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半天没有一招能让红芊痛快的说出事实,无奈之举,只有先放了她,这样,或许能得到线索,这招就是放长线钓大鱼,希望这招能有所收获。(书屋 shu05.com)

    红芊不明白对方为何这么做,不过,只要放了自己管他什么目的,于是谢谢都没有说就走了,走了几步她停止了前进转头说:“即使你放了我,我也不会领你这份情的。”然后扬长而去。

    自己被捉,传出去胜是难堪,因此她原从窗户而入安然入睡了。在床上躺着无法睡着,她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不由得有些佩服这个白衣郎君。

    第二天,白衣郎君依然出现在探花楼,寻得一丝证据。可是昨夜,唯一的希望也让自己放走了,要是这样漫无目的的等下去,何时才能找到证据,但是,不这样做,就会一点希望都没有。或许,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了,只能等。

    逍遥宫的人突然间越来越多上了二楼,红芊就在二楼隔间里侯着等消息。有一红衣女报,使者,红英组红英来见。

    红英见到红芊说:“有什么发现?”红英说:“没有,就你所说之人的相貌,我们寻找了整个长安城没有一点发现。”

    红芊不可思议的起身走了几步自语说这不可能呀,难道短短一夜他就消失了?不可能。说到:“你们再加大人手,务必找到此人,否则,这趟长安行会很失败。”

    红英领命站到了一边。这时,从下面急匆匆上来一红衣女说到:“使者,那些人已经找到。”

    “他们在哪?”

    “就在不远的树林之中。”

    树林?红芊意识到可能就是昨日自己被挟持进入的那片树林,但是自己想不通他们为何躲到此处呢?想此说到:“他们都在?”

    “都在,五个人一个不少。”

    “好,我们去看看。”

    来到树林,那五个人都在一起坐着,心情不振的各个丧气。

    一人说:“今日要是那家伙不来,我们今日可就全完了,今日就是我们的世界末日。”

    一人说:“谁叫我们技不如人,希望来世一定做个了不起的武林高手。”

    领头说:“好好祈求上天吧,要我们吃的解药,一切平平安安吧。”

    其实白衣郎君听到消息早就到了,并且找到了这伙人。是通知他们立刻离开,还是装作不知道,白衣郎君为难了。他们要是离开,自己大费周章铺设这么大一路,就会塌然消失,自己的计划因此会泡汤。要是不闻不问,视作无视,自己良心何忍,说不定,今日真就成了他们的祭日了。不过也说不上,红芊一伙再是恶毒,也不会对自己人下毒手。想此,自己隐藏了起来,看看红芊如何处理他们。

    红芊一伙很快包围了他们,对红衣女的到来,几人都是始料不及,也可以说措手不及就被控制了。见矮胖子和她们在一起,就没有了戒心。领头说,你小子这几天跑哪去了,还带这么多美女,看她们这样挺可爱的。呵呵呵

    住嘴,小心扒了你的舌头。

    “你们是什么人?凶巴巴的。”领头说到。

    红芊走了一步说到:“我们就是和你们接头的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把人弄丢了,该当何罪。”

    领头支支吾吾说到:“那人的确厉害,我们哥几个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

    “哼,没用的东西。来人,给我把他们的手砍下来。”红芊怒喊。

    在一旁的红英说到:“使者,稍安勿躁,砍了他们的手脚也于事无补,这样,要不给他们一次机会,将功补过可好?”

    红芊并非铁石心肠,红英说的的确在理,说到:“今日不是红英组长为你们求情,我定会将你们大卸八块喂狗。”

    几人连忙磕头答谢不杀之恩。

    红芊说到:“陆馆主交于你们的书信何在?”

    领头说到:“在我们住的客栈里面放着。我这就带你们去拿。”

    “这么重要的信件,你居然放在客栈里面,你就不怕出事吗?”

    “没事,我把它处理好了,没有人会发现它,即使是发现了,别人也会认作是一个费纸球而已。”领头很自信。

    然后她们随着领头去了客栈。

    这是个重大发现,如果得到此信件,看来就能解开八大高手失踪之迷了,还能发现宏盛武馆与逍遥宫是什么关系。此刻是清晨时分,白衣郎君坐在高大的树窝里面对他们的举动一清二楚。此刻在想,怎么样才能得到密信,这是解开一切秘密事情的关键。无论无何也不能让红芊拿走信件,目前,是动手的时刻了。

    那些人径直来到迎客客栈旁边,就是一家气势不比迎客客栈的小酒店,它名欢快酒店。酒店有四层,全是木质阁楼。那几人就住在一间大套房里,算起来是一间两室一厅客房。领头来到东头一张床,掀起了被褥,拿出了压在下面的信件交给了红芊。

    红芊离领头远些足有四五米,在领头拿着信件过来时,有一个红衣女子疾步走了过去伸手就拿信件。领头还以为这是一种规矩就把信件交给了她。

    其实,红芊就要走步过去拿信,还不等她抬步,一个红衣女子从后面已经走上前去。红芊疑惑,这是怎么回事,没有我的命令是没有人会敢这样做的。见她身影威武,个头高挑,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印象。她是谁?心中默问。忽然间,一个不好的问题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那就是,这个人定是绑架自己的那个人。不好。想此叫到:“不要将信交给他。”但是,为时已晚。

    怎么样才能人不知鬼不觉,不费吹灰之力拿到信件,白衣郎君在来的路上想了好多招式,要嘛死拼要嘛智取。死拼的结果未必是完美的,因此,选择了智取。偷偷地将她们最后一位红衣女子,趁其不备点了穴,撩翻后,将其外衣脱下,这样,就顺理成章的随着她们行动了。看来这次行动相当顺利,可谓,不费一兵一卒之力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