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一郎注视着眼前和身后,但是,就是看不到独孤剑的踪影。东南西北迅速的移动,然,发现不了任何线索。忽,一只大手出现在逍遥一郎面前,距离不到两米。逍遥一郎眼疾手快挥动手中剑斩杀了下去,想将来袭的一掌一劈为二或是劈的粉碎,但突如其来的掌瞬间消失了,不见了踪影。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只见一只胳膊不见其身,这也太夸张了吧,这是什么武功,看来绝非一般人能练就的功夫,怪不得大费周章要得到达摩大乘金刚经,原来如此。

    声音又起“虽然你的反应敏锐,观察力度也很高,可惜你不是白衣郎君,此而我放你一码,不过,你会成为我的一名特超级的杀手。”

    逍遥一郎不耐烦的说到:“你修想,有本事你出来我们一绝高低。”

    还不等逍遥一郎反应过来,他的后肩已经有一只大手牢牢的将他控制,让他不能动弹,因为,他的三处大穴已被人点死了。这个时候,独孤剑才现了身转到逍遥一郎面前说:“怎么样,我没有让你失望吧?你要是愿意为我做事,我拍手叫好,你若不愿意呢也没关系,不过这样做,你会很痛苦,所以,奉劝几句,识事物者为俊杰。”

    逍遥一郎即使被控制,但他那种誓死不服输的劲头依然不臣服。叫着放开我。独孤剑说别浪费力气了,这是你的命,然后仰天大笑。此刻,一群红宵门徒走了过来,就这样,逍遥一郎被独孤剑轻而易举的带走了。

    来到红宵,逍遥一郎被隐秘的关到了地下室,这个地下室特大足有一百个平方,里面除了练功所需要的设备外什么都没有了,因为,一个大的练功蹲坐台占据了地下室一半的地儿。

    逍遥一郎就被悄无声息的藏到了这里。看了四周,毫无抵抗力的一屁股坐在了练功座垫上。屁股还没有做热,独孤剑就和绿凤三大高手赶了过来。随逍遥一郎的那四个人忙见礼独孤剑然后站到了一边。

    绿凤见到逍遥一郎说:“这下好了,我们终于抓到他了。”

    此刻,绿凤抹去了面纱,她那漂亮的容颜依然让人怀念。逍遥一郎见了绿凤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绿凤也是受人指使,所以对绿凤美好的一面真真切切的还存在着,永永远远不会磨灭。反而,绿凤对逍遥一郎那份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六亲不认说到:“宫主,这个人如何处理?”

    独孤剑阴暗的笑了几声说到:“这个人对我们相当重要,你不觉得他很像一个人?”

    绿凤想了想说:“他不是白衣郎君?那他是谁?”独孤剑说到:“这个问题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清楚。罢了,先不论这事。”稍停说:“我不杀他的奥妙就在这。”绿凤终于明白了宫主其中的道理说到:“宫主英明,令手下呈服。”

    尹馨刀客笑面虎黑虎使者也是赞扬独孤剑的聪明才智。

    独孤剑看到他的八大高手现在只有三个心里怪怪的,总觉得快刀尹更他们是不是不顺,还是出事了,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真是担心。说到:“以你们办事的时间推算,他们应该和你们会合才是,为什么就没有遇到他们。”

    绿凤说到:“我们也是奇怪,要他们办完事以后,说好了在崆峒派相聚,然后一起上山的,但是我们在那里足足等了两天都不见人,所以,我们就动手了,要不是白衣郎君的出现,我们会很顺利的完成任务的。”

    独孤剑细细思索着,想想快刀尹更是不是已经遭遇不测了,但是,他再是英明神武也不可能判断出快刀尹更一伙的出路。说到:“明日,命人打探消息,看看他们到底怎么回事。”

    绿凤接令后说到:“宫主,这样让他呆着恐不是办法,不知宫主用什么法子让他乖乖的听令与我们。”

    独孤剑撸着胡须说我自有办法。你还记不记的,当今世上有两种武功能让人完全听命于自己。绿凤当然记得说一种就是宫主的幻影大法,另一种就是义泉所练的绿魔大法。独孤剑满意而又冷冷的说到不错。这下,绿凤完全明白了。独孤剑让人全部退下了,接下来就是用幻影大法给逍遥一郎洗脑,使他完完全全忘记过去听从自己的安排,也就是他的杀人机器。提起杀人机器,他就会理所应当的想起了笑哈哈,由于这段时间的忙碌,倒是忘记了对他的培养。

    独孤剑施展幻影大法魔幻篇后,只见一道浅黑色气体缓缓的投入到了逍遥一郎的头部。

    白衣郎君很快赶到了滁州境内,红宵弟子迅速的将这一消息告诉了独孤剑,绿凤问该如何处置此事,独孤剑说我们以后不会再亲自出手了,自然有人会对付他们,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哈哈哈。

    白衣郎君一伙走过滁州与欢乐七身汇合了。

    还不到房间,早有欢乐七身出门相迎。

    颜真卿说到:“看你们满脸笑容,定是春风得意,想来事情办妥了是吧。”说着,见到大家少了好些人又说“哎,怎么只有你们几位?他们人呢。”

    雨露说到:“他们都有事。”然后将实情告知了大家。小翠说:“白公子就是厉害,一人能抵万人呢,不然,我们就回不来了。”

    颜果卿说到:“看来这个独孤剑想要斩尽杀绝啊,太歹毒了。”

    白衣郎君来到无己老人面前说到:“前辈们的伤势应该开始愈合了吧。”颜果卿叹口气说到:“现在看来,情况应该很糟,没有一点恢复的迹象,只是血脉还算平稳。”

    这样的消息无疑很糟,说明几位前辈的伤势不是之前那位前辈所说的那样轻微,而是更严重的,甚至生命垂危。可是现在没有一点特效药,这该如何?白衣郎君十分着急,不由得想到毒圣前辈。

    “颜大哥,华前辈怎么没有人?去哪里?”

    “我们也是不知,一大早就没有见到她人。”

    问起华前辈,是要给她说明一切情况,但是她不在。

    想想无己老人他们的病情越是严重了,于是决定要去寻找毒圣,否则,他们生命危亦。

    原本与华前辈商议怎么样对付独孤剑这个恶贼,现在倒好,人不在,看此情况,看来老贼的报应还没有到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