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醒了的欢乐七身,飞客大侠向他们打了招呼,感觉怎么样?欢乐七身都说很好,只是头有些发疼。

    颜果卿见礼道:“大师你好,想必是您救了我们,谢谢你。”说着就要跪地拜谢救命之恩。飞客大侠忙拦住颜果卿,不要如此说:“举手之劳,不必多谢。对了,你们怎么称呼?”

    欢乐七身和华宇一一自我介绍后,大家都想知道他们的救命恩人的名讳,飞客大侠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是要他们安心养伤,日后会知晓的。

    独孤剑收拾了六门约的人得意洋洋的回到红宵后,八大高手将放走白衣郎君一伙的事告诉了他,得知没有处死来犯之敌的消息后他大发雷霆,叫人叫去了绿凤,要她给个解释。

    听到独孤剑唤自己,自己已经知晓是为了什么事,所以想好了答案,再独孤剑问自己之时,假装为难想了半天说道:“老宫主莫生气,听我慢慢解释。此三人武功低微,我觉得他们日后也不成什么气候,所以自己做主就放他们一条生路去了,老宫主你已经练成了幻影大法,区区小辈何足挂齿呢?老宫主武功盖世,定会一统江湖的,我祝老宫主早日完成大业,荣登武林宝座。”

    听到绿凤一阵阵的夸奖,独孤剑不再是怒气丛生,有心打她一个巴掌出出气,又是于心何忍,毕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犹如自己的姑娘一样。虽然知道绿凤这番话不是得理的理由,但是自己又不能斤斤计较下去。看来,指着她杀人,完成自己的目标,很难。

    “我警告你,以后要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是,下不为例。”

    绿凤领命看了八大高手一眼,那眼神告诉他们,走着瞧。

    原以为这次之事能将绿凤的总管拉下马,但是没想到独孤剑就这样草草的了事了,他们大为失望的看着独孤剑,希望改变他的决定。但是独孤剑没有照着他们的意思去做,而是要他们加紧守卫以防不测。令,一,派一队红衣女子在滁州大面积搜寻他们,一旦发现无需通报就地歼灭。二,借此机会,荡平华山大华门和青城派,一个不留应斩草除根,要绿凤和八大高手在一月之内完成任务。

    白衣郎君一伙在滁州转了好些时间,就是没能发现六门约的人的一丝痕迹,这个时候好像是渴了便找了一家茶店喝几碗茶再慢慢找寻他们的下落,他们还没有把茶倒好,此刻,一群红衣女子整齐有序的但是表情恶狠狠的一路狂找,好像在追查什么人。

    逍遥一郎说:“要不要我们跟过去?”白衣郎君摇摇头说:“看他们这般紧急,看来是在找寻什么人,所以,我们没必要理会,先看看情况再说。”说着,他们将自己的脸隐蔽了起来。

    大街上穿白衣服的男子胜多,因此,她们拦住他们一一对比后,不是要找的目标就放了他们,重重复复一连十几个都如此,这样的动作,告诉了白衣郎君他们,她们再找自己。毫无疑问,就是在寻自己,自己就是他们的目标。明白了她们的意图,白衣郎君示意撤走。放下了些许银两来到了茶店后堂问了老板哪里有出路,老板告诉他们自己店后堂有一小门可通另一条街道。他们谢过老板给了银两快速的离开了此地。就在他们刚走,那些红衣女子就查到了他们这里。老板拿了银两当然是什么都不知。

    另一条街道就是飞客大侠为无己老人他们疗伤的客栈,白衣郎君他们就躲进了此客栈。店小二很有礼貌的招呼了他们让他们坐了下来,然后倒上了好茶问吃点什么?

    白衣郎君担心红衣女子再次找到此处,于是警觉的说要到二楼用茶并要了一间客房。到了二楼,华宇正好从三楼下来,见是雷行他们便叫了起来。

    雷行说了来到客栈的原因后,华宇明白的也说了这里的情况,得知无己老人清苦大师还有子云子已受重伤就在三楼养伤消息后,白衣郎君的料想得到了验证。

    来到三楼见到了受伤的无己老人一伙后,逍遥一郎趴在无己老人身上痛哭流涕,说自己不该离开。

    雷行问华宇他们的伤,是怎么得解的,华宇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白衣郎君自从来到三楼就注视着面前这位解毒高手,看他器宇轩昂足有四十五岁以上,面目有神,动作精干,着实是一位可敬的前辈,于是见礼说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晚辈有礼了。”

    飞客大侠见到白衣郎君的样子,觉得好生有熟,似曾在哪见过一样,但是,就是想不起来。说道:“路见不平当拔刀相助,所以,举手之劳不必言谢,客气了。”

    白衣郎君自然是要知道飞客大侠的名号,但是飞客大侠说什么也不告知说日后会知晓的。白衣郎君只好先将这一问题放在了一边不再提起,相信,日后会知道的。

    飞客大侠对他们的到来觉得蹊跷想知道原因,因此白衣郎君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个清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