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信件,白衣郎君迅速的绕到了领头那人身后将其抓获说到:“你们别过来,否则,我杀了他。”

    红芊只对信件感兴趣,对于那人生死对她毫无关系,就如眼前无此人一般,命令她的手下格杀勿论,务必拿到信件最为重要。见此情况,白衣郎君感到这些家伙真是无情无义,就连自家兄弟的生死都不顾,看来没有一点人性。这个时候,白衣郎君意识到,如果利用此人达到不伤一兵一卒的效果是不可能了,如果再僵持下去,这人必死无疑。想此,决断的放开了那人说到:“不跟你们玩了,告辞了。”说着,慢慢的退到了他身后的一扇窗户跟前,一掌打碎了木条,跳跃窗户逃走了。

    红芊气的直跺脚,气急败坏的说给我追,无论无何要把信件给我抢回来。

    楼有四层高,算算也有十米多。对于白衣郎君来说小菜一碟,而对红衣女们就如万丈深渊,因此不敢跳。望望大街上人来人往,只能看着白衣郎君像只大雁轻飘飘的脱离了她们的视线。各个缩回了身子只能从步楼梯而追。虽然不能捉获对方,起码也是尽了全力了,这样,使者再是怪罪自己,也是一时罢了。

    楼外的人见到白衣郎君跳窗下来各个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中都问这是怎么回事,都担心白衣郎君活活被摔死。

    窗外正好是面对街面,所以,酒店老板拉了绸缎打了酒店招牌,也就是广告牌。白衣郎君就是抓着它顺利的落地了,看看手中的信件回了小酒店。

    隐身居士在房间一个人静静的

    呆着,看着手中茶碗发呆,他就是想不通,独孤剑为何要陷害自己,自己与他远无恩怨近日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无法想的通。唯一解释的通的,就是此人穷凶恶极,甚至烂杀无辜,这样做的理由就是霸取整个江湖。想此,叹口气骂道:“无耻之徒。”

    此时,白衣郎君拿着信件高兴的冲了进来,听到隐山居士的骂言问到:“前辈怎么了?骂谁呢?”

    隐山居士见是白衣郎君回来了,又见他这般兴致勃勃定是找到了线索说到:“看你表情,定是马到功成了。”

    白衣郎君毫不谦虚的说到:“是的前辈。”说着将信件拿在手里稍稍挥舞着“看,这是什么。”

    “信啊。”

    白衣郎君嗯着将信打开坐到了椅子上和隐山居士细细的读了起来。

    内容如下:

    宫主,今日将隐山居士提出押往长安,此人武功尽费不可担心。另英雄盟主之位可有人选,我毛遂自荐。中秋佳节之夜,武林分会拜见老宫主,到时,宫主可参加?现六门约势力已除,该是出击武林各派的时候了,望宫主准许。

    陆毅峰奉上。

    看过信后,白衣郎君问:“前辈,依你解读,我们要不要去通知江湖门派,要他们做好防范。”

    隐山居士细细思量后说到:“这个陆毅峰没有注明谁是宫主,这使我们很被动,即使是我们所知宫主,此人就是指独孤剑,但此信也不能拿来当证据使用,这是一点。单从全部内容分析,他们会有一场很大的阴谋就是铲除异己,最终达到称霸武林的目的,这是第二点。最后一点最为重要,那就是,关押其他武林高手的地方显示出了,就在宏盛武馆。白公子,你看我分析可有偏?”

    白衣郎君完全支持隐山居士的分析与判断,说到:“前辈,既然这样,要不我们去宏盛武馆一探究竟。”

    隐山居士思索一时说到:“不可,信中只提我被提出之事,具体事宜并没有清楚明了,我们这样贸然前去,万一打草惊蛇,以后办事情可就难上加难了,处处被动。就算是抓得陆毅峰,他要是咬死不说,那时,我们可就两难了。”

    白衣郎君点点头,觉得是自己想事不周,有些急于求成了。说到:“多谢前辈提醒,是我太过着急了。

    红芊一伙追赶白衣郎君的步伐始终很慢,因此没有见到白衣郎君的一点踪迹。信件被抢,意味着很多机密就会大白于天下,想此,红芊发了信鸽去了逍遥宫,望宫主定夺。

    一方面继续找寻白衣郎君的下落,希望能有一丝线索。她们的目标着重就是酒店,客栈,一家一家挨个找寻。

    白衣郎君就在房间的窗户旁,看到了那群红衣女子,为了防止被发现立刻关上了窗户。其实早有预料,她们定会来此的,于是和隐山居士商议后躲了起来。要是按白衣郎君的说法应该将她们各个拿下。但隐山居士的意思是,就算将她们全部拿下,结果还是放了她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躲就躲过去吧。

    红衣女子们走进酒店,早有店小二迎客说到:”各位,你们是住店还是吃喝?“红英说到:”我们找人。“说着不予店小二的拦阻上了楼道。

    二楼三楼都找过了,没有发现任何踪迹,红英一伙只好撤退。来到一楼,让店老板拦住了说到:”几位,你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合情理呀。“

    红英明白店老板的意思,就是要些银两而已。要是不给,他们定会通报官府,那时,麻烦可就大了。于是让人给了一些散碎银子解决了此事。

    其实白衣郎君和隐山居士就在睡床上面的顶部位置藏着,要是细心之人,一定会将他们全部发现。房间里面除了一张桌子和摆设的茶具,再什么东西也没有了。红英对这样的房间是不会多看一眼的,又是心情浮躁,因此,在一个红衣女子仔细搜查床位时让她不耐烦的唤走了。

    就这样,一场危机算是结束了。

    但是,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吧,自己完全是可以进出随意,但目前有了隐山居士的存在,就得为人家的安全考虑。心想,要是自己能医得他的病多好,可惜自己对医术一窍不通,可以说盲文。看来,目前的头等大事就是寻得毒圣了。口中自语,毒圣前辈,你在何处?让人好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