唢呐吹起,棺木抬起,还有前方撒纸钱的人,他们精神备至,高高兴兴的往前走。

    绿凤对白衣郎君手持之剑与自己的乌金剑十分相似,至此非常疑惑,难不成世间就有两把乌金剑?当时事出有因,也就顾不上这类问题了,现在想想,真是奇了怪了,原本想凭借这把乌金剑就可以震慑那些六门约的老头们,谁知短短数日,另一把乌金剑也现世了,与其打斗一番,看来这把乌金剑并非伪造。

    这个时候,有红衣女子报告说没有发现可疑情况,一切正常。红英不相信说难道就真的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再想想,哪儿有不对的地方。红衣女子仔细的前前后后复合了一遍,想来想去就是客栈里面出殡的事情有些蹊跷。当时,没有问是什么人,只是听店小二说是住店的客人得了疾病突然死去了,而且来了好多亲朋好友为其出殡。细细想想,真的是漏洞百出,于是说出了客栈里面的情况。

    绿凤听后红衣女子的报告后,分析,应该与白衣郎君他们没有关系说,有必要再去打探一番。此刻,独孤剑派笑面虎过来有请绿凤,说是有要事相商,无意间在进门之时听到了这个消息,因此,到了独孤剑那里就如实相告了。

    独孤剑坐在他的练功坐垫之上,思索一时说:“既然怀疑,何不追查下去。”绿凤刚要接令,独孤剑又说:“现在去,已经无用了,还是我亲自走一趟吧。绿凤,你留在红宵就好。”

    原本独孤剑唤绿凤过来也是为了两把乌金剑的事情,如今又有这样一个情况,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于是又唤来了守卫六门约的人的那些人。听到问他们这个问题时,为头的小卒已经吓得尿了裤子,赶忙跪地求饶,又将事情的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后,独孤剑觉的是自己疏忽大意了,错不在他们而是自己。于是决定带领八大高手即刻出发,决不能将他们放过。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抬着棺木,一口气出了滁州城。城外东门有一片树林他们就来到了这里,找一处平地放下了棺木,将他们受伤的三人扶了出来,觉得此地不可久留。因此迅速的打发了其他人准备出发,找一处隐蔽之地再作打算。

    滁州城离红宵不到十里地,所以,独孤剑一伙迅速的就追了过来,刚好见六门约的人准备就绪离开。“各位,咱们又见面了。”

    声音出,独孤剑已经现,离他们不到三十步远的地方,脸色显得相当得意。

    飞客大侠听声音就知是独孤剑老贼,说道:“你来的要比我们设想的要快些,佩服,佩服。”

    独孤剑见是飞客大侠有些不快,因为,他的琉钺剑法已经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所以,今日想一举铲除这些家伙看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但是,自己的幻影大法堪称世上第一,所以,他一定防不胜防。对,就这样来个突然袭击,让他措手不及。

    笑着说:“谢谢你的赞赏,就这个速度我还是嫌慢,不过好在你们还没有在我眼皮底下溜走,这正所谓,孙猴子再是神通广大也逃不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上次不想与你过手,那是因为有急事,所以,就离开了,请问,可否有兴趣,想不想知道原因啊?”

    飞客大侠不想与他斗嘴,想尽快结束这种局面,懒得误事。但是,看他这般自信,看来,必定练就了什么武功,要不然,六门约的人也不会伤的如此之惨。既然他有这个自信,何不趁机了解一下这个家伙,现在在干了些什么。

    “既然你不忌讳我们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何不顺你的意思完成你的心愿呢?说说吧。”

    “好吧,既然你这么的看得起我就简单的说说。其实我也没什么可做,只是以达摩大乘金刚经里的内功心法做引子,练了一套奇幻的武功罢了,所以,我想让你领教一下此功。”话落,速度极快的攻向飞客大侠。

    飞客大侠见独孤剑忽有忽无,一时很难捉摸,但是他的速度再是快的无影无踪来去无影,对于飞客大侠来说,还是看的见得,即使是幻影也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但是,周边的人却是看不见独孤剑的行踪如睁眼瞎子。白衣郎君,逍遥一郎对独孤剑的出手根本无法看清,别说是一起出手,对付独孤剑了。

    飞客大侠见独孤剑的手似一把利刀向自己劈来,于是毫无顾忌的挥动长剑迎面攻击而去。由于独孤剑的幻影大法也只是练到了三层,所以,他也无法将飞客大侠制服,反而招招小心,以防不测。

    教练了一时,。无法分出输赢,有意识的双双都停手了,各自一方。

    飞客大侠的琉钺剑法的确厉害,独孤剑不得不佩服。前些年,自己的青红剑法独步武林,但是这个家伙不知死哪里去了,从江湖上消失不见了,再见时,他的剑法更是厉害了。不论怎么说,今日之战务必要他们死,否则后患无穷。于是又想来一招,迷药。

    但是,这一招对在场的大家已经没有用了,因为,他的一举一动大家看的清清楚楚,就在他出手散迷药时,众人的举措很快,都是拿出了一块布子,系在了鼻子上,这样,迷药再是厉害也是一无用处。

    飞客大侠觉得反攻的时刻到了,挥挥手示意大家一起上奋力抗敌,力争取得胜利,因为,成败就在这一局。成则大家安全,败则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