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客大侠思索一时说:“看来老贼就在这个红宵里面,所以早有了准备,以防你们的突袭,结果,你们毫无防备的就中了他们的伏击,因此,你们的大意让你们损兵折将几乎全军覆没。瞧,无己老人,清苦大师,还有子云子现在生不如死,而柳一天还有上官一已经气绝身亡了。”

    白衣郎君听到飞客大侠的分析后,觉得自己真没用,为什么要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化,为什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飞客大侠读懂了白衣郎君的心思,说道:“不要自责了,有些事是无法预料的,节哀顺变吧。”

    逍遥一郎擦了一把泪水问道:“大师,我师父他没事吧?他的伤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飞客大侠说道:“无己老人性命是无忧的,这一点你放心,至于伤,按伤势的分析,最少也得三个月。”

    “大师,再有没有更好的疗法了?我希望师父很快复原。”

    “我说的已经是最快的预测了。”

    白衣郎君想了想无己老人他们这么深厚的武功,为何就这么脆弱的轻易被对手拿下,觉得不解,说道:“大师,这些前辈们武功卓绝,堪称武林泰斗,怎能就被伤的这么惨重,还请大师解说。”

    “据我的了解,他们应该也是被人暗算了,然后对他们实施了毒手。”于是将小卒之言说与大家了。“如果不是有迷药的迷惑,我想,他们也不会伤的如此严重。”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白衣郎君说道:“独孤剑,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飞客大侠拍拍白衣郎君的肩膀说道:“言重了,记住,独孤剑现在武功非常厉害,所以,切不可轻举妄动,否则,就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其实,我一直在想,这个独孤剑就凭他的剑法怎么的也不能将,武林六门约的人齐刷刷的一力拿下,还碎骨了,我就在想,难不成他又练就了一套别的什么武功?”

    白衣郎君想到在山洞里面的情景,他们兴师动众为的就是得到那本达摩大乘金刚经,但是这般经书内容到底说的是什么他一无所知,问道:“大师,那本达摩大乘金刚经主要内容是什么?”

    飞客大侠眉头一皱说道:“难道与此有关联?”

    “是的。”

    飞客大侠想了一想说道:“据我所知,里面内容与内功心法有关联。”

    听到这样的解释,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不错,就是得到金刚经,用其内力来练就他的一个新的武功。

    因此,独孤剑假死的理由也就顺理成章了。白衣郎君点点头,“高明,佩服。”

    众人对白衣郎君的自语莫名其妙,各个不解。

    逍遥一郎问道:“白兄弟,你说这些话是何道理?”

    这个时候,飞客大侠才注意到逍遥一郎和白衣郎君的长相,发现他们大致相同,心中疑问,他们是兄弟还是巧合?

    白衣郎君将他分析后的事情一一摆出后,大家有的懂些有的好似在听天书。不过逍遥一郎还有飞客大侠却是听得一清二楚了。

    逍遥一郎说道:“这样的解释应该可以成立了,没想到这个独孤剑用心真的颇深,怪不得你要佩服这个老贼。”稍停又说

    “大师,敢问你给师傅吃的什么药?”

    飞客大侠道:“接骨丹。”

    “接骨丹?听起来好熟悉,好似在哪里吃过。”

    听到接骨丹这味药,雷行和华宇就想起了他们被独孤剑打下山崖,也是碎骨,最后幸得华前辈找来毒圣为自己接骨,用的就是接骨丹,难道,接骨丹是此人炼制?不,毒圣说的清楚明白,我们服之是首人别无他人,这个理由就足以说明,此药是毒圣所炼。

    雷行提醒逍遥一郎说道:“你忘了,我们在崖底就是所服毒圣给的接骨丹才好的。”

    逍遥一郎终于想起来了,不错,可是药丹怎么又出现到大师手中?问道:“大师,你认识毒圣前辈?”

    飞客大侠也是一蒙,难不成这些小子见过秀红?也是,秀红近日行走江湖难免不可能见过他们,问道:“你们在哪见过毒圣的?”

    逍遥一郎将他们三人的受伤经过讲述一遍后,飞客大侠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白衣郎君接问:“大师,能不能告知你和毒圣是如何认识的,我们好期待呀。”

    飞客大侠微笑着说道:“日后你们会知晓的。对了,还有一个问题我没有搞清楚。”

    什么问题?大家都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