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玲玉想了一时,觉得他们都是男士,一个女人家的,要是在疗伤方面那是没有问题的,要是在某些方面来说应该是不方便的。想此说道:“留我这应该没有问题,只是我一个人恐怕有些照顾不过来,所以呢,要是多几个人就好了。最好是男性。”

    这个问题,白衣郎君很清楚明白,于是雷行和华宇,说道:“雷行,华宇,要不你两留在这照顾伤员,你们看行不?”

    雷行和华宇都觉得不妥。说实话,他们还要回天山,告知发生的这一切,另外担心师父的安危,所以,要是一天两天的可以,可他们,身体恢复的时间太漫长了,需要几个月,因此觉得不妥。

    雷行说道:“白大哥的委托我们本应该答应,但是在下山之时师父有交代,要我们尽快赶回,所以,,,,”

    颜果卿上前一步说道:“白公子,你若觉得我们哥几个照顾他们你放心,那么,这个任务就交给我们吧。”

    逍遥一郎对颜果卿的举动大为赞赏说道:“好样的。我支持。”

    华宇说道:“白大哥,我觉得颜大哥他们可信,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们吧?”

    白衣郎君看了看颜果卿一伙,也是,只要是男性,华前辈肯定满意说道:“好吧,各位,辛苦你们几位了。”转身对华玲玉说:“华前辈,依你之意,我就这样安排了,你看可满意?”

    华玲玉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没想到你安排事情这样的头头是道,嗯,好,就依你。”

    逍遥一郎对白衣郎君的安排似乎有些不妥,因为,自己的师父在此,理因有自己来照顾,但是,他却是这样的安排,有些不解问:“白公子这样安排,相信已经有了自己的部署,不妨说说。”

    白衣郎君觉得这个时候,随着柳一天和上官一的去世,大华门和青城派应该会遭到他们的突袭来个斩草除根,所以,在他们动手之前,自己应该要赶了过去,不然,后果难料。说道:“如今,大华门和青城派的掌门已故,我觉得他们都很危险,所以,我们剩下的人应该尽快去哪里,以防不测。”

    大家算是明白了白衣郎君的良苦用心,纷纷表示同意前往。

    第二日,天气虽不是晴朗但风吹雨淋的日子算是结束了,他们告别了华玲玉,有嘱托欢乐七身好好照顾无己老人他们,然后走向了华山和丈人山。一行六人,有男有女。

    逍遥一郎始终对他和白衣郎君的面相总是觉得有什么解不开的秘密,但是又无从说起,于是聊了起来。

    “白公子,大家都知你是你义父从小养大的,并且传授了你武艺,但不知你的武艺出自哪门哪派?”

    白衣郎君停顿了一下,觉得这个问题可以说是众所周知了,没有什么可隐瞒的,说道:“所学武艺都是义父所授,我记得义父只是教了我五招剑法,或许是我年幼的原因吧。以后义父嘱咐我要勤加练习,切不可偷懒,否则将会荒废这套剑法,如今我的这套剑法小有成效,离不开义父的教导。置于哪门哪派,这个我可不知呀。”

    白衣郎君的述说后,逍遥一郎觉得似曾相当,如出一辙,就像自己亲身经历一般,怎么这么巧?逍遥一郎想起了自己与义母也是这样的经历,莫不是我两真是有关系?但论剑法我俩完全不是一路,可论遭遇却是一模一样的,看来天下之大,一样的事情太多了。

    不知走了多远,面前显出一片树林,一条道就从树林中央穿过了。大路越走越窄几乎没有了路的迹象,此刻,随着路的消失,他们已经走进了树林深处。此处是一片人为的空地,面积很大足有几十步距离,宽窄似乎差不多。只是空地上堆起一堆一堆的树枝像是遮盖什么。

    树林不算是被大树蓬的无缝隙可透,但也算是阴凉,可是这么多的树枝堆起算是怎么一回事,因此好奇的前去拉开了树枝看个究竟,不曾想,眼前的事实让他们大吃了一惊。拉开一堆树枝,即现一具尸体,连拉八堆树枝后就是八具尸体摆放在他们面前,仔细瞧去,从衣服上和兵器上分辨得知,他们全是武林一号的武学好手,可称武林中的英雄豪杰。

    这是怎么回事,论武功,无人能及,论人品,惩恶扬善,乐善好施,算是美名传千里,不曾想,今日却是横尸遍野,大家都是万分难过。

    雷行和华宇曾经也经历过这么一回,觉得似曾相识,唯一不同的就是,上次是活人,这次是快要干枯的真正尸体,因此觉得事有蹊跷。

    雷行说道:“上次所遇他们可是完好无缺的,今日所见却是尸骨横放,看来,这江湖八大高手真的是遇害了?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白衣郎君听他所说后,清楚了,原来他们已经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了说道:“听你之言,最后他们如何处置的?”

    雷行只好将事情的原原本本述说了一遍后大家全都清楚了,这是一个迷局,也是一个骗局的开始。不过令大家不解的是,这些武林高手已经在江湖上消失了十余年,怎么现在才出现他们的尸骨,难不成是迷惑我们?还是对我们的一种警告?如果是这样,那他们予以何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