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一郎见华玲玉的脸色没有什么改变,看来师父他们的伤势很稳定。说道:“华前辈,师父他们的伤势应该没有恶化吧?”华玲玉点点头说道:“不错,而且已经开始有了恢复的迹象了。相信,两月时间应该能康复。”

    这样的解释,大家都像吃了定心丸似得,全都是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这时,天开始阴暗了下来,点点滴滴的雨珠开始掉下了天空。

    华玲玉说道:“我们快走,到房间去。”

    大家不知房间的位置,于是跟着华玲玉向西走了不到百步,有一间茅草屋出现在大家眼里。

    茅草屋长有二十几步,宽有七八步。周围墙上挂满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谁都不知是什么,他的样子圆圆的长长的,有手掌一样粗。这是什么呢?华玲玉看出了大家的意思忙解释是西葫芦。

    有了地方住宿,大家都是很满意,这么安全的地方,大家又是有些担忧,于是对此地谁是主人特感兴趣,因此问了华玲玉,华玲玉的解释让他们都是满意,因为是自己的所造之地,请大家放心就是。

    雨下的越来越大,倾盆大雨一点都不夸张,房间一点雨都未能掉进来。外面的雨水瞬间成河流向房间两侧,要不是门槛高,雨水会毫不犹豫的冲进了屋里。

    这个时候,华玲玉又想起他们三个离开自己后是否顺利,逍遥一郎只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大骂独孤剑卑鄙小人,利用他们替自己找到了达摩大乘金刚经,现在想想,真是迂腐至极,没想到,自己就这样毫不知情的就让人利用了,而且是那么的完美无缺,因此,连累六门约的前辈们无辜受害。想到这一层,逍遥一郎满是埋怨自己不精,大意。华玲玉劝他不要如此自责。吃一堑长一智嘛。

    “如此说来,你们的受伤,都是经过精心安排的,怪不得你们看似伤势危险,实则伤情很轻,想到这一点,我也是不得不说声佩服这个老贼。不过好的一点,就是你们还都活着,真是不辛中的万辛。”

    逍遥一郎叹口气说道:“华前辈所言极是。这个家伙真是阴险,现在想想,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按你所说,这次出手之人武艺非凡,就是不知他的姓名,但不知此人用何兵器?”

    逍遥一郎想了半天,但是不知他手中所持兵器,因为,兵器不用时,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藏着,华玲玉的提问,大家几乎都没有注意这类问题,因此显得一无所知,也就没有人能回答的了这个问题了。

    见大家都是为难,华玲玉清楚了问题所在,也就放弃了这个问题。

    华玲玉见白衣郎君身背一剑特别的黑而发亮,有些奇特,因此有了猜想,说不定就是江湖传言中的乌金剑。说道:“白公子,看来你的身手不凡,不然,用不得这把乌金剑。”

    “没想到前辈就是厉害,一眼就能识破乌金剑,佩服佩服。”白衣郎君感慨的说。

    华玲玉摇摇手说:“不是我厉害,而是江湖传言把乌金剑的外貌特征描述的一清二楚,今日一见就像相识,哪有不晓得之理。对了,听说此剑极附灵性,不知是真是假?”

    白衣郎君从后背拿下乌金剑说道:“也许不假。前辈,你来耍几下。”说着将乌金剑递给了华玲玉。

    接过乌金剑看了一会,没有发现它的奇特之处,想舞耍几下,但是由于房间的存在,于是这种想法就此打住了说道:“乌金剑就是奇特,可惜今日多有不便,如有机会,我定挥舞与它。”说着将剑还与了白衣郎君。

    鹿慧和公孙雯走到白衣郎君跟前,鹿慧看着发黑的乌金剑说道:“白大哥,我能不能抚摸它?”白衣郎君豪情的说道:“当然可以了。”把剑给了鹿慧,但鹿慧并没有接住剑说道:“白大哥,我不拿它,抚摸一下就好。”说后轻轻地抚摸了几下乌金剑,给手的感觉是一种特别细腻光滑感,给人的影响特别舒服,因此很舒服。说道:“雯姐,你也抚摸过它,感觉如何?”

    公孙雯的感觉也和她一模一样,甜甜的,只是她没有表达出来罢了,听鹿慧的问,她也只好实话实说了。听两人的意见都相似,于是对铸就此剑之人由衷的佩服。

    一路上,雷行对鹿慧的关心无微不至,但是,鹿慧不大领情与雷行,而是一直往逍遥一郎一边倒,因此,在他的心里只能是默默的祝福他们。

    华宇看出了他的心思说:“兄弟,一切随缘吧。”

    白衣郎君对此处深深的了解了一番,看来此处适合无己老人他们养伤,对华玲玉说道:“华前辈,我有个请求。”

    “但说无妨。”

    “我想了一时,觉得此处应该是一个极附隐蔽之地,所以,我想拜托前辈照顾与他们,不知方不方便?”

    白衣郎君像是请求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