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这样,那他们予以何为?

    逍遥一郎说道:“不管是有人无心所为还是特意的,我们现在无从得知,眼前,需要我们做的,就是立刻将他们埋葬,让他们入土为安才是。”

    白衣郎君却是觉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既然有人无心也好有心也罢,总之,是经过他们所为,所以,觉得此事不会简单。说道:“大家且慢动手,小心有诈。”

    众人停止了一切行动,接下来就要看白衣郎君有什么指示,于是眼神都冲向了过去。

    公孙雯说道:“白大哥,有什么问题吗?”

    白衣郎君认真的说:“如果猜得不错,这些尸骨下面定有机关暗器什么的。”

    雷行觉得白衣郎君太过谨慎说道:“应该不会吧,要有的话,在扒开树枝时应该就会出现的。”

    白衣郎君走近一具尸骨,从头看到脚,原因是观察一下他们的哪个部位有异常,从而找到可疑点。看了半天,那些尸骨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受伤状况,更不要说是中毒而亡,因为,他们的骨头成色都是白色微黄属于正常。

    逍遥一郎说道:“白公子,有何发现?”

    白衣郎君显得有些为难,分明是没有任何答案来回答大家。说道:“按尸骨的情况分析,没有任何的破绽,但是我总觉得哪里有不对,但是,我找不出它的入口。”

    华宇说道:“既如此,我们何不按正常的规律来处理他们呢?”

    大家对华宇的提议不是不赞同而是觉得此举无安全防范,所以大家不赞同此举,因此又陷入了僵局。就在他们想法解开这个谜局时,迎面突风四起,四周的树叶随着袭来的风轻轻飘起,有序的成行后向他们而来。

    看着迎面而来的大风,大家都有疑问,于是同一个动作都看向了上空,原因就是看一下树梢动了没有,动,说明这是大自然的自然状态,不动,那就说明这风是人为。看后,树梢静静的一动不动,由此,警惕了起来准备迎敌。但敌人一个都没有见到,而是一股特殊的气味随风而至。有了几次被迷药所害的经历,他们很快就做起了防毒防范,于是提气闭气,以免迷药入孔。

    白衣郎君正想找到原因,心想,这下机会来了,于是示意大家假装入睡,倒在了地上等待猎物的出现。一刻钟后,也就是迷药随着那风的吹起也消失了,这个时候,从四面八方飘来了足有三十多个红衣女子,各个手持兵器落地,来到白衣郎君他们的身边,一个个得意洋洋。

    领头的瞧瞧他们说道:“过去,把那个家伙拿下,看,他的剑与众不同。”说着指着白衣郎君。

    便有几个红衣女子动作敏捷的将白衣郎君抓了起来,一人一胳膊,显得他们相当成功。

    白衣郎君原本想着要抵抗,那样,就不会坐以待毙,又一想,还是继续下去,看看她们怎样处理自己,于是任由她们摆弄。红衣女子在一旁发现了逍遥一郎,看他两长得一模一样,又都是那么的英俊,尤其是他们的服饰,一身白衣显得极具潇洒。看到这样的情况,这些红衣女子却是嫉恨,领头的说:“看他们这样,四男四女,应该是情人关系,好,今天我就成全他们,既然在阳间不成常伴厮守,那就在阴间欢乐去吧。”转身又说:“把他的剑给我拿来,然后杀了他们一个不留,这样,我们一天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红衣女子们各个应声,得令斩杀他们。

    听到这样的消息,白衣郎君再不能装下去了,要是继续下去,无疑是坐以待毙。就在一个红衣女子拿剑之时,白衣郎君提气用功似风一样,在两个红衣女子无意识的防备情况下,脱开她们的抓困站在她们面前。其实,她们抓的白衣郎君已经是很牢固了,只因白衣郎君的速度极快,因此她们没有了太快的意识来阻止白衣郎君的逃脱。

    有了迷药的功效,再加她们的抓困,怎么想,也是不可能就这样被人家耍了,觉得不可思议,因此一惊。

    “你你你-----------”

    白衣郎君看看一群红衣女子说道:“很奇怪吗?这不很正常嘛,你们这些小儿科,什么时候才不使用呢?太低俗了,可以说,不堪入目的把戏,差劲。”

    随着白衣郎君的起来,其他人也是纷纷响应站了起来,各个都用嬉笑的目光看着一群红衣女。红衣女子们各个惊异,他们真的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不是真的,一切都是幻觉,但是,这是事实,而且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白衣郎君做了个自豪的动作说道:“有什么把戏都使出来吧,我奉陪到底。”

    这时,逍遥一郎走了过来和白衣郎君立到了一起,此时,红衣女子们更是大眼直瞪。

    他俩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衣着也是一号色的白装,虽然,款式有异,但还算是有些相同。她们惊呼,见过多少人士,今日算是过了眼瘾,世上真有这样相同之人,奇哉。她们这样理解,算是正常,因为她们的确没有见过这样相像之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