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书籍给了雷行和华宇,谢婉茹有些撒娇说到:“爷爷偏心,平时摸都不让我摸一下,今日可好给了他们。(书^屋*小}说+网)哼。”

    说这番话不是自己想要看,其实也是拿回来给予雷行,这样,与爷爷相赠,那关系就不一样了。虽然自己的小九九没能达到,但总之书籍还是到了雷行手里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吧。

    说到:“爷爷这本书呢,我都不让看,可见它的份量有多重啊。”说着停顿一下又说:“别的要求没有,只求你们早日将它熟知又熟知。”

    雷行说到:“我们绝不会辜负前辈对我们的殷切希望。”

    没日没夜的赶路快半月,终于接近崆峒派了。路途中,老远就看到有一个露天茶棚,茶棚里面坐满了行人还有没坐的端着茶碗来回走动像是巡逻。他们足有五十多人。走近一瞧,白衣郎君发现了尹馨刀客,黑虎使者,笑面虎,长枪鲁一手还有一个蒙着红纱面的女子,女子这样的装饰分明就是绿凤。说到:“妖女,没想到你这般歹毒,算是看错你了。”

    公孙雯见白衣郎君如此生气说到:“白大哥,你认识他们?”

    “岂止认识,就是化成灰也能识别。”白衣郎君怒气丛生。

    公孙雯想来明白了,他们就是逍遥宫的四大高手和绿凤。想此说到:“白大哥,这下好了,他们还没有上崆峒山,看来,崆峒派是安全的。”

    白衣郎君也在分析这个问题,他们这是事情办妥回去复命还是在这吃饱喝足上山行凶?白衣郎君没有可考察的丝毫痕迹。

    鹿慧此刻觉的有些渴了,正好此处就有一个茶棚,但是,白衣郎君说茶棚里面全是敌人,这如何是好?说到:“白大哥,要不我和雯姐过去探探虚实。”

    白衣郎君想到,公孙雯和鹿慧他们没有见过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妥说到:“也好,你们小心就好。”

    距离茶棚还有十步之遥就让两个人给拦了下来说前面有事不得前行。但鹿慧那管这些说到:“路又不是你们家开的,凭什么不让前行,岂有此理。”

    拦路人就是逍遥宫的弟子,听到鹿慧的言语反而笑了一人吆喝一声说到:“有个性,没想到当今社会还有这么泼辣的小娘子,嗯,性感,适合我的口味。”说着将手中的大刀给了另一个人后扑了上去想将鹿慧抱到怀里好好搓揉一番,享受这美好的生活。谁知对方是个练家女,一脚就把扑来之人的下巴踢得脱臼了,疼的那人咿呀呀乱转圈圈。

    公孙雯和雨露小翠都乐了,乐的笑声连天。

    公孙雯意识到闯下了是非,原本是来打探消息的,谁知搞成了这样,如今只能速速离开否则就会被围攻了。想此说到:“我们快撤否则危险。”

    依然如此的快的反应还是显得迟钝了,因为,她们已经被包围了。面对二十几人的包围圈她们顿时无可奈何,但是她们不怕,因为救星在后面。

    其他人没有过来,来了笑面虎,见是两对主仆,主子长的如此的水灵可以说如花似玉,就连丫鬟也是引人瞩目,好可爱的四位姑娘。于是扇动他手中的铁扇说到:“如此美貌娇艳的小娘子,没想到脾气这么大,担心嫁不出去呀。”

    鹿慧骂道:“嫁与不嫁关你屁事,教你的人立刻让开,不然,本姑娘不客气了。”

    笑面虎呵呵几声后说到:“人不大脾气不小,信不信我当街扒了你们的衣服,让大家一睹为快呀。哈哈哈,,,,”

    白衣郎君让她们探个虚实,谁知鹿慧如此的鲁莽,现在可好危险重重。怎么样解围?白衣郎君只有一种方法就是武力解决,可是,这样做太危险,搞不好会有人员伤亡。自己前去万不可行,因为相互认识,那样,只会殊死搏斗。这如何是好?于是,选择了静观其变找寻时机出手。看到笑面虎如此卑鄙无耻真想上去给他两巴掌,但自己此时要忍,否则,真的让他们得手了。静下心来冷静的想想,一个名门大派不会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因此安心了下来。

    白衣郎君对绿凤在天山一派的所作所为,真的是恨透了,但是现在,他的态度有了转变,因为,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于是注视着对方,要是茶棚里面真的是绿凤,她就不会坐视不管,相应的还责骂笑面虎一伙。不管怎么说,要是女性都会这样做的。

    就在笑面虎得意之时,那绿衣服红遮面的姑娘走了过来,看了公孙雯和鹿慧说到:“你们是什么人?来此何事?”鹿慧本是已怒,开口定是大骂,刚要开口让公孙雯拦阻了。因为这是一个唯一能摆脱恶魔的机会,决不能轻易丢掉,因此拦阻了鹿慧显得害怕说到:“我们是去外婆家的,刚好路过,我表妹心直口快望你们不要见怪才是。”

    蒙面姑娘见公孙雯和鹿慧都显得几分胆怯于是就不再追究了,擅狂者,本因不论理由处死,但另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要因为这点小事耽误了正事,说到:“这荒郊野外的,一个姑娘家的在外小心点才是,今日幸的遇到我们,要是强盗土匪的那可就遭殃了。好了,你们快走吧。”

    听到要放了这两个美丽的姑娘,笑面虎一万个不愿意,因为,在他的世界里除了独孤飞燕和绿凤,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入眼的妹子了,于是上前一步说到:“总管,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草率了。”

    叫的总管,此人应该就是绿凤,但她面遮红纱,无法识的真相,这如何是好。又一想,既然她被称为总管,百分百就是绿凤,可是那么残忍的手法真的是让人瞠目结舌,自己无论无何都不愿意相信。既是面相看不清,这里面一定有猫腻。其实一路上,白衣郎君就在想这个问题,是不是真是绿凤所为,可是绿凤的一切做法在大家面前都是有目共睹的,不可能做出这么出格残忍的事来,他越想越不可思议。罢了,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白衣郎君仔细聆听着对面任何一个细微的言语,希望从中得到一点有力的线索。

    对于笑面虎之言,绿凤犹豫了一时,她知道他的意思。说到:“办正事要紧,儿女情长日后再议。”

    笑面虎好像很害怕绿凤,于是言听计从的摆了下手示意让她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