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凤见逍遥一郎在一旁无话可说,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看来,他已经将过去的事情忘了,这样也好,以后就不会有太多的顾虑了。(书^屋*小}说+网)

    听白衣郎君的话音,像是以求和平,也行,趁着独孤剑不在,让他们尽快离开,否则,晚了就来不及了。

    说道:“你的功夫也不错,使我懂得了人外有人,领教了。今日之战,属我们平局,所以,你们可以离开了。”

    对于这样的决定,八大高手岂能愿意,各个意见撅起。

    尹馨刀客说:“不能将他们放走,否则,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绿凤不予以理睬说:“我意已决,休得多言。”

    白衣郎君三人快速的离开了,但是笑面虎不解气,于是在白衣郎君离开之时,铁扇一摆,七八枚暗标急速而出飞向他们三人。由于在背后偷袭,白衣郎君逍遥一郎都躲过了暗袭,唯有雷行被伤着了,暗标扎在了屁股上。即刻,雷行感觉好渴,接着伤口大量出血不止。

    笑面虎实施完暗袭之后就快速的离开了,因为他知道,绿凤一定找他要解药,于是急速的走了。

    白衣郎君见到雷行伤势说道:“你们行事也太过卑鄙了。”逍遥一郎生气的说道:“这是他们一贯的做法。”转身说:“请拿出解药。”

    绿凤对笑面虎的所作所为也是极为生气,她没有想到笑面虎会来这一手,暗箭伤人。转身要的解药,可是笑面虎早已走了,已经无影无踪了。此时此刻,他也是没有办法了,难看的表情觉得自己无法下场。面对逍遥一郎要解药,绿凤毫无办法只是无奈的看着逍遥一郎。

    白衣郎君此时此刻很是生气,但是不能与他们决斗,要是拼下去,结果只有一个,三人都会撩在这一个也别想走。冷静的说:“我们走,寻得神医给雷行治疗。”逍遥一郎明白他的意思只好离开了。

    离开红宵,就是逍遥一郎他们走过的路一点都不错,往前走十里地,是一个小镇,镇上人也算多,就在他们想找个地方坐下,然后找个医生为雷行治病,这个时候迎面走来几个喇嘛与他们碰面了。由于他们扶着雷行不便让路,因此挡住了几个喇嘛的路。喇嘛也是横冲直撞,所以,根本就不把中原人士放在眼里。一路走过一路让人骂。

    一喇嘛恶狠狠骂道:“让开,不想活了。”逍遥一郎也是不依不饶说:“同是走路人,为何你们不让开。”

    喇嘛怒了骂着就是冲上前来照打逍遥一郎。几招过后,逍遥一郎就知对方的功底如何,所以,逍遥一郎不想让他多出丑,于是一掌打在喇嘛的腹部退后了十几米,然喇嘛还要上前比拼但被另一个喇嘛拉住了,别惹事生非,恐节外生枝,找宝贝要紧。

    喇嘛很是不服气,“就这样便宜他了?”

    “大师兄说的对,我们还要找寻宝贝呢,僚机,听话。”另一喇嘛见逍遥一郎的出手迅速,在比试也是羞恶自己,于是就让僚机住手不要再出丑了。

    “僚化师兄,你就知道这样做,息事宁人。僚架大师兄,我们走。”僚机很生气的说:“若不是我的两位师兄拦阻,我才不会轻易助手呢,哼,算你们走运。”

    喇嘛也就二十左右,那个僚机也就十七八岁,虽然武功不好,但是他嘴上却不饶人,逍遥一郎想想他样就是好笑。白衣郎君见几个喇嘛行事匆匆看来有要事,想到他们来自番外,或许对逍遥宫的毒一定有所了解,于是说道:“几位,慢走。”

    喇嘛们听到白衣郎君的声音停住了脚步,僚机说:“怎么,你也想和我过几招?”白衣郎君微笑说道:“当然不是,而是有事请教。”

    有事请教?喇嘛们不敢相信。

    僚机试问:“真的?”

    “真的。”

    “哈哈哈,你们对我们这般无理,所以,知道也不告诉你。”僚机自信的说着。僚化道:“师弟,不要。”转脸“不知你要问何事?”

    话意对上,于是白衣郎君请三个喇嘛来到一个就近的凉棚下面,要他们看看雷行的伤口,是否晓得其毒的工艺配置,看后,喇嘛们用藏语相互讨论了一番后,僚架说道:“此毒乃西藏藏红花为原料,又加多种毒蛇的毒汇聚于此,所以,你朋友的伤口才会流血不止。对了,他渴不渴?”

    “渴。”

    “渴?就对了,你们今日遇上我们,算是找对人了。”僚架自豪肯定的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