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间,眼中呈现出第一眼见到公孙雯的样子来。

    她漂亮的容颜,那么的楚楚动人----------

    也许是自己的红粉恋人,也许是第一次搂抱异性,所以有些激动,不由的抱得公孙雯更紧了,直到公孙雯出气困难时,她才用力推了推白衣郎君,说道:“你把人家抱得太紧了,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听到公孙雯的诉说,白衣郎君这才焕然大悟的松开手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稍停一时,白衣郎君让公孙雯说说,这一路来此,都遇到了那些事,公孙雯当然是直言不讳,从出门到这里整整有了三个月时间,把每一天的过程叙述了个清清楚楚,说完后,她也觉得江湖险恶,处处危机。

    说道:“如果有你在我身旁,我就不会怕,所以,我要时刻不离开你,我要你分分秒秒保护我,爱护我,日日夜夜守护着我,你愿意吗?”

    白衣郎君对公孙雯这份执着感动了,说道:“愿意。”

    雨露像疯了似的跑了进来,也不管白衣郎君和公孙雯说什么,进来就说不得了了,那些红衣女子快进来了。于是他们都走了出去。

    飞客大侠在客厅里面慢慢的细思量,要是红衣女子到来该如何退敌。客厅里面,人已经到齐了就差白衣郎君和公孙雯了。见到白衣郎君的进来,飞客大侠说道:“你总算是来了。”

    鹿慧走到公孙雯面前拉起她的手,说道:“这气氛太紧张了。”公孙雯说道:“因为,这里有伤员。”

    看这样的局势,白衣郎君感觉到来敌已临近,只不过还未曾查到这而已。说道:“大师,你有何主意?”

    飞客大侠说:“想来想去,都没有一个合理的,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白衣郎君知道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决定,因为它关系着很多人的性命,所以,性命攸关之事,绝不能马虎,不由得看了看死去的柳一天和上官一,猛然,一计上心头。

    “为今之计,别无他法,只有安葬柳一天和上官一了。”

    大家细细思量后,觉得此计胜妙。幸得老板早已买好各种急备需,准备明日安葬,这下好了,一切顺水推舟,眼前最重要的就是乔装打扮一番,就可依计行事。还不等红衣女子冲上三楼,他们装扮了死者的亲朋好友,各个哭泣。

    原来,他们将柳一天和上官一的尸身留在了客栈藏了起来,待他们走后再买两副棺材,接着悄无声息地夜里将他俩安葬就好。两副棺材里面则装了无己老人和清苦大师,还有子云子。找好的抬棺材的人足有十六人,各个身板硬朗。

    其实在红衣女子离客栈百米处,华宇早就通知到了大家,所以,一切准备就是这么的快。在红衣女子进门时,棺材里面已经准备就绪,就等发鬓出棺。

    红衣女子上了三楼,见是一些死者的亲朋好友,就没有细查,掉头下了楼又来到了一楼。

    见到老板后拿出了描述的几张画像说道:“见过这几个人没有?实话实说。我们可是红宵的人。”

    客栈老板拿了飞客大侠足够的银两后,什么都不知道,就连店小二老板也是让他住口了,所以红衣女子一无所知。就在红衣女子进店时,老板就磨出去了,但是他觉得这样不妥,红衣女子们会怀疑的,于是又折了回来,刚进门,就遇到了从楼上下来的红衣女子。

    一个领头的狠言说:“真的没有见过?”

    店老板一口否认了,没见过。但是那群红衣女子却是觉得店老板的态度反常,于是施加压力说道:“千万别撒谎,后果很严重的。”

    店老板拿了客人的钱财就得替人消灾,面对这样凶神恶煞般的红衣女子,他也是十分淡定,所以,就是不说。让他这样死心塌地守秘密的原因不只是拿了人家钱财,最主要的是他也知道,上面之人绝非一般,而是一伙江湖好手。

    “我真的没有见过他们,要是见过,我岂敢隐瞒,还请你们仔细盘查他们,以免冤枉好人。”

    红衣女子们很生气的走了。

    此时正值午时,正好是出殡的好时辰,大家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等飞客大侠宣布起棺。

    店老板来到飞客大侠身边说道:“大侠,我可都按照你的意思办了,你说,我会不会有事?”

    听到店老板幼稚的问题,飞客大侠怎么回答他,要是实言相告,他必定会随时翻脸,到时,受伤了的无己老人,清苦大师,就走不了了,想来想去,还是再给他些银两让他办好一切就是了。想此,从衣袖里面掏出了一定银两说:“将我交代的事情办好就行。”话落,将银两给了店老板。店老板收的钱已经够多了,说什么也不能再收了,于是动作有些推诿,但是,一个做生意的人见了银两怎么不眼开呢,最后,由于钱的诱惑他没有拒绝,如数的接受了,答应一定将事情办的漂漂亮亮。

    唢呐吹起,棺木抬起,还有前方撒纸钱的人,他们精神备至,高高兴兴的往前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