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人多的缘故公孙雯脸红的没有张嘴说话。雨露说:“小姐为了找你,吃了不少的苦头,日后你要好好对小姐。”

    白衣郎君点点头说道:“那是当然。对了,你们吃饭了没有?”

    雨露说道:“没有,本想吃饭来着,雷行把我们叫了进来,不然,我们就会错过了相逢的机会了。”

    逍遥一郎对鹿慧说道:“我们也一起去吃点饭吧。”鹿慧点头答应了。

    华宇说道:“我们这样出去恐有不妥。”

    华宇之话提醒了大家,为了大家的安全,颜果卿提议,让店小二将饭菜送至这里。

    饭后,公孙雯才想起鹿慧的话,原来,他们真的很像,要不是白衣郎君过来,她是不会相认白衣郎君的,因为怕认错了人。

    颜真卿说道:“看来你们两个有好多悄悄话要说,不如你们到小屋去吧。”

    白衣郎君说也是,于是拉起公孙雯来到了隔壁的小屋,小屋非常简陋,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了。两人就坐在了床上说起了悄悄话。

    白衣郎君道:“路途遥远,你们一路奔波,肯定劳累了,这样,你就在这床上休息一会吧。”公孙雯道:“我见到你我就不累了。”

    “说说,你们一路艰辛不?”

    公孙雯想了一会儿,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说道:“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找到你们了,不然,我都不知道下一步会到哪里。”

    听后公孙雯的诉说,白衣郎君气恨那几个恶人,如果下次见到他们决不轻饶。说道:“没事就好。”

    公孙雯怎么的都不想再回去,一心随白衣郎君出生入死找寻他的义父。

    “白大哥,我想和你一起闯荡江湖找寻你的义父,你愿不愿意带着我?”

    白衣郎君自然是求之不得,但是,江湖险恶,稍不留神就会被恶人算计,为了公孙雯的安危,我还是让她回去,这样,她就会很安全的。说道:“我当然愿意了,很希望和你形影不离,只是,我要走的路十分艰险,而且也很危险,我说的这些,刚才你也看到了,所以,我们现在处在危险的地缘,更要紧的是我们现在还不能见人,因为危机四伏,要是抛头露面,然,危险重重。这样的场合,我怎么能让你跟着我吃苦受累呢,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我觉得你还是回长胜教为宜,待我把这档子事有个了结时,我就去找你。雯,你看怎么样?”

    公孙雯当然是不愿意了,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是,我不怕,我也愿意和你一起战胜恶魔的,真的,我有这个信心。”

    白衣郎君看着公孙雯那天真的表情,真的愿意和她从此不分离,一生一世,但是,独孤剑这个魔头几乎是无恶不作,为所欲为,前方的路定是忐忑艰辛。说道:“雯,听我的,回去,你的心我是懂的,我很快就会找你的,相信我。”

    公孙雯看着白衣郎君,知道他在为自己着想,可是自己一人呆着又有什么意思,虽然江湖险恶,好歹自己也算是一个有了钥历江湖经验的人了,有什么可怕的。说:“白大哥,我觉得你说的这些是不是太过了,别忘了,我也是一个老江湖了。”

    白衣郎君微笑着摇摇头,语气很甜的说:“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呀。”

    看着白衣郎君的样子,公孙雯越看越喜欢,怪不得自己就是认定了他。说道:“白大哥,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了,换个话题吧。”

    “可以呀,说吧,什么话题。”

    “就是关于你的义父,找到了吗?或是有消息了吗?”

    这个问题,白衣郎君也是着急,但是,人海茫茫,找人就如大海捞针,所以,急不得。

    说道:“义父的消息是有点,但是一直无缘相见,所以,就到现在了。对了,你父亲公孙常胜还好吧。”

    “嗯,好着呢。白大哥,我有个问题一直装在心里好长时间了。”

    “什么问题,尽管说,我洗耳恭听。”

    公孙雯犹豫一时,觉的还是说出的好,说道:“白大哥,你喜不喜欢我?”

    这个问题,白衣郎君很早就有了答案,当然是喜欢了,说:“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非你不娶。”

    公孙雯毫无犹豫的说:“我也一样,非你不嫁,不论你走到哪里,我都伴随着你。”

    话落,禁不住一头扎进了白衣郎君那温暖的怀抱里,不顾姑娘家的羞涩,紧紧的抱住白衣郎君的腰,享受爱情的美好。她那种温情,那种自信,使得白衣郎君无法拒绝,于是也紧紧的抱住了公孙雯。即刻间,眼中呈现出第一眼见到公孙雯的样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