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客大侠觉得反攻的时刻到了,挥挥手示意大家一起上奋力抗敌,力争取得胜利,因为,成败就在这一局。成则大家安全,败则全军覆没。

    有了迷药的空气对大家定是不利,所以,他们早已备了水,就是以防万一,没想到就是用上了。大家一哄而上对付气势汹汹的独孤剑一伙。

    独孤剑依然有飞客大侠照顾,其余的八大高手则是由白衣郎君和逍遥一郎为主对付,因为其别人无法近的了八大高手,就算是几人围攻一个,也是无力而为,因为他们的各种兵器让人防不胜防。所以,其他人只好无奈的站在一边。

    八大高手对白衣郎君的乌金剑已是害怕,因为,他们太了解它的自身力量了,但是,独孤剑在此,他们就是硬着头皮也得上。虽然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是八人齐攻那就是再好的武功也无法施展,反而让白衣郎君的乌金剑一展风头。只见那道紫气有声响的情况下攻击他们,使得他们无法再施展自己独有的武艺,只能躲避对方的乌金剑。

    白衣郎君能得到这样独上的地位,都是因为先下手为强。

    八大高手战了一阵后,实在是无能为力了,所以退了下来站到了一边。

    公孙雯见白衣郎君的确厉害,上前说:“郎君,你真棒,我为你自豪。”说着看着乌金剑摸了几下说:“我能不能用它?”白衣郎君笑道:“当然可以了。”说着将乌金剑给了公孙雯,公孙雯接过剑在手里耍了几遍,但是没有刚才的那种反应说道:“奇了怪了,是不是我的内力有限呀。”白衣郎君说道:“不是,只因它是一把有灵性的剑,所以,你使之,它不会发出威力的。”公孙雯明白的点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好奇怪奥。”

    独孤剑与飞客大侠比斗了半天也是没有占到一丝便宜,只能是平局收场,又见自己培育的八大高手也是一败涂地心里十分恼火,原本一力收拾这个残局,没想到这个多年的宿敌飞客大侠又在这,真是天不佑己,罢了,今日想一举消灭他们是不可能了,看来只能是再等机会了,因此,再战也是徒劳。

    飞客大侠也想报十几年前的仇恨,但是,自己隐蔽江湖尽二十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一战,可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即使是自己的琉钺剑法天下无敌,如今,怎能耐他。不由的两人相互遥望着。

    独孤剑说道:“看来今日一战,不能显出人多的优势,反而让我了解了你们几人都是一些武学好手,真令我刮目相看。好了,今日就到此,我们就告辞了。”

    飞客大侠说:“不送了。”

    走了独孤剑一伙,大家真是高兴,虽然不是大获全胜,也是完美的一战,起码不失风格。

    飞客大侠让大家收拾东西即刻出发,以防老贼突然偷袭。走过树林,来到了一片空地,空地足有三十步宽四十步长,看起来就像一个被人整理过的平原,周围还有好多树,真是绿树成荫。伤者就安置在了阴凉之地,又给了好些水喝,以防迷药的作用还没有消失。

    天渐渐的阴暗了下来,看起来是要下雨了。

    白衣郎君看看天气说道:“我们不能在此落脚,看,天都阴了。”

    飞客大侠观察了天气一番说道:“下雨也的两个时辰后了,我们集中力量再给无己老人他们付些真气吧。”

    就在他们付完真气时,华玲玉出现了。其实在他们来此时就已经发现了他们,待细细观察后认出了逍遥一郎,但是她奇怪,和逍遥一郎一模一样的那个人是谁?难道是他的兄弟?

    见是华前辈,逍遥一郎,雷行和华宇都见了礼。华玲玉还是一个劲的注视着白衣郎君,要是逍遥一郎不开口她是无法确认水是逍遥一郎。白衣郎君好像明白华玲玉的意思,来个自我介绍说:“华前辈你好,我是白衣郎君。”华玲玉还礼的说道:“你两长得真没有区别,真像,莫不是孪生兄弟吧?”

    白衣郎君对这个问题也有考虑,但是无己老人的解释又令他对这一问题放弃了,因为,他俩的确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说道:“不是,我们可能是碰巧。”

    华玲玉明白了再没有说什么转过身说道:“逍遥一郎,这几位是?”

    逍遥一郎一一介绍后说道:“如今我师父得救,离不开这位大师。”说着看向飞客大侠,但是,飞客大侠却是不见了,去了哪呢?逍遥一郎无法想起,因为在这个陌生之地他无从得知。

    飞客大侠的离开无人清楚,大家只是猜疑他的去向,或许是由于特别的事情吧,不告而别了。

    没有见到是谁救了无己老人他们,华玲玉只好先放下这个问题,便来到了无己老人身旁号了脉,发现和逍遥一郎那次的伤情一模一样,都是伤筋碎骨,只不过这次相当严重,是雷行他们伤情的十几倍,因此,几乎是个植物人了。从脉象得知,他们已服接骨丹,要不然,也不可能坚持到现在。拥有接骨丹之人,只有毒圣,那么,此人又是谁呢?与毒圣又有何关联呢?一系列的疑问,不能不让华玲玉好好思索一番了。由于有了稳定的真气付入,因此,三个伤者的伤情都很稳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