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一手被乌金剑轻轻一刻,不知不觉随着长枪不见了踪影,待发现时已经在三十步之外的一道围墙之上横着趴着,嘴里已经流着鲜血还在抽搐着,看来必死无疑。

    收拾了逍遥宫的四大高手,白衣郎君迅速轻飘飘的着地看着绿凤,那眼神极其凶狠,好似要活吞了绿凤似的。见到白衣郎君的面孔,绿凤吓得步步皆退,她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做才是正确的,战,看这情况死路一条,退,杀了这么多人也是死路一条,一时无良策,脑袋里面乱的似浆糊,左右为难。转眼看到被抓的几个人,一时心上一计,就是以他们要挟,这样,最起码的,可以平平安安的离开此处。说到:“要想他们活命,最好不要胡来,大不了咱们同归于尽。”

    这么一说提醒了笑面虎尹馨刀客还有黑虎使者,于是他们迫不及待的狠狠的抓着崆峒派的弟子说到,总管就是英明,对头,他要是再敢乱来我们就结果了他们。

    白衣郎君此刻不宜动手了,他们的目的很明确,要挟自己不可轻举妄动,否则,他们必死。其实,自己此时大开杀戒就会为死去的天山一派的人们报了仇,但是,这样做,不是违背了自己来到崆峒派的初衷吗?不行,不能如此行事。既然他们以人质要挟,看来他们也是穷途末路了,如此,崆峒派危机就是解除了。但为了人质的安全只好收手说到:“只要你们放了他们,我答应你们,你们就可以安全的离开了。怎么样,这个条件可以吧,我想,这也是你们所需要的条件。”

    绿凤知道,这样的要挟他不得不答应,既然人家答应放我们离开算是目的已达到,但是,谁能保证只要我们放了人质他们不会反悔。狡猾的说到:“我们照做了,谁知你们不反口。”

    鹿慧上前一步言语严肃的说到:“要不是看在你放我一马的份上,今日你们谁也别想离开。既然白大哥都说了,还不放人?真是一些小人度君子之腹。”

    想了一想绿凤只好放了人质,因为,她们现在处于弱势没得选择。要是担心刚才的问题那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她们就是一些反复无常做事的人。至于结果怎样,且看面前这个年轻人是不是一个说话算话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说到:“我们照做了,现在我们可以离开了吧?”

    还不等白衣郎君说话,黎别合上前言语凌厉说到:”崆峒派乃武林大派,岂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之理,而且砍伤杀害我门派弟子众多,这笔账如何算?想走,岂是那么容易的事。“

    绿凤呵呵两声说到:”果然不出我所料,都是一些卑鄙无耻的家伙。反正今日任务已失败,死了就一了百了了,不过,我们虽死犹荣。来吧,我们奉陪,要死就死个轰轰烈烈。“

    黎别合怒道:”兄弟们,抄家伙。“

    ”且慢。“白衣郎君阻止了黎别合的举动说到:”我既然答应了人家就得做到,你这样做,让我很难堪。“

    黎别合想了一会,要是没有他们的到来,看来崆峒派便是被他们给灭了,想到这一层,黎别合冷静了下来说到:”白公子言之有理是我冲动了。“然后命众弟子停止行动。

    听到黎别合的言语,白衣郎君表示感谢,然后对绿凤说你们走吧,希望日后好自为之。

    黎别合虽然放弃了绞杀行动,但依然是生气不已说希望日后不要让我见到你们,否则,你们的脑袋定不会长在你们的脖子上。滚。

    绿凤抱手见礼白衣郎君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果然说到做到,佩服佩服。不过,日后我可不领这份情,告辞了。”

    白衣郎君说到:“不用你记住今天的事情,我只希望从今以后你们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就好,还要是冥顽不灵为非作歹,那时,我绝不手软。”

    绿凤笑了笑的是那样的勉强,笑声停说到:“像我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做善事的,天生就是杀人如麻并不眨眼一下,你要是看不惯,大可现在就杀了我,否则,要你一万个后悔。”

    鹿慧再也忍不下去了骂道:“好个给脸不要脸的,真是贼性不改,白大哥,别跟她废话了,杀了她们得了。”

    公孙雯理解白衣郎君此次决定说到:“这样做了岂不坏了白大哥的名声。她们如此,我们可是高素质的人。相信白大哥,没错。”

    此刻,鹿慧才稍稍息怒。

    黎别合吼到:“别逼我,快滚。”

    见,再占不到嘴上的便宜了,绿凤一伙只好灰溜溜的拖着长枪鲁一手的尸体走了。

    黎别合命崆峒派门徒们埋葬死去的兄弟,然后来到白衣郎君面前说到:“今日多亏白公子在,不然,我崆峒派亡亦,受我们崆峒派的弟子们一拜。”说着迅速的跪倒在地。

    白衣郎君想出手拦阻可是迟了恳求他们起身,可是他们的要求就是接受他们的一拜,不然不起来。白衣郎君无奈只好接受了。

    公孙雯说到:“白大哥,今日你的举措真威风,给你个赞。”

    见公孙雯说这番话,鹿慧心里酸溜溜的,虽然自己已经默认白公子就是雯姐的未来夫婿,可是自己总觉的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尤其是在公孙雯对白衣郎君要好的时候。这是怎么回事?她说不上来理由,不由得想起了逍遥一郎。

    白衣郎君接受了拜礼准备就此离开,因为,他们所分析出的问题已得到妥善处理,现在,应该是回去和华前辈商议怎么样解决独孤剑这个魔头的事了。

    想此说到:“你们的谢意我已领,我想该是离开的时候了,因此不便在此逗留,望你们节哀顺便,化悲痛为力量,守好崆峒派就是了。”

    黎别合说到:“谨记白公子之言,我们定不辜负你的意愿。只是觉得有一事不知白公子可知?”

    “请讲。”

    “我师傅下山已有几月,现在音信全无,白公子走遍武林想必应该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