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之行动真是折了妇人又折兵,白衣郎君心中十分不爽,决定独自走一遭红宵。有了这样的决定,因为他知道,在此有暗伏机关,那么,红宵一定在附近。

    说道:“各位,你们快些离开这危险之地,找寻毒圣为他们解毒,待我查得确切位置我再与你们会和。”

    无己老人上前一步说道:“在此遭此毒手,说明这些家伙早有预防,你若独自一人前往,恐凶多吉少,不如逍遥一郎与你同行你看如何?”

    本打算独闯红宵,如今,无己老人出于自己的安全给出了建议,白衣郎君只能欣然接受。

    雷行也不甘心留在大家一起,觉得应该与他俩同去冒险,于是说出自己的理由。虽然华宇身受其毒,但是有大家的照顾,他相信,华宇的毒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所以要求与白衣郎君一同前往红宵。白衣郎君琢磨一下后决定他们三人来个大冒险,闯进红宵。

    走原路,肯定是自投罗网,应该绕道而行。结合逍遥一郎之前走过的路线,他们觉得照此路线而远之,但是,应该在二里地之间的距离行动,较为妥当。果然,顺利的来到红宵外围之地。就在他们翻越围墙之时,来了一大队红衣女子将他们统统包围。红衣女子各个手持利剑,恶狠狠的注视着他们。

    领头红衣女子道:“什么人?敢闯红宵。”

    逍遥一郎依然用那招嬉皮笑脸来对付红衣女子,但是无用,反而惹恼了她们。要是区区这队二十几个人,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将他们搞定,但是,突然,他们的头顶传来话说“胆子不小,还是老规矩,擅闯红宵者死。”

    此话已出,白衣郎君就听出那嘶哑的声音,不错,就是此人将自己送进了师傅的山洞,于是急于想见见此人,但是,等了好久也没见到此人,而是出现了逍遥宫的八大高手。

    笑面虎皮笑肉不笑说道:“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看来,你们追的很紧呐。”

    逍遥一郎根本不想与他们说话,于是叫道:“少废话,尽管放马过来。”

    面对这些家伙,着实需要一番好斗,不然,命就会搁在这了。白衣郎君好好分析一番。如果他们一起来,反而施展不开他们的本领,确定,他们会分两组上,这样,一来消耗我们的体质,二来也不会伤到自己人。果然,他们议论一番四人一组攻向他们而来。这样的攻击,白衣郎君正是需要,因为,这样的分配,他们必败。

    第一轮由长枪鲁一手,快刀尹更,长鞭乙狼还有笑面虎。为了不让对方得知自己手持乌金剑,于是用了他的随手宝剑。四比三的对决,劣势自然属于白衣郎君他们,眼看就要被人家生吞活拿了,白衣郎君晓得,要是再不拿出乌金剑,恐怕这一关难过。

    其实乌金剑在自己背上,已经在愤怒的抖动,因此迫不及待的要出鞘。拔出乌金剑,八大高手各个傻眼了,因为,他们此时此刻觉得,逍遥宫的乌金剑是不是被盗了。不错,那剑色,那发出的一闪一闪的亮光极其相像。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各个相互对视,心中都在猜疑,是不是乌金剑真的被盗了?

    因为他们出门已有一月有余了,完成任务后,奉独孤剑命令留在红宵,以防六门约的人来此闹事,于是周围设伏了好些暗器。对于这些家伙的到来,他们没有在料想之中。为了以防万一,因此加强了防范,但是就这样,还是有人悄无声息地进入了红宵外围。

    白衣郎君手持乌金剑,用上了劈月剑法,随即,一道紫色剑气随着剑的挥动而挥动着,一时,八大高手无可奈何,只有节节败退。

    就在他们无计可施之时,绿凤面遮绸缎挥剑阻止了白衣郎君的进攻。

    就在白衣郎君亮出乌金剑时,红衣女子也是惊讶,于是速去告知绿凤,说是奇了,外面又出现了一把乌金剑,出于好奇,绿凤赶了过来。原本,绿凤打算不出面这些事情,因为有些事情她下不了手。来此见八大高手被人家打的落花流水这才出手阻止。

    两把乌金剑同出一辙,因此,它们的威力也是相互的,只不过区分自身的内力如何。

    绿凤内力自然不是白衣郎君的对手,但是她的凤凰剑法独步武林。白衣郎君内力自然是胜过绿凤,但是剑法的确不如绿凤,因此,两者相互对等,他们只能以平手对立。

    经过百招殊死对决,两人没有划分出高低,也没有伤到,可谓点到为止,当然,别人是看不出来的。

    绿凤收剑双手供礼说道:“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来了,不过,在我们看来,你们还是来迟了一步。”

    绿凤之言,自己的行动都在他们预料之中,可想而知,这些家伙多会玩心计。白衣郎君由衷的佩服这个独孤剑。再这样斗下去,对他们三人绝无好处,应该见风使舵,说道:“今日之战,领教了绿凤姑娘你的绝招,真是令人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