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粉緑色衣服打扮的女子显得妖娆,向白衣郎君打招呼说到:”客官,是在找人还是迷路了,这么的没了主意,要吗就是初次?“

    见是一女子,白衣郎君有礼貌的说到:“不好意思,我是来找人的,一时不知对方坐何处,所以我正在寻。”

    “原来如此。公子这般帅气不如我们认识一下,我叫诗诗,你呢帅哥。”诗诗深情的看着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也是很有礼貌的说了自己的姓名后,准备找一地坐下,静静的观察一番此处的情况,但被诗诗领到了二楼一间隔房里面坐了下来。

    其实,白衣郎君就是想找一地方特别悠闲而又无人打搅之地,听诗诗说二楼有空间,正好·顺水推舟。

    诗诗要了茶水和点心,这些东西对于白衣郎君来说真的是少见,但也见过,起码不算是丢人现眼。拿了一块点心吃了一口,觉得它的味道的确好合自己的胃口,于是一口气吃完了点心,嗯一声说好吃。诗诗见白衣郎君特别喜欢点心说到:“没想到白公子对点心这般偏好,那就请多吃一块吧。”

    白衣郎君这样的吃法,是掩盖自己内心的压力而不让对方知晓,因此大吃大喝起来,惹得诗诗开颜欢笑。

    此时,听的楼下有招呼声,一阵一阵的,来人必多。听来人胜多,白衣郎君走出隔房看个究竟。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果然,来了足有千人,十几波人,各个江湖门派打扮,就坐在一楼的每个座位上。

    此刻,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看上去有几分姿色,要是年轻时节必是一位绝世佳人。她喊到:“荣王爷到。”

    声落,吃的胖乎乎的,显得一副富贵相的男子阔步走了进来。江湖门派众人高呼荣王爷千岁。荣王爷见到大家也是很有礼貌,但是显得又那么霸道坐到了早已准备好的椅子上说到:“各位,辛苦了。”

    大家都说不辛苦,这是应该的。

    “这样就好,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吧。江西大刀门柳门主,你们先说说你的看法。”荣王爷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慢慢品尝其中的滋味。

    柳门主抱拳见礼说到:“以我们江西大刀门的看法,那就简单了,既然是比武论英雄,不妨设台打擂,要是在此议论得出的英雄盟主,恐大家不服。还请荣王爷思量。”

    荣王爷原本想着,只要柳门主开口说话有自己来当这个英雄盟主,那把握就在八成以上,因为此门派是萧傲天所创,势力自然不可小觑,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无意让自己来坐这盟主之位,真是可气。难不成他想坐?

    想着想着,他那原本很小的眼睛此刻闭的更紧了。但为了大局他还是笑脸相迎说:“各位,你们有没有异议啊?如果没有,那我们就按柳门主的意思去办了。”

    “我有异议”此刻,一个三十多岁,满脸胡须的人走了上来说:“我们之前都受荣王爷的关照才有今天光耀龙眉之举,要是以武论盟主之位,我们岂不是一些忘恩负义之徒了?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们可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对。”一个红胡须,三十多岁,胸口前立一把长枪,说到:“我们时刻要牢记王爷对我们的恩情,否则,怎对的起我们的良心。”

    荣王爷对他两的讲话十分满意,高兴的举起大拇指表示赞赏。

    柳一刀对此人眼生,看他们服饰打扮,就能猜到他就是粤西长枪门朱一彪。对他之言十分反感说到:“朱一彪,你说这话难道说,我柳一刀忘记了王爷的恩情?你们要这样想,我无暇解释,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大家的利益着想,非我一己之心,请大家理解。”

    这样的话,朱一彪大不赞同说到:“你口口声声说不忘王爷之恩,另一面确是反对王爷来坐英雄盟主之位,你这,是何居心,难不成你想做这把椅子?”

    柳一刀大怒说到:“本来就是说好了以武论英雄,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满脸胡须的人走上前来说到:“你别忘了,我们可都受过王爷的恩惠。要是没有王爷仗义相助,我们早他妈让人给逼死了。”

    柳一刀看着河南虎拳帮廖辉腾说到:“只因为让人逼的无路可走,我们才更要比武选出英雄盟主,这样,我们就会不在害怕六门约的那班人了,你们明不明白?”

    此话一出,果然,顿时静悄悄一片。荣王爷见事不妙,看来荣登英雄盟主之位是不可能的了,不过,自己虽然不会武功,但手下各个各显神通,就凭自身的天生条件也会将他们各个撩翻,为何惧他们?

    想此说到:“既然我不会武功,这个英雄盟主之位就不会争坐了,把它留给武功一流的好手来坐,我呢,就退到一边就好。好了各位,就此告辞。”

    荣王爷的简单几句话,原本实话实说,也无可厚非。但在大家眼里荣王爷的离开非同小可,因为,他的离开就好比断了财神爷一样,因此各个挽留不让离开。

    江西大刀门,在萧傲天任门主时,得了不少金银财宝,可以说,称不了富可敌国,也是全国屈指可数的首富之一。得知这一消息,独孤剑想了一个法子,借刀杀人。先是约六门约的人在冷玉崖与自己比武,另又约会萧傲天也来冷玉崖与自己比武,这样,两大势力争锋相对,到时就是两败俱伤,那时,坐山观虎斗,坐收鱼翁之利。可是独孤剑的计策并没有完全成功,因为只是将萧傲天消灭了,相反,六门约的人随着吃人魔王的死亡,因此名声大振。因师傅的失踪,柳一刀大肆乱杀无辜,所以被六门约的人赶出了大唐永远不得回中原。柳一刀只好解散大刀门,藏了财宝离开了中原。现在回到大刀门,可以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招回旧部,重振门眉。原因是,有了金银财宝做后盾,那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势头,如果这次做的英雄盟主之位,可就算是呼风呵雨,大功告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