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慧见她们发呆,想必一定是他们的相貌让她们这样的奇怪表现,玩笑的说道:“嗨嗨嗨,没有见过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男士吗?这样的流连忘返呀。(书^屋*小}说+网)”

    红衣女子们各个立即脸红,劈开了眼神。领头的说道:“本姑娘今日就割了你们的头。布阵。”

    对于白衣郎君一伙的醒来属于异常,她们无法得知其中的缘由,只是知道,今日,她们必须将对方斩杀,要嘛,被对方斩杀。因为,她们在逍遥宫训练之时,得到的必修科目就是这样,视死如归的死命令,坚决不留痕迹给对方。

    红衣女子速度挺快的布成了一个剑阵,呈现在大家面前。然后叫一声:红衣剑阵力敌千军。

    公孙雯来到白衣郎君面前说:“她们看起来很凶,白大哥,你要小心啊。”白衣郎君安慰说道:“无所畏惧,放心吧,都是些小儿科教材应付的来。”掉头说:“没想到,你们还有这样的本领,嗯,不错,只是不知能不能抵挡我们。”领头的说:“|别太嚣张,来吧,就让我们生死一决吧。”

    白衣郎君原本想着要会会她们的什么剑阵,却被逍遥一郎拦阻说道:“这阵不适合你来,就让我们几个闹上一通吧。”白衣郎君想了一下,觉得就给他们这个面子吧,于是答应了,只好立在了一旁。

    逍遥一郎,雷行还有华宇毫不犹豫的施展轻功进了红衣剑阵。剑阵左右摆动,目标飘忽不定,随着红衣女子们的忽幻忽闪,剑阵一时找不到破解方式。走了一阵子,她们忽然停止了,而是前后换位,然后又回归了原位,看得出,这招是虚张声势,虚中有势,势则通变,好厉害的剑阵。白衣郎君大致就这样了解了此阵。

    逍遥一郎也注意到了剑阵其中的厉害,看来,要好生照顾她们一番了。

    雷行道:“逍遥大哥,你怎么看这剑阵,如何破。”逍遥一郎道:“要想破解它,必须打开一虚位,否则,难以上青天。”

    他们仔细看了一番,终于锁定了一位,于是三人眼睛一对,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红衣女子的任务,就是为了迷惑武林人士,让他们感到不安,所以几次布置迷局,每次都是徒劳无功。无疑,这次也不列外。宫主本想着利用武林八大高手的假身,让那些武林中的小门小派自行挑起事端,趁着乱相,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但今日这些家伙,武功不是一般,定是一些武学好手,看来是达不到目标了。看着阵中的三人,应对手法应该是快准狠,一举将他们歼灭才可,于是领头的挥剑示意,剑阵正式开始。

    先前的有六个红衣女子,每人持剑攻一路,然后又是一路八人攻中路,接着又是一路十二人攻其上路,这样,上中下一起开行,想将逍遥一郎他们一举拿下,果然,他们三人没法阻挡红衣女子的攻击,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余。

    剑法变化多端,阵势又是凶狠,攻击了半天也没有将逍遥一郎他们三人打倒,无奈,只好收剑换了姿势。这次的姿势让他们开了眼界,只见红衣女子们各个似流星一样翻滚,速度极快,就像落地的皮球上蹦下跳,一不小心就被她们攻击到了。因为,他们眼前时不时出现剑经过的那种声音,嗡嗡响。要不仔细看,真是眼花缭乱一团糟。

    逍遥一郎道:“仔细瞅准一个目标,只要拿下,我们就算破了此阵。”

    要是看她们的阵势真是天衣无缝无懈可击,但是,她们之间有了一点不协和,那就是速度。由于速度一早一迟的差异让逍遥一郎抓住了机会,就在她们瞬间攻击之时,逍遥一郎猛然卧倒,来一个双膝跪地前滑式,手举剑,将迎面扑来的一红衣女子刺中了胳膊,只听得那女子叫一声后,倒在了一旁,然,又一个红衣女子接替了她的位置继续攻击,但是,显然已迟,又被逍遥一郎打伤了滚到了一边,这次,没有再接着攻击,而是又换了阵势。这次阵式来势汹汹,看样子是十面埋伏,因为剑阵从四方而起。有天上飞的,有地上攻击的,总之,密不可破。

    如此阵势加多人的攻击,就是神仙也躲不过,逍遥一郎感到危机的真正来临,如不及时调整攻略,必败无疑,但是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来解决危机。

    雷行说:“逍遥大哥,看来我们小瞧她们了。”华宇说:“看她们剑法一般,只是人多势众罢了,只是这阵法唯妙唯翘,着实让人有劲无处使,到现在,我们还没有与她们真正交过手,剑于剑都没有接触过。”逍遥一郎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就算败了也得体面一点,上,别让她们占尽了风头。”

    虽然不肯就这样认输,想着出招再档上一阵子,可是,他们没有一点机会反击,因为,被红衣女子的阵法压制的没有一点空间。他们的占地越来越小,最后形成了三人背靠背防御,由此,头顶上面便忽略了,所以,从空而降三把剑就要刺中他们三的天门穴了,但是他们一无所知。情急之下,白衣郎君出手了。

    白衣郎君一直在观察他们的教练,如有他们危险,定不会袖手旁观,要是赢手,那是最好,但结果令人担忧,看着让人知道了结果,那就是他们三不是她们的对手,见到危急关头不能不出手,否则他们三定是危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