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拔剑挥剑,即刻,一道紫色气体准准的劈到了三把从空而落的剑身上,剑没有被折断,而是被紫气打飞了,人也是随着剑飘走了,靠到了一旁的大树上就像断了气的尸体猛然掉下,那声音好大,啪的一声响,尘土飞扬。

    白衣郎君不想趁人之危,因此就这样有把握的将她们随剑处置,没想到,她们被重重的摔到树上,摔得肝肠寸断吐血而亡。虽然不是有意的,但是总觉得过意不去,因此有些抱歉感。

    公孙雯些许明白白衣郎君的心意说道:“别这样,你也不想这样的。”鹿慧道:“也许,这就是恶有恶报吧。”

    三个红衣女子被剑气所毙命,因此,她们乱了阵法,也因此,给了逍遥一郎他们机会。有了白衣郎君的出手,逍遥一郎他们躲过了红衣女子们的围攻,接机,趁着她们的乱象,觉得时机成熟,于是叫雷行和华宇准备反攻。果然,由于红衣女子们暂时大乱,处处留有空虚,因此,三人趁虚而入,,打的红衣女子们东倒西歪,一个接一个的向后倒地,不出三十余招各个击破,这样,多么美好的一个剑阵就这样被凭空瓦解了。

    白衣郎君和公孙雯鹿慧都是拍手叫好,夸他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其实他们都明白,做到这一点,离不开白衣郎君的出手。

    一大群红衣女子们口吐鲜血几乎站不稳,出于一种坚强的意志,她们相互偎依站了起来看着白衣郎君他们。

    鹿慧看着狼狈的红衣女子们说道:“我当什么厉害的剑阵,也不过如此嘛,真是不堪一击。依我看,还是回去好好练习吧。”

    红衣女子没有说什么,只是恨恨的看着鹿慧。

    白衣郎君此时想到那些尸体,想从她们口中得知一二,问:“这些尸体是怎么回事?说出秘密,你们就可以回去了。”

    但是红衣女子们丝毫不理白衣郎君的问题,就好像没有听到似得一声不吭。

    华宇道:“快说,不然要你们好看。”

    领头的说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今日之仇永世不忘,非报不可。姐妹们,还等什么。”

    她们一个个咬破了嘴中藏着的毒药,瞬间黑血流出倒地身亡。

    白衣郎君和逍遥一郎想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看着她们慢慢死去。

    白衣郎君说道:“真是可惜呀,这样一来,什么线索都没有了,看来,还的好好调查一番。”逍遥一郎说道:“如果论真相,她们死去是可惜了,但是按事情的理论,也许这就是她们最好的选择,别无选择。”鹿慧说道:“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何况受制于人呢。”叹口气“说来说去,她们可怜呀。”公孙雯也是同情说道:“我们把她们葬了吧。”

    说起入葬,就想起刚才的尸体,白衣郎君说:“现在,我们应该注意那些尸体的时候了。”公孙雯说:“我们怎么行动才算安然无恙。”白衣郎君想了想思路,觉得还是仔细看看尸体,因此走到一具骨骼旁将一只胳膊轻轻的动了一下,骨骼七零八落掉成了一堆,没有什么发现,就在他动头颅之时,干枯的眼睛里面瞬间闪走了一个好似虫子的东西,因此判断,脑壳里面真有东西。这样的情况,白衣郎君自然是不放过,于是起身绕到了脑壳顶,这样,即使有东西出来,也不会迅速的攻击到,因为,这样的距离足以有了防范。还不等白衣郎君坐稳,一些飞虫破格而出。飞虫足有小娃指头那般粗长短,直击众人而来。外体特征好似蜜蜂,看来是特大号的马蜂。白衣郎君叫道我们快离开,这东西有毒。

    此刻只有七八只,估计每个骨骼里面全都是这些家伙,因此白衣郎君要大家速速撤离。在他们没走出百步时,果然,成群的马蜂追至他们而来。于是加紧了脚步又跑了五十多步,就出了茂密的树林,此刻,阳光很毒,晒得他们无法立足,不过,那些马蜂也是停步了,没有追来,大家算是松了一口气。

    逍遥一郎看着马蜂的撤离,觉得它们应该怕阳光说道:“这些家伙属于阴潮,在阳光下必死无疑。”

    鹿慧跑的气哐吁吁说道:“好险呀,妈呀,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可恶。”

    大家都没有见过这东西,于是眼光自然的投到了白衣郎君这儿。

    公孙雯问:“白大哥,你就说说吧。”

    “这是史上罕见的马蜂,它的毒要胜过眼镜蛇,它的尾部有根刺,刺到人就会释放体内聚集的毒液,中毒者首先,眼睛开始发黑什么都看不到,然后脑袋发胀,紧接着皮肤溃烂,最终血流甘为止。”

    鹿慧说:“没有特效药吗?”

    “没有,就算是有,因为时间的关系,也来不及。”

    公孙雯说:“那么多尸骨就这样被风吹雨淋,我们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将他们入土为安。”白衣郎君说:“这不能怪我们,我们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我相信,随着风儿的飘过,将会把那些虫子吹得一干二净,那时,再让他们入土岂不是举手之劳。好了,别难过了。”公孙雯点点头表示赞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