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问题?大家都想知道。

    “就是你们两个的长相。”说着指着白衣郎君和逍遥一郎。“你们说说吧。”

    白衣郎君看了一眼逍遥一郎说道:“我们也搞不清楚。”

    逍遥一郎说道:“是巧合。”

    飞客大侠默然的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逍遥一郎说道:“大师,我师父他们就在此养伤吗?”飞客大侠肯定的说道:“不可,他们在此只需要三日就好,否则,夜长梦多。三日后,他们就可以明白过来了,接下来,就是专心养伤了。”

    白衣郎君来到死去的上官一跟前说:“大师,我们该如何安葬上官一和柳一天?”飞客大侠说:“此事我们不已出面,如果可以,我想把他们的弟子叫来,这样比较适宜,但是,华山和青城都离此胜远,为了不让他们的尸身腐烂,所以,还是尽快下葬,之后再把此事告知他们的弟子就好。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大家想一时,都觉得就这样办,或许是最佳选择,所以各个没有意见,也就是默许了。

    白衣郎君道:“依大师之意,有什么人办这件事比较得当。”

    飞客大侠走了几步说道:“经过一番琢磨,我觉得此事非店老板不可。”

    于是华宇叫来了店老板,然后将事情说后,店老板满口答应,一切按指示就办。

    滁州的大街小巷十分繁华,人来人往好个热闹。她们见到好玩的好吃的都想过把瘾。

    小翠看着甜如蜜的糖葫芦说道:“小姐,有糖葫芦。”鹿慧笑说:“想吃就拿几串吧。”问公孙雯说道:“你们也来几串吧。”公孙雯对糖有些不喜欢,所以对糖葫芦也就没什么兴趣,但是鹿慧又那么热情,此而不好推辞,只好嗯了一声。

    鹿慧拿过两串糖葫芦递给了公孙雯,然后自己拿了一串尝了一口糖葫芦,感觉很甜很脆,说道:“挺好吃的。”公孙雯和雨露个吃了一口后,果然,甜,脆,真的好吃。

    四串糖葫芦,她们每人一串吃的赞不绝口。

    这日,雷行在门口观察红衣女子的动向,已有情况立刻告知楼上之人做好一切准备。老远,他发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面容,定睛看去,果然是他朝思暮想的鹿慧鹿大小姐,他擦亮眼睛,喜出望外,差点蹦了起来。想迎面去打个招呼又怕自己暴露,只好躲在门内等待他的心上人到来。一秒两秒,终于等到鹿慧到了客栈门口。

    声音不大,不过足能让鹿慧听到他在呼唤她。“鹿慧,过来。”

    听到声音,鹿慧觉得此声音有些熟悉,想来想去知道了是谁在叫自己。掉头一看,果然是雷行说道:“你怎么在这里?”话落,脑袋里面立刻反应出一个问题,既然见到了雷行,那么白衣郎君和逍遥一郎就算是找到了笑道:“终于找到你们了,太好了。公孙雯,我们找到他们了。”说着拉起公孙雯向客栈里面走去。

    公孙雯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听到她说终于找到了,想来,白衣郎君就在眼前,于是跟着鹿慧进了客栈。

    雷行问道:“你们怎么也在滁州?”鹿慧说道:“当然是冲着你们来的呀。”雷行有些懵懂:“此话怎讲?”

    小翠嘴急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后“这下你该明白了吧。”

    雷行点点头说明白了问:“鹿慧,这位姑娘是谁?”鹿慧语气甜美说道:“他可是白衣郎君白公子的情妹妹呀,快说,白公子在哪?”

    雷行对公孙雯打了招呼说道:“白大哥就在三楼,你们跟我来。”

    来到三楼,白衣郎君和逍遥一郎两人正在为无己老人和清苦大师输入一些内力将他们的一些****打通,这样,伤势就好起来快些。

    飞客大侠也在为子云子打通穴脉,这样,三人形成三字形,相互接力,相互流通内力。

    看到这种情况,鹿慧一伙站到了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们,待做完内力疏通后,几人吐气收功。

    鹿慧迫不及待的来到他们面前微笑的说道:“我们又见面了,没想到吧。”

    白衣郎君和逍遥一郎都是一惊,她不是去了京城吗?怎么又在滁州,真是意想不到。

    逍遥一郎问道:“鹿姑娘,你来滁州只有你一人吗?我怎么没见着你的父亲。”鹿慧道:“当然不是一人了,瞧,哪还有一位呢。”说着跑到公孙雯面前说道:“别害羞嘛。”

    白衣郎君一眼就认出是公孙雯,虽然几月的分离他也是无时不刻的想念着公孙雯,今日得见,即刻化去了相思之苦,不由的走向公孙雯,想起第一眼见到公孙雯的情景。那情景让他终身难忘,说道:“你是怎么来到这的?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由于人多的缘故公孙雯脸红的没有张嘴说话。雨露说:“小姐为了找你,吃了不少的苦头,日后你要好好对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