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芊一伙反侦察能力太强,致使白衣郎君只有远程探知情况。原来,她们去见昨天那几个家伙了。

    走到一个小巷子里面,两个红衣女子抓着一个昨天见到的那个矮胖之人,问到:”你们把人带到哪里去了?快说,不然,要你脑袋搬家。“

    矮胖子早就腿软了,但他没有即刻说出隐山居士的下落,其实,他就是想说,也是一无所知。说到:“你们是什么人,抓我干什么?”

    一红衣女子不耐烦发怒说到:“隐山居士人呢?还要我怎么提醒你?快说。”

    听她们晓得隐山居士,看来就是与自己接头之人,既然是接头之人,那就是一伙的。想到这,他高兴了,因为,自己死不了了。言语愤愤不平说到:“你们为什么不早些来,人都被抢走了才来。”

    什么?人被抢了?什么人所为?

    矮胖子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后哭了说到:“我们都服了他给的毒药,三天要是见不到他,我们就会毒发身亡的。”

    红芊细想后,觉得这家伙既然知道约会的地点,那么,他一定会好奇,想知道,我们约会带走隐山居士的理由,因此,就会在探花楼等待结果,既然是这样,我们何不守株待兔。说到:“你先起来,我给你交代。”说着低声言语的嘱咐了矮胖子几句,

    然后悠然自得的回到了探花楼。

    白衣郎君只是见其行动但无法得知他们在密谋什么。单从行动上分析,他们应该是回探花楼等待自己的出现,来个梦中捉鳖。想到这一层,白衣郎君明白怎么做了。

    探花楼里面酒气熏天,再加上众人的划拳声显得十分吵闹。白衣郎君稍加装扮,来了个男扮女装到了探花楼,安安稳稳的坐到了离红芊不远的对面。这样行动,目的在于听得红芊具体的情况。看他们样子,等待自己像是着急了,不时地跑到一边问矮胖子人来了没有,但结果都会令她们失望。矮胖子与白衣郎君只是一面之缘,再着白衣郎君已是男扮女装,识的白衣郎君的机率几乎为零。白衣郎君为此在心里暗暗叫喜。过了两个多时辰后,天已经暗了下来,她们依然没有找到目标于是告别了荣王爷撤了,走出了探花楼。

    白衣郎君深知,要是在探花楼动手岂不是以卵击石,自寻没趣,因此实行密切监视的计划,待到时机成熟,一举会得到想要的收获。

    尾随红芊一伙来到了距离探花楼不到百米的迎客客栈,见她们住了下来,就合自己的意思。只要是她单身入住房间,自己就能彻底的制服红芊,问的她们具体的情况。果然,红芊入住房间就是一人。呆了一个多时辰,她的手下各个退出了房间,随着灯熄灭,红芊休息了。白衣郎君知道,此时进入,或许她还没有入睡,还在思索事情。或许她已经倒头就睡了,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瞌睡最高的时辰,因此,决定赌一把。于是人不知鬼不觉就到了房间窗户旁。窗户没有关,是因为正值八月份的天气。虽然门口有两个红衣女子在把守,但是,她们怎知窗户旁已经去了人。

    白衣郎君蒙了黑纱轻轻的入了房间,接着月光把房间里面看的清清楚楚。红芊就在墙角的一张床上睡着,走了过去,拨开蚊帐,迅速的点了红芊的穴位。待红芊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是无法动弹,也不能叫喊,只好任由白衣郎君带走。带走红芊,实属无奈,只有这样做,才能达到目的。要是在此质问,岂不是愚笨之举。

    抗着红芊就如狼叼着一块肥肉那么轻松。迎客客栈西面,有一片树林之地,白衣郎君就将她带到了此处将其立稳说到:“你最好老老实实的,不然,对你不客气。”

    红芊嗯嗯着,挣脱着,但是无济于事,挣扎了半天,直到没劲才停了下来。见此情况,白衣郎君给他解了哑穴说到:“你最好和我合作,免得受皮肉之苦。”

    说这话,就是吓唬红芊,希望她能交代自己想知道的问题。

    红芊现在很是激动,不知不觉就被人绑架了,真是奇耻大辱。她搞不懂,为什么事情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自己精心部署的哨岗算是精密度极高,可算是一只苍蝇也不能轻而易举的靠近自己,他是怎么做到的。想了想,只能说明,此人武功卓绝,轻功了得,看来不是一般的武林高手。说到:“你是谁,抓我何事?如果记得不错,我与你远无仇恨,近日无怨的,总的有个理由吧。”

    “对于你来说,定是与我无忧愁,不错,我们本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你们要抓隐山居士就与我有了关系。”

    红芊明白了,他就是劫走隐山居士的人。说到:“闹了半天,你就是那个劫走隐山居士的家伙,识相的,乖乖交出隐山居士,免你死罪,不然,要你五马分尸。”

    红芊之言,想利用气势压制对方,但对白衣郎君来说,这招根本不灵。

    白衣郎君对红芊之举感到欣赏,被人控制着,还是临危不惧,有些佩服说到:“你的胆色令我佩服,不过,我不会因为你的逞能就会被你折服,你还是死了这条侥幸心理吧。老实告诉我,你们来此的任务是什么?”

    红芊见对方不吃这一套,只能死了心,听他的问题后回答说到:“你不是已经知晓了吗,多此一举。”

    “要是单单这件事,我还问你干什么,我是说,江湖八大高手他们现在在何处?”

    红芊盯着白衣郎君就是不说话,那种恨恨的脸色一声不吭。要是说话,事情就好办的多了,但是她现在装作哑巴就是不说,这如何是好?

    怎么样才能撬开她的嘴巴,说出事情的真相。白衣郎君思绪着。来狠的,不可行,要是由着她,这样也不行,怎么才能让她开口,真是难为了他。面对死不开口的红芊,白衣郎君毫无办法,无奈,只好看着红芊,想着,能不能从她身上入手?但是这样做,岂不是流氓行为,更不可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