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强劲的销售档,切空与妤儿打算着年底找家商铺,开家烧饼店。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就他们这条街街头,一群地痞流氓追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向他们这边跑来。到了切空面前,姑娘猛然跪在切空面前抱着他的双腿说到,大哥,救救我。看她那紧张的样子分析,姑娘定是受到这些家伙的欺侮。说到,这是为何,这般模样。姑娘哭着,来不及细说缘由,只是一个劲的求救。切空扶起姑娘,她已经被那些家伙吓得全身哆嗦。

    一群地痞流氓足有十人,各个耀武扬威,真是狗仗人势。他们来到切空面前,见切空扶着姑娘,一个家伙叫到,快放开她,不然对你不客气。看着这群地痞流氓,切空其实都认识,只不过不熟而已。平日里欺负这个那个的,也就是推推搡搡的动作,所以,切空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今日倒好,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真是可恶至极。顿时横气丛生骂道:”真是一伙没有王法的东西,明目张胆的调戏民女,你们还有没有怜悯之心?“

    说着话,那群人对面来了一个人。

    那些人见一个八字胡,脸瘦,二十几岁的矮子慢慢腾腾的过来,立刻摆好了阵势,一边五个,好似夹队欢迎此人。不错,这个人就是他们的少东家。嘴里喊着少东家万福。矮子少东家大摇大摆的来到他们面前说到,人呢?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你们能干啥?一个高个说到,我们已经找到人了,只是让淮吴护着,我们不好下手。矮子少东家前走了几步说到,他长着几个脑袋,敢阻拦本爷的好事。说着来到淮吴面前说到,卖菜的,识点相,把她乖乖的送过来,要是不然,我叫你在惠州呆不下去,你信不信。那群地痞流氓一样的,随着少东家强势的言语起哄了起来。

    这样气势雄伟,就可让淮吴交出那姑娘。其实他们都知,淮吴有一身的好武艺,今日这姑娘落到他手里帮忙,恐怕难以将她夺回来。

    矮子少东家就是鲁员外的公子,鲁家戏。此人游手好闲,专干一些鸡鸣狗盗之事。占着自家老子与县太爷关系好,整天的不如正业,欺男霸女,因此,名声狼藉。这次,这姑娘着实挺可怜,说什么也要让她安然无恙的离开。

    说到,早日你的那些破事,惹得神怒人怨,我就当没有看见,今日之事,赶到我头上,我不能坐视不管,你要是识趣的,赶快离开,不然,我可就动手了。

    鲁家戏大声笑笑说到,我没有听错吧?啊,哈哈,,,,,,。

    那群人自然的起哄起来,笑声喧哗。

    你没有听错。淮吴冷静而又肯定的说到。

    鲁家戏哪肯罢休,心想,真是茅坑的石头一块,不给点颜色瞧瞧,他是不会交人的。说到,来呀,给我抢。话音刚落,那群人接二连三的过来抢人,都被淮吴一顿好打,打的他们嗷嗷直叫。淮吴说到,废物们,快滚,别惹老子生气,不然,要你们四脚朝天。鲁家戏生气的说到,你不要牛逼,你不过就是个卖烧饼的,有啥牛逼的,识相的,把人给爷交出来,要是交人,那么,今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条件可以吧?稍停,见切空不予理睬又说,怎么样,条件可否满意,我可不喜欢给脸不要脸的人。

    听他话意,像是有求自己的味道,看来他们怂了。淮吴说到,我也不喜欢得寸进尺的人。这么说来,你是不给我这个面子了?这不存在给不给面子的问题,而是你有没有面子可言。

    鲁家戏这样跟淮吴说话,已经是给足了淮吴面子,低三下气的表情,只为淮吴能放了这姑娘,没想到,淮吴这家伙是个给脸不要脸的人极其讨厌。如今,打又打不过,该如何是好?要是这样走了,这么水灵的小娘子可就可惜了,不行,说什么也得把人给我抢回来。说到,大家一起上,我不相信他是三头六臂。

    地痞流氓的动手无疑就是找打。他们那些拳脚就是点明的花拳绣腿,不几招就被打得东倒西歪,痛苦的躺在地上哀嚎叫声连天。鲁家戏见此情况只有撒腿就跑,要不然,定会被打的满地找牙。其实,在大家攻击淮吴时,鲁家戏就在想,要是不敌对方,就得采取暗中进行偷袭的对策了。果然,他的判断是正确的,于是毫无悬念的跑了。淮吴来到倒地的那些家伙身旁说到,你们服与不服?那些家伙哪敢再说个不字,起身趴在地上,摇尾乞怜求饶过。淮吴见此,只有让他们滚蛋了,那些家伙各个跑的比兔子还快,逃之夭夭了。

    姑娘赶忙跪地谢恩,被淮吴拉了起来。周围的人也是拍手叫绝。

    淮吴说到:”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

    姑娘哭泣说到:”我是慧西王庄之人,名叫习语。只因交不起地租,他们把我阿爹抓走至今生死未卜,又逼得我娘悬梁自尽,幸的娘让我躲了起来,不然,我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无奈,我孤身一人来到了惠州找我的表姑,希望她能让我活下去。不料,就遇到了这些家伙,他们将我推推搡搡,我百般挣扎逃脱了魔爪,要不是遇到大哥你,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听完习语的诉说着实让人心疼,幸亏自己救下了她,不然,良心何安。说到:“接下来,你有何打算?还是接着找你的表姑?”

    习语沉思了好久才说话,我要是在惠州找表姑,就有机会碰到那些坏蛋,所以,我想尽快离开。说着,看着眼前的馍馍发呆。馍馍其实在习语来到时,摊位已经开始收拾了,根本不见馍馍的踪影。妤儿见习语的姿态一看便知,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用食了,因此,拿出了给自己留的两个馒头特意的摆在了习语面前。果然,习语果真饿了。见习语的眼神就知,她想吃馍馍,可是她是女儿身,想吃自然是不会先开口的,因为,女孩害羞的那种表情依然是存在的。

    妤儿说到,饿了就吃吧。习语吃着馍馍好像有些噎着,妤儿忙倒了水说到,慢点吃。待习语吃饱喝足后,淮吴拿出些碎银子说到:“习语,拿着这些你速速离去,趁他们远走的机会尽快离开,另寻一条路吧,你在惠州看来是无路可走了。”