角开了。门不大,只有一米见方。随后他俩就进了小房间,小房间里面有台阶,大概走了三十步到底了。娇娘说:“你就住这里,我会每天送饭菜过来的。”说着将手中的水果放在屋子中央摆设的桌子上面。

    房间有床,被子,还有梳妆打扮用的东西,总之,一应俱全。义泉满意的点点头说:“好,我就住这里。”但是他不知道这是一间干什么用的房间。娇娘回答这是她和公孙常胜避暑的地方,让他安心养伤。

    白衣郎君一行来到滁州后,逍遥一郎就想起了红宵那个地方,同时也想到了绿凤,虽然嘴上说如何对付绿凤,但在心里却是希望绿凤不要与他们见面,免得自己担心。

    到了滁州雷行和华宇自然忘不了红宵之事,但绿凤是逍遥一郎的救命恩人于是他们也是装作不知道,可是总有人记得他们的一路经过。

    颜真卿说:“记得你们说过,滁州是你们噩梦的开始,那么,红宵在哪?带我们去好不好。”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呀,逍遥一郎,雷行和华宇都对颜真卿的问题极其讨厌,三人都是望着颜真卿,觉得他应该是个哑巴才对,因为,他不说话没有人把他当哑巴看待。但是为了大局,他们再是为难也得带领大家去红宵,于是逍遥一郎领头走向红宵。

    曲曲弯弯的路,让他们着实一顿好找,原来那条路怎么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雷行摸摸头说道:“应该不错呀,就是这条路呀。”

    华宇也说不错,就是这样走的。

    但是此处就是没路的一点痕迹。众人只好四处展望希望能发现一点线索。此时此刻,他们位置在于一片花海的边缘,因此,有种淡淡的花香味飘至他们四周将他们统统包围,突然,四处飞来了短箭。六门约的人对于暗箭伤人这一招式可以说小菜一碟,因为他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每到一处总是很警觉,所以,飞来的短箭就让他们有意识的叼在嘴里,夹在指间,而欢乐七身他们武功低微可以说花拳绣腿怎么做到防范意识到位呢,因此全部被短箭伤着了。然,白衣郎君逍遥一郎和雷行躲过了短箭攻击,则华宇不能幸免于难被伤到了,在短箭结束时,他们迅速的离开此处,找一平地后,欢乐七身坐了下来,由于短箭插的只是皮肉,于是他们拔下了短箭,脱去衣服一看,大家傻眼了,因为,皮肉成黑色,无疑,中毒了。

    六门约的人只好将他们伤部穴位分锁,目的就是不让箭毒扩散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