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己老人一伙病情危机,而独孤剑老贼却在处心积虑的残杀六门约的门派中人,要是无极老人他们真的出了事,武林将乱作一团。目前,最为重要的是找回毒圣为大家医治,可谓是时不可待,稍有差池将全盘皆输。但眼前,华前辈的离去让人着急。心想,要是华前辈过一个时辰还不回来自己就的去寻毒圣,不管结果如何,都得这没做,因为,这是唯一的最后希望了。

    看出了白衣郎君的忧愁后,公孙雯安慰说到:“白大哥,不要着急,他们会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嘛。”鹿慧也安慰说到:“莫急白大哥,一切都会逢凶化吉的。”白衣郎君为了不使大家担心自己的心情,说到:“借你们吉言,但愿如此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就是没有华玲玉的踪迹,很快,一个时辰到了。白衣郎君去意已决说到:“大家在这安心照顾他们,我找到毒圣后立刻回来。”

    公孙雯见白衣郎君要丢下她急到:“白大哥,我和你去,一路上也有个照应。”白衣郎君看了公孙雯说到:“听话,我很快就回来了。等着我。”

    白衣郎君的这个决定,连自己都不知道对还是错,只知一道危机四伏的感觉迫使着他必须这么做,否则,一切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白衣郎君离开的第二天,华玲玉和毒圣一起来了,除了公孙雯和雨露,其他人都不认识毒圣前辈。华玲玉看着大家一副莫然的表情,知道大家想知道来者何人,介绍说到:“各位,这位就是我跟你们常提起的扁鹊在世毒圣,大家欢迎。”

    看来,华玲玉的离开是为了找到毒圣。颜果卿抱手有礼说到:“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果不寻常。我,颜果卿,是欢乐七身的老大,见过毒圣。”

    王绣红还礼说到:“你们好,欢乐七身。”

    鹿慧和公孙雯一直在无己老人身边照顾着,因为他咳嗽的厉害,此刻,更为严重了。鹿慧说到:“华前辈,无极老人他这是怎么了,这样的咳嗽,太吓人了。”

    华前辈赶忙走了过去,拿起胳膊号了脉。从脉线上分析,应该是肺部感染,导致肺叶筋脉受阻,此而咳嗽不止且脸色紫红。王秀红问了情况说,看看有没有痰,还是干咳。

    对于这个问题,公孙雯和鹿慧特别清楚。公孙雯有礼说到:“前辈你好,我们又见面了,是这样的,几乎没有痰送出,因为,我们一个早晨都在他的身旁。”王秀红听后公孙雯的解释说:“病人有时咳嗽,不一定将把痰送出,而是停留在肺部。这样,病人就会不停的咳嗽,严重的会休克。”公孙雯对这理论根本就是听天书一般,什么都不懂,刚要问其原因,华玲玉说到:“果然是痰停留在肺部,才导致不断的咳嗽。来,你们帮我一把,将他翻个身,嘴朝下,然后双脚提起形成倒挂金钩样,这样,肺部的痰就可以顺利的排出了。”

    颜果卿一伙速度极快的几下就完成了华玲玉的要求,接着,华玲玉在无极老人的背部轻轻敲打了足有一刻钟,果然,一口痰带着血丝吐了出来,雨露,忙拿起手绢将无极老人吐出的痰收拾了。瞬间,无极老人不再咳嗽了,出气也是均匀了,那憋得紫红的脸色终于恢复了原样。

    颜果卿见到无极老人好转,高兴的说到:“毒圣就是毒圣,厉害,佩服佩服啊。”

    王秀红说到:”谢谢了,都是江湖朋友的吹捧罢了,其实我就是一个行脚郎中而已。“

    “哎,毒圣怎能这么说,太过谦虚了。厉害就是厉害嘛。”

    华玲玉看着无极老人的瞳孔说到:“毒圣,你过来看看无极老人,我发现有异常。”

    发现异常,感到事情有险,王秀红这才号了脉,又看了瞳孔,瞳孔正常,初步诊断,是他们碎骨开始接连,但是,骨头有的地方太碎了,因此无法连接到一起,此而与骨髓粘合到了一起,有了经脉奇异的变化,才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此,心中显得不是那么着急。

    鹿慧问到:“毒圣前辈,怎样?”

    王秀红说到:“没有什么大碍,但是情况看来比较糟。”

    颜真卿对毒圣所言极为不明白,既然没事,但又说很糟,这是好还是不好,直言问到:“毒圣你好,我对你所言不解,望你明言。”颜果卿说到:“你怎么这么愚笨呢,毒圣的意思是说,生命无忧,但病情严重,不是预期的理想,这回懂了吧。”经过解释,颜真卿明白了,不好意思的对毒圣说到,我真笨,还望毒圣不要见怪才是。王秀红说到,这样也好,有问题提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做的对。

    王秀红仔细的看了子云子和清苦大师,他们的伤势几乎都一个样,只是清苦大师的伤势稍轻一些。诊断后,从药箱里面取出三支药粉瓷瓶。瓷瓶不大,也就二指宽,三公分高。药粉呈黑色,一一给了他们三个服下后说到:”今夜是最关键的一夜,要是能挺过,那些在身体里的碎骨就会脱离骨髓与骨头结合,要是挺不过,那才叫麻烦真的来了。“

    鹿慧迫不及待说到:”毒圣前辈,要是挺不过该如何?不会是死吧。“

    王秀红微笑说到:”死是不会的,只是从此,就这样度过一身了。“

    这是个极其严峻的问题,而毒圣却是不那么紧张,但大家都在祈祷无极老人他们顺利的挺过来。

    到了晚上凌晨子时,无极老人开始不舒服的动了起来,虽然自己不能自主,但那全身的神经在不停的跳动。那神经就像黑紫色的线条来回游动,还在不时的跳动,所经之处都是黑紫色为主,不过一刻钟后又自动的消失了。待这些症状完全没有了之后,他们就开始抽搐起来,几个人都按不住他们,但还是坚持下来了,他们终于安稳了,不再起伏跌宕挣扎了。但这些症状,无极老人他们丝毫不知,虽然脑袋保持着清醒,可是就像在做梦一样。

    待不再又任何的情况后,大家才安心的睡了。

    太阳依然比他们起得早,这天,阳光明媚,而且没有一丝风境,算是风和日丽。

    王秀红来到无极老人跟前号了脉,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大家见到毒圣这样的表情,也跟着放松了起来,因为,无极老人他们安全了。

    公孙雯来到毒圣面前,将手中端着的热茶递给了毒圣说到:”毒圣前辈你就是厉害,你的医术高超,堪称扁鹊在世一点不为过,毒圣前辈,你辛苦了,来,喝碗茶解解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