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衣服蒙面人终于确定了下来,她就是绿凤,从言行举止都能确定是绿凤,不错,就是她,这个衣冠禽兽,你掩盖的真深。白衣郎君已经对绿凤的那份了解丢的是一丁点都没有了,算是仇结大了。

    绿凤一伙丢下了银两呼啦啦气势雄伟的走了,看来是奔着崆峒派去了,这下糟了,无论无何都不能让他们先到,否则,崆峒派危亦。于是来到公孙雯她们面前说到:“你们没事吧?”公孙雯说没事。鹿慧自豪的说到:“刚才我的表现怎么样,白大哥。”

    白衣郎君想责怪鹿慧几句,但没能说出,现在毕竟没事,算了,以后再劝导吧。说到:“以后行事先看看对面什么行情,要不然,吃亏不小。”见白衣郎君没有夸奖自己,于是噘着嘴说到:“以后?知道了。”

    如何能快一步到达崆峒派这是个严峻的问题,想来想去,就是没有特效的办法,因为,没有来过崆峒派所以现在是个睁眼瞎。不管怎么说,摸也摸到崆峒派去。说到:“如今,我们只能和敌人拼时间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走。”公孙雯说到:“我们只知大概的方向,不知确切的方位,怎么能超越绿凤她们。”鹿慧说到:“是呀白大哥,我们这样漫无目的的走可不是办法,得有个好办法才行。“白衣郎君看看前方什么都没有,只是光秃秃一片。再怎么看,总不能不走吧,此事迫在眉睫,稍有迟钝,绿凤一伙就能即刻灭了崆峒派,于是决定向前行,随机应变吧。

    走了没几步,三个装扮一样的人从对面走了过来,一看装扮就是门派弟子,此处除了崆峒派就没有其他门派了,想来就是崆峒派的门徒了。白衣郎君拦阻说到:”你们可是崆峒派的弟子?“

    三人仔细观察了白衣郎君一番,发现面前的这个小伙子手握利剑,举止大方,长相还英俊,看来不是恶棍之人。于是一人回答说到:”不错,我们是崆峒派的弟子,请问你是要到崆峒派去吗?“

    白衣郎君着急说到:”是的,快带我们去。“

    另一个说到:”不行的,我们奉大师兄指令,去买菜,要是完不成任务会受罚的。“鹿慧急道:”命都没有了,买菜干嘛。“三个门徒不解其意,一徒说到:”本派是武林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你没有命了我信,你要说我们没命了谁信,你再敢妖言惑众休怪我对你不客气。看在你是女流之辈的份上,今日就不跟你计较了,让开,我们还有事。“

    说再多的话他们也不会相信的,于是白衣郎君只好来硬的了,只见左手迅速的一动,一个门徒被点了穴。其余两个急了说到:”你要干什么?“白衣郎君说到:”得罪了,快,带我们上崆峒派,而且抄近路,否则,崆峒派就要被灭门了。“

    三个门徒只好答应带白衣郎君上崆峒派。在这个时候,三个门徒心里想着,此刻,要是不去,看他们样子心情急躁,说不定还真杀了我们,看来只有死路一条,要是去了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命,说不定,因此还能救得大家,那时多威风,从此以后就不会再来回上山下山的买油盐酱醋了。不管消息是真是假,他们别无选择,这就靠自己的运气了。

    走了捷径还是迟到了一步,因为,绿凤一伙已经走到了崆峒派的大门口。守卫要他们止步,然,却遭到了屠杀。在没有丝毫的防御情况下被残杀那是相当正常的。

    白衣郎君走的是上崆峒山的一条侧路,有了这条侧路,崆峒派就选了这条路开了一道侧门,目的很清晰,一来下山快,二来以防不测,看来,今日就用上了,只是可惜来晚了一步。侧门与大门相距几百米,而且居高临下能将大门口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

    见到绿凤等人的大肆屠杀,白衣郎君决定先到大殿保护派内众生。顺着三人的引路很快就到了大殿。三个人紧张的叫喊着不好了大师兄,有人要灭崆峒派了。

    听到喊声大家惊慌失措一起齐聚大殿。大殿很大,足有三百个平方,大殿内除了几把椅子就没有什么摆设了。

    一个打扮不一样的年青人问了这是怎么回事,那几人将实情相告后明白了一切,走到白衣郎君一伙面前说到:“我是崆峒派子云子大师的大徒弟叫黎别合,你们辛苦了。不知这伙人来自何方?为何要灭我崆峒派?”

    白衣郎君不能在此时将事情说的清清楚楚,因为事态紧急不容他解释,说到:“此话说来遥远,我们还是想想怎么样化解这次危机才是。”

    黎别合说到:“见这种局面定是不灭崆峒派他们誓不罢休,唯一解决的方案就是奋力对抗,别无他法。”

    “不错,但是,我们的想好计策,否则功亏一篑。”

    就在他们议论之时,绿凤一伙已经杀到了大殿。她们还抓了五六个崆峒派弟子在面前,看来是要挟众人了。

    大殿里面足有百余人,各个气焰高展呐喊着要与贼人一拼你死我活。

    白衣郎君却不这么认为,他的想法应该是不伤一兵一卒将对方统统拿下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这样的想法几乎是办不到的,即使是难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也的一试,因此仔细的找寻机会,时机成熟则立刻下手。

    笑面虎站在大殿门口叫嚣着,里面的人听着,我们主人有令,凡交枪着不杀。你们听好了,过了这个村可没那个店了。

    话音还未落,就有一只长枪飞奔了出去直插笑面虎。笑面虎哪有防备,对突如其来的抗拒感到惊讶。因为他不相信,在这样严峻的恶劣条件下还有人如此的冥顽不灵,看来他们是铁了心了。原本这样做目的在于趁他们不备来个突然袭击,却不想让他们来了个冷不防,差些伤到自己,真是岂有此理。想躲开已经来不及,只好顺手牵羊拉了身旁的崆峒派弟子挡去了飞来的长枪。长枪正好插在了心脏的位置。

    白衣郎君对这种做法极为不赞同,因为,这是一件害人不利己的愚蠢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